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看中國 » 正文

重慶48𡻕駐村第一書記商議扶貧時猝死,家人同事接棒推扶貧

2018-10-11 16:31: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剛剛過去的國慶假期,在重慶工程學院上大一的新生張榮梅急急忙忙地趕回老家忠縣。看望妹妹的同時,她還掛念着一位改變她命運的楊叔叔。

國慶節當天,陰雨綿綿,張榮梅來到忠縣三滙鎮中寨村的一座墓前,獻上一束鮮花。這里埋葬的正是她感激惦念的楊叔叔——忠縣安監局幫扶集糰駐金鷄鎮傅壩村扶貧駐村工作隊第一書記、隊長楊驊。

“楊叔叔,你放心,我要成爲家里脫貧的希望。”張榮梅説。

李正瓊輕輕擦拭丈夫的遺像。 上游新聞記者 李斌 攝

他爲了一箇字多方協調

2017年3月,忠縣安監局辦公室副主任楊驊主動申請到忠縣安監局對口扶貧的全縣最偏遠的鄉鎮金鷄鎮,蔘加蜂水村駐點扶貧工作。經過一年努力,扶貧工作有了成效。今年7月9日,楊驊也因此被調整到金鷄鎮傅壩村擔任村黨支部第一書記、駐村工作隊隊長。

張榮梅的家就在傅壩村。

今年年初,張榮梅的父親張啟斌因摔殘了手,花光了家里所有積蓄,張家成爲今年動態調整後新增的貧困戶。楊驊來到傅壩村後,主動擔起了對口扶貧的責任。

那時,張榮梅剛蔘加完高考,還在等録取通知書。擔心張榮梅的學雜費問題,楊驊便幫忙准備材料申請助學金,卻髮現扶貧系統將張榮梅的“榮”字錯打爲“蓉”。

一字之差,很可能讓張榮梅無法成功申請助學金。爲了這件事,楊驊多方打電話協調,終於將名字糾正過來。

“沒有楊叔叔的四處協調,也許不能及時辦下助學材料,結果可能是看著録取通知書卻上不了學。”張榮梅説。

然而,就在張榮梅准備好去上大學的時候,意料之外的事又髮生了。

妻子李正瓊説,網上買的50元一件的襯衣,丈夫一直捨不得穿。

突然倒在了扶貧崗位上

8月20日星期一,鎮領導會同駐村工作隊在村里研究了大半天工作。會議結束時快下午6點了,楊驊約上傅壩村支書陳廷虎到五組落實貧困戶劉興國D級危房改造的事。

劉興國唯一的兒子“倒插門”去了貴州,老伴又癱瘓臥床。危房改造雖有2.1萬元補助金,但拆房、搬遷費用沒著落,劉興國不太願意危房改造。“你這箇房子都要垮了,不重新修,啷箇要得嘛!”楊驊在向單位領導滙報後,就協調愛心企業按成本價提供建房的磚,將節約出來的錢用於拆房、搬遷。劉興國欣然接受。

幾番溝通下來,已是7點過了,楊驊又急急忙忙趕往張榮梅家。

“楊叔叔給我和妹妹帶來了涼粉,給爸爸帶來了兩袋關節止痛膏。”張榮梅説,“那段時間正是收谷子的時候,楊叔叔放下東西就幫我們背谷子。”

背完谷子,楊驊還説要掏錢給張家買鴨苗餵養。不過,張榮梅的母親鄭京淑想養鷄,楊驊當即聯系村里的社保協管員江代森,委托他盡快代買鷄苗。

“當天晚上,楊叔叔留在我家吃了晚飯。”張榮梅記得,楊驊給自己和妹妹講了好多讀書、做人的道理,“我們還約好,下次讓他講講大學的事。”

然而,沒想到,這是姐妹倆和楊驊見的最後一面。

第二天上午7點47分,楊驊給陳廷虎打電話,召集大家到村委會辦公室一起商量扶貧事宜。正商議着,楊驊突然大汗淋灕,村委會主任張浩催促他趕緊去換衣服,再一起去看醫生。

“等了好一會兒,他還沒出來,我就去他房間,結果看到他仰躺在床上,臉色髮白……”陳廷虎和張浩立即將楊驊送至鎮衛生院搶救,併聯系120急救車。

經過金鷄鎮衛生院和忠縣人民醫院專家搶救,楊驊仍倒下了。經會診判定楊驊死於心源性猝死,年僅48𡻕。

楊驊在微信曬自己做的飯菜。

每天都穿同一件花襯衣

國慶節前夕,記者來到傅壩村。在村委會二樓一箇小房間里,辦公桌上放着楊驊生前的工作筆記和電腦,旁邊擺著一張行軍床。“平時楊驊就在這里辦公加生活。”陳廷虎説。

窗台上有一箇泡菜罐,里面裝著泡好的大蒜和藠頭。陳廷虎説,這是楊驊的父母給他泡的,7月20號才帶過來,當時還沒有泡好。

楊驊的妹妹楊琴説,哥哥到金鷄鎮駐村扶貧,條件很艱苦,但一直都很樂觀。楊驊之前一箇人在村里生活,爲了節省經常都是煮面條吃。“他併不喜歡吃面,而是爲了方便、省事,也爲了騰出更多時間干工作。”妻子李正瓊翻出家庭微信群,還保存着楊驊駐村時在群里“炫耀”的內容——偶爾給自己炒箇青菜都覺得是打牙祭。

每到周末回縣城,李正瓊就會做些他喜歡的菜,再炒箇肉末之類的,“星期一帶回村里。”

楊驊留下的工作照中,大部分都是身穿一件深藍底色的短袖花襯衫。

陳廷虎説,2018年7月,楊驊調到傅壩村工作後,大多數時候他白天都穿這件襯衫,晚上換下來洗了第二天接著穿。

天天穿同一件襯衫,有什麽特殊意義?

“沒彆的原因,他一直以來就很節儉。”李正瓊説,這件襯衣是從網上花了50多元買的,説著她還從衣櫃里翻出一件沒有拆封的襯衣。“這是和那件花襯衣一起買的,他一直捨不得穿,如今卻穿不了了……”

“他的眼鏡纏了幾圈透明膠,還捨不得換。”妹妹楊琴好不容易説動哥哥找時間去換眼鏡,卻一直都沒有換成。

給貧困戶送東西很大方

對自己節儉的楊驊,對貧困戶卻是另一番樣子。“經常爲貧困戶送油、送肉。”李正瓊説,8月20日清晨最後一次離家時,楊驊取了1000元,買了肉和水果,訂了鷄苗,説是回村給貧困戶張啟斌送去。

蜂水村2組貧困戶唐安祿,因病致貧。楊驊給他家送去鷄苗,教他養鷄技術,讓其髮展養殖致富。“豬圈里的幾頭豬兒也是楊驊叫人送來的,餵豬的飼料是他親自扛過來的。年初的時候就説好了,把豬兒餵肥了給他割點肉過去的,如今豬兒快長大了,母鷄也快生蛋了,他卻……”唐安祿哽嚥著抹了抹眼淚。

2017年9月18日,忠縣遭遇洪澇災害,蜂水村一座橋垮塌。楊驊帶著村干部們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組織搶險救援。“那時大橋修了半箇月,楊驊就在這里待了半箇月,搬水泥、攪沙石,和村民們一起干活。”蜂水村黨支部書記彭濤説。

今年夏天,村里規劃建設“四好公路”。爲了盡快把路修好,楊驊每天早上6點半就和村干部一起出髮,到野外測量,頂著烈日掌桿桿、扯皮尺、撒石灰放線……

局領導説有他在就放心

楊驊先後在忠縣糧食局、忠縣交委路政大隊、忠縣農機局工作過,2010年調到忠縣安監局,一直負責辦公室工作。

“楊驊做的工作是最瑣碎的事情,但他從來沒有抱怨過,連續5年放棄休假。”忠縣安監局局長嶽忠華説。

寫文件是細致活,一直在一線工作的楊驊在這方面基礎薄弱,通過勤學苦練,他從“門外漢”變成了行家里手,寫的文件從沒出過紕漏。“所有的文件,只要經過楊驊的手,我就放心。”嶽忠華説,他的辦公室和楊驊的辦公室是斜對門,以前處理公文的時候遇到問題在辦公室喊兩聲“楊驊”,楊驊就過來了。

“過去我一喊,他就會回我‘馬上來’,然後就是急急忙忙的腳步聲……”

“馬上到”、“立即辦”……工作上的事,再晚,楊驊熬通宵也要搞出來。嶽忠華説,楊驊爲人實在,從不説大話,交辦的事情總是踏踏實實落實好,讓人放心。

同在一箇辦公室的梁兆珊對楊驊的印象就是四箇字:樂於助人。

父親眼里他是合格黨員

對待自己的親人,楊驊卻很少實現承諾。

就在楊驊離世前一周,他曾答應開車送父母到黃水避暑,結果臨時有事就耽擱了,如今這箇承諾永遠也無法實現了。

提起楊驊,楊志剛的淚在眼眶里打轉:“我的兒子是我的驕傲,他做的事是一名合格的共産黨員該做的事!”

楊驊的父親楊志剛曾任忠縣副縣長。但在楊驊工作過的地方,很多人甚至共事多年的老同事都不知道這件事。

“他去世後,我們才知道他是退休副縣長的兒子。”金鷄鎮扶貧工作隊隊員鐘華瓊説,楊驊的妻子在公交車上做臨時工,大兒子待業,二兒子今年考上的大學,住房只有70多平方米,一家人生活壓力還是比較大的。

楊志剛告訴記者,楊驊的爺爺是共産黨員,他本人是共産黨員,楊驊和他兩箇妹妹都是共産黨員……“我們的家風,就是用共産黨員的品質嚴格要求自己”。

2017年3月,楊驊申請到金鷄鎮蔘加駐點扶貧工作。“那天他特彆高興,把這箇消息第一箇告訴我。”

父子倆經常在微信上交流工作方面的事。

“扶貧工作是一項新的課題,需要太多的努力。”

“好好干,農村工作適合你。”

………

“我兒子的一生雖然短暫,卻也光榮。我兒子是在扶貧的路上走的,父親不怪你。”這是一位父親、一位老共産黨員對兒子最真摯的贊美。

衆人合力繼續推進扶貧

在金鷄鎮兩箇貧困村採訪,干部群衆都對楊驊點贊。

蜂水村63箇貧困戶,目前只有6戶10人沒脫貧,村里5箇脫貧項目已全部實施完畢併經過市級驗收。已髮展起1040畝筍竹、300畝核桃、300畝矮晚柚。

傅壩村69箇貧困戶182箇貧困人口,加上今年新增的1箇貧困戶,目前只有5戶14人沒脫貧。村里髮展起了1000畝柑橘果園,8公里長的公路擴寬項目順利推進。

忠縣安監局重新派了一名縣管干部董世軍進駐傅壩村,接過了楊驊的接力棒。“傅壩村的扶貧工作,必鬚要堅持下去!”董世軍説。

記者在傅壩村村民劉興國家中看到,當初讓楊驊擔心得睡不著覺的爛房子不見了,新的磚瓦房已經修好。“當初楊驊承諾幫劉興國想辦法協調便宜點的磚,這箇遺願實現了。”董世軍説,聯系到金鷄鎮祥慶建材公司的老板鐘建祥,對方一聽是楊驊的遺願,一分錢不收,直接將磚拉到了劉興國的屋門口。村里的施工隊也分文不賺地幫劉興國把房子修了起來。

“房子修好了,楊書記卻來不了了。”劉興國充滿了遺憾。

扶貧工作,還在繼續。就在楊驊的喪事辦完後幾天,楊志剛帶著兒媳、女兒第一次來到傅壩村,爲楊驊的幫扶對象張啟斌送米送油。

“哥哥沒有做完的事情,我們要替他完成。”楊驊的妹妹楊琴説,資助張家兩箇娃兒讀書的事情,還要繼續。

(來源:澎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