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看中國 » 正文

走進世界級生態島

2019-01-10 19:53:25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崇明,爲上海提供了約40%的生態資源和50%的生態服務功能,被聯合國環境規劃署譽爲“太平洋西岸難得的一塊未被污染的淨土”。2019年元旦之後,我有幸帶著水體治理研究課題,得到上海朋友的幫助,走進這片神往的生態秘境。

崇明島地處長江入海口,是世界最大的河口衝積島、中國第三大島。這里能見到許多珍稀魚類。中華鱘是一種與恐龍同時代的孑遺種類,被譽爲“水中熊貓”,爲我國特有物種。這里是東北亞鶴類遷徙網絡、東亞雁鴨類遷徙網絡和東亞—澳大利西亞涉禽遷徙網絡的交滙之地,是我國水鳥的重要中途停歇地和越冬地。

世界級生態島什麽樣?崇明島要成爲在生態環境、資源利用、經濟社會髮展、人居品質等方面具有全球引領示范作用的標桿,成爲全球鳥類的重要棲息地,世界自然資源多樣性的重要保護地,長江生態環境大保護的示范區,國家生態文明髮展的先行區。

崇明島是亞太地區遷徙水鳥的重要通道,也是多種生物周年性遡河和降河洄游的必經通道,已記録到的鳥類有288種(2005)。每年過境中轉和越冬的水鳥總量逾百萬只。圖爲中國二級保護動物白琵鷺。

三四十年前,東灘生態環境曾面臨嚴峻局面,過度圍墾、偷獵鳥類、非法捕撈、外來物種惡性侵入、隨意放牧在侵蝕着寶貴的濕地。事實上全球生態環境保護已經刻不容緩:2015年6月,濕地公約第11次締約方大會《水鳥種群估計》報告顯示:全球38%水鳥種群的數量在下降,而亞洲的種群下降超過50%。

1998年底,上海市批准成立東灘鳥類自然保護區。2005年,東灘保護區成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崇明東灘生態修複項目是亞太地區候鳥遷徙路線上規模最大的以控制外來物種,修複、恢複遷徙水鳥棲息地功能爲主要目標的生態修複工程。如今,東灘已成爲全球重要的鳥類研究基地。

上海因水而興,全市2.6萬條河道,在針對其中1864條黑臭中小河道實施河長制治理中,成效显著。作爲上海供水主要來源的崇明,其保護與治理穫得聯合國環境規劃署高度評價。圖爲中國常見的水鳥小鷿鷈。

在人類與自然漫長的對峙中,工業化對自然物種的摧譭堪稱摧枯拉朽。現代文明究竟能否找到與自然生態的和諧之道?上海人的智慧正在給出解答。上海山恆董事長黃海弟説:不是只有流動的水才是活水,有生命的水才是活水。這座創新之都正日益增添野趣。圖爲浦東新區高東生態園。

在人跡罕至的鳥類保護區深處,我看到一只緑頭鴨高聲叫著追趕隊伍。緑頭鴨(學名:Anas platyrhynchos),是中國飼養家鴨的始祖。早在公元前475-前221年的戰國時期,中國就開始飼養和馴化緑頭鴨,形成如今大量飼養的家鴨品種,爲中國三有保護動物。

而在海天交界處,我看到一群群的青腳鷸(學名:Tringa nebularia),它們繁殖於歐洲北部至西伯利亞,甚至北極附近,鞦季遷徙到中國,春季離開。爲世界低危物種,中國三有保護動物。

白腰杓鷸(學名:Numenius arquata)在我的眼前灑脫覓食。它們在中國繁殖於內蒙,到長江下游等地越冬,是世界近危物種,中國三有保護動物。

兩只斑嘴鴨剛剛起飛,但見一只猛禽閃電般掠過,斑嘴鴨自由落體般重重砸在水面上。我們驚訝野鴨嚇成這箇樣。

直至我們看到游隼才突然明白,它就是襲擊者。游隼(學名:Falco peregrinus),最快時速可達300多千米,往往以急速獵殺至獵物以一擊斃命。

再偉大的事業,其實都是以箇體的默默奉獻而累積生成的。15年來他只做一件事,就是枯燥無味日複一日巡回在崇明島鳥類最隱秘的荒道上,守護著這箇全球八大候鳥遷徙通道最重要的補給點。他叫施儉,請注意他的車牌號:保護區1號。

於是我看到了崇明島的明天。

(來源:小廣角)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