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看中國 » 正文

中國治理霧霾效果如何?國外研究:相當於居民平均預期壽命延長6箇月

2019-01-11 17:15: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盡管霧霾對人類壽命的危害在學術界仍有諸多爭議,但這併不影響專家們用各種方法來提醒人們要努力治理空氣污染。

一項國外研究表明,雖然距離世界衛生組織制定的空氣質量標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中國的空氣治理正卓有成效——2016年中國細顆粒物(PM2.5)濃度水平比2013年下降12%,此污染減少程度相當於中國居民平均預期壽命延長6箇月。

2019年1月10日,芝加哥大學能源政策研究所在北京舉辦了空氣質量壽命指數報告髮布會。數據表明,長期曝露在顆粒物污染空氣里,PM2.5濃度每升高10微克每立方米,人類預期壽命會縮短0.98年。

空氣質量壽命指數,即將PM2.5濃度與人類預期壽命間的因果關系進行量化,以可見的方式來呈現空氣污染的真實成本。芝加哥大學能源政策研究所主任邁克爾·格林斯通表示,空氣質量壽命指數可以幫助政策制定者了解空氣污染的一些影響,爲政策制定提供依據。

此前在2013年,邁克爾·格林斯通和三位聯合作者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報》上髮表的一項研究曾引起中國媒體廣泛關注。這項髮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報》的研究表示,由於中國的採暖政策,導致了淮河以北地區對煤炭的高度依賴,加重了該地區的細顆粒物空氣污染,生活在重度空氣污染下的中國北方居民比南方居民的預期壽命縮短5年。

這項研究明確了大氣污染對健康的影響,牽動了人們監督環境的神經,也引起了中國環保部門的關注。事實上,在“向污染宣戰”之前,中國曾飽受高濃度PM2.5之痛。以北京爲例,2013年PM2.5的平均濃度爲91微克每立方米,是世界衛生組織 (WHO) 認定的安全值(10微克每立方米)的9倍,也遠遠高於中國自己的二級標准(35微克每立方米)。

2013年,中國推出了被稱爲“大氣十條”的《大氣污染防治國家行動計劃》,明確到2017年底改善空氣質量的具體目標,目標包括將人口稠密的京津冀地區的PM2.5年平均濃度下降25%,珠三角和長三角地區分彆下降15%和20%。

2013年到2017年間,中國政府按照行動計劃採取了一系列行動,包括禁止在重點區域新建燃煤電廠,要求現有電廠減少排放或改用天然氣髮電,減少落後鋼鐵産能,大城市採取機動車限行措施等。2018年,“大氣十條”之後,生態環境部計劃制定一項爲期三年的空氣質量計劃,以贏得污染防治攻堅戰。

邁克爾·格林斯通表示,中國近幾年的污染治理工作已見成效,如果這箇勢頭能保持下去,中國人將過上更健康、長壽的生活。數據表明,2013年以來,中國全國空氣質量显著提升,人口稠密的城市尤爲明顯。

其中,天津曾是2013年中國污染最嚴重的三箇城市之一,它的PM2.5濃度在2016年下降了14%,相當於其1300萬居民平均預期壽命將延長1.2年;河南省2016年的PM2.5濃度比2013年下降了20%。相當於平均預期壽命增加了1.3年。

不過,邁克爾·格林斯通同樣稱,選擇任何一種能源都會伴隨著相應的代價,積極的治理措施也難免帶來一些負面後果。例如在2017年冬季,一些家庭和企業由於拆除了燃煤供暖煤爐,但尚未來得及更換新的取暖設備,導致無法取暖。這也説明污染防治需要長期的解決方案。

中國正在打贏藍天保衛戰嗎?此次空氣質量壽命指數報告用“贏得一場戰斗,但戰爭遠未結束”來概括中國的大氣污染防治。邁克爾·格林斯通説:“對於空氣污染防治而言,目前所有簡單易得的成就已經取得了,如果繼續下去可能會有很多的挑戰。”

中國科學院大氣物理研究所研究員孫業樂表示,技術會成爲其中一箇挑戰。“比如鋼鐵企業或者電廠的低排放,有些企業技術不是很先進。行業和技術還沒有准備好,達到減排的標准,這會是一箇很大的挑戰。”孫業樂説。

而中國國家髮改委能源研究所資深研究員薑克雋對此持有不同看法。薑克雋表示,目前最大的挑戰還是一些小煤爐的使用。“北京的煤改電、煤改氣已經很清楚了,但是看一下河北、山東、河南的情況,可能有非常多的農村家庭,會面臨很高的成本。如何在清潔能源替代的同時,幫助農村居民改善他們的生活,會需要政策支持。”

同時,薑克雋表示,一些大工業、大的電廠併不擔心,目前很多大的水泥廠已經很清潔了,但更多是一些類似磚窯、採石場等中小企業,對他們來説清潔排放和成本很高。對很多地區而言,污染企業搬遷的成本也很高。

邁克爾·格林斯通表示,對中國而言,經濟增長仍是第一要務,可以考慮採用許多市場化的方法治理污染,比如徵收污染稅、總量限制與建立排放交易市場等,尋找投入産出比高的減少污染的方案。

中國人口稠密城市大氣污染狀況與預期壽命。圖片來源:芝加哥大學能源政策研究所

(來源: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