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看中國 » 正文

新東方姦殺案受害者母親:校方責任重大

2018-04-10 14:49: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記者|李晴晴

2018年4月5日,新東方外國語學校姦殺案受害者姚金易的人生告彆會在山東省東營市殯葬中心舉行。案髮686天後,姚金易的母親李女士終於見到了女兒的遺體。

2016年5月19日晚,16𡻕女生姚金易於北京昌平新東方外國語學校601教室被害,遺體於5月20日早6點被同校兩名女生髮現。被髮現時,她的臉部變形,全身遍布淤青,頸部有明顯勒痕,臀部有大量血跡。5月20日,同校17𡻕男生王禕哲出逃數小時後向警方投案自首,併聲稱他們是男女朋友關系,姚金易自願和他髮生性關系。2017年6月26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定王禕哲構成故意殺人罪、強姦罪,判處其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被告方之後提起上訴,目前二審仍在進行中。

校方是否錯過最佳救助時間?

據李女士回憶,2016年5月19日23點左右,王禕哲給新東方外國語學校馬老師髮過簡訊,稱“我和金易在一起,她手機沒電了,我們在找地方充電,我們很安全,放心吧”。馬老師相信了王禕哲,併未第一時間通知李女士。直至5月20日淩晨00:42,老師給李女士打了電話,稱姚金易與男生出去了,併認爲他們正處於“對兩性關系好奇”的階段,擅自離校違反了校方規定,讓李女士第二天到學校接受處分。

“我當時就感覺情況不妙,所以趕緊把電話録了音,”李女士稱,“她和我一直聊天到20:48,怎麽可能突然離校?我判斷姚金易一定出事了,催促校方抓緊派人去找,一定要在校內尋找,重點排查校園的每一箇角落和教學樓。”

李女士稱,自己當晚數次給王鵬校長打電話、髮簡訊,希望其調動手下員工幫助自己尋找孩子,然而校長責怪“干嘛大晚上的不睡覺”,打擾到了他的休息。其後的5箇小時,愈髮著急的李女士多次聯系校長和多位老師,均未得到有效回應。

淩晨4:00,堅信姚金易不會擅自出校的李女士聯系了女兒生前好友朱同學,求其幫忙進入教學樓尋找。朱同學帶領5箇男生前往教學樓,被保安拒之門外。一番周旋後,保安允許他們進入一樓查看監控,但不允許進入教室找人。在查看監控的過程中,併未髮現姚金易出門的身影。

清晨6:30左右,姚金易的屍體於教學樓601教室被髮現,而601教室也是教學樓唯一沒有監控覆蓋的教室。一位男同學給李女士打電話稱,“姚金易找到了,好像睡著了”。此時,李女士已連夜驅車從山東東營趕到北京,在北五環遭遇了堵車,無法及時趕到學校。姚金易被送往醫院,而李女士併未被告知是哪家醫院。心急如焚的她給校長和各位老師打電話,卻沒能再聯系上。“我當時就知道,我的孩子已經沒了。” 李女士認爲,校長和老師對王禕哲的盲目相信和對情況的過度自信,可能導致姚金易錯過了最佳救助時間。

 趕到學校後悲痛欲絶的李女士

趕到學校後悲痛欲絶的李女士

校方、法醫爲王禕哲二審出具新證明

2018年2月8日上午,本案二審在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據李女士稱,二審中王禕哲一方提出了幾箇“新證據”:北京昌平新東方外國語學校出具的王禕哲在校期間表現良好證明;王禕哲前班主任張老師的評語,稱其成績優異,糰結同學,從無違反校紀校規;王禕哲的成績單;王禕哲和姚金易二人的班級於5月19日共同上體育課,故雙方有機會共同約定前往601教室,而非姚金易受到脅迫;以及一名法醫專家對一審中判定的強姦罪提出質疑。

李女士稱:“王禕哲是他組建的‘屌絲小分隊’隊長,平時抽煙、喝酒、逃課、亂搞、欺負同學,怎麽可能給他開表現良好、品學兼優的證明?”

記者暗訪新東方:“安全問題做不到百分百”

2018年4月6日是北京昌平新東方外國語學校的家長開放日,近100名家長和學生蔘加了本次活動。在家長的聊天中記者得知,到場的外省家長佔多數,盡管不菲的學費對家庭造成了一定的負擔,但他們希望孩子能夠來到這所學校進行寄宿學習,爲日後的出國讀書做好准備。

4月6日,記者前往姚金易遇害的601教室查看情況。2016年姚金易遇害時,601教室是無人使用的空教室,而今已是學生們正常使用的上課教室。記者於中午11:20前往601教室,髮現學生們已經下課,教室內空無一人,而教室門大敞著,學生們的私人物品還在教室內。

 601教室現狀

601教室現狀

記者髮現,在北京昌平新東方外國語學校官網、官微上找不到任何關於本案的消息,家長開放日當天也沒有任何人提及。當部分家長詢問老師安全問題時,老師稱,“我們肯定會努力保證孩子的安全,但説實話,做不到百分之百。因爲畢竟學校這麽大,這麽多孩子,不可能每箇孩子都能時時刻刻在老師的眼皮子底下。”

李女士:校方責任重大,將繼續維權

據李女士介紹,自從女兒出事以來,家里賣了房和車,踏上了維權之路。自從髮現女兒遺物被偷後,幾天內她沒心思喫喝,精神恍惚,瘦了十幾斤。“我了解我女兒,想還她一箇清白,”李女士説,“怎麽僅憑他一條簡訊就認定我女兒自願和他出去開房,卻不第一時間在校內好好尋找?”校方爲王禕哲開具相關證明、未看管好女兒遺物等做法更讓李女士堅定了向校方追責的信心。同時,李女士也希望通過女兒的案子引起公衆對培訓機構安全、校園暴力問題的重視。

當記者問到李女士如果二審改判將如何應對時,李女士堅定地回答:“如果改判,我只接受死刑,我真恨不得親手殺了他。如果不行,我會以自己的方式報複,包括我的生命。”

目前,由於本案新的證據繁雜,二審結果將在幾箇月內公布。

(亞太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