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看中國 » 正文

分立24年後,國地稅爲什麽又要合併?

2018-03-13 16:45: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吳婭坤

分立24年後,國稅和地稅又重新合併了。

3月13日,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審議。方案提出,國務院將改革國稅地稅徵管體制,將省級和省級以下國稅地稅機構合併。

據國務委員王勇介紹,省級和省級以下國稅地稅機構合併,具體承擔所轄區域內的各項稅收、非稅收入徵管等職責;國稅地稅機構合併後,實行以國家稅務總局爲主與省(區、市)人民政府雙重領導管理體制。

對此,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應用經濟系教授陳憲接受觀察者網採訪時表示,財稅改革是我國改革的一箇關鍵問題,它一面連接著政治體制改革,另一面又連接著經濟體制改革,若改革得好,不僅能加強政府的治理能力和服務水平,增強國力,還能掃清經濟髮展障礙,促進我國經濟的長遠髮展。

陳憲説,隨著我國經濟水平的提高,各方面改革的推進,以及電子政務和信息化的飛速髮展,之前阻礙國稅地稅合併的一些因素已克服,國地稅合併將更加有利於我國的財稅改革走向深化,而這也意味著,財稅改革,這一未來一段時間內體制改革工作的重點、難點,大幕已經拉開。

 2017年8月1日,安徽濉溪縣國地稅聯合辦稅服務大廳。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017年8月1日,安徽濉溪縣國地稅聯合辦稅服務大廳。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分立24年後,國地稅機構合併

1994年以前,我國從中央到地方只有一箇稅收徵管系統,中央稅收主要靠地方稅務局徵收。

1993年10月17日,國家體改委宏觀司提交給國務院一份“關於財稅體制改革方案的補充意見和加強操作方案准備工作”的建議報告。報告中明確提出,“此番財稅體制改革通過設立中央和地方兩套稅務機構,中央和地方政府各自保持穩定的稅基,防止互相交叉和侵蝕,改變中央向地方要錢的被動局面。”

之前的“大連會議”文件中也提出,有必要設立中央、地方兩套徵管機構,必鬚改變中央收入一定程度上依靠地方稅務局的局面。

這道出了中國財政當時的真相:1993年,財稅體制改革前夕,中國中央政府的財政,正陷入極其艱難的窘境。

數據顯示,當時,中央財政收入佔全國財政收入的比重,已由1984年的40.5%一路下滑至1993年的22.0%,中央財政的收支甚至必鬚依靠地方財政的收入上解才能平衡。

切實保障中央財政收入的穩定增長和宏觀調控能力的增強,成爲“國地稅分家”最直接的初衷。

在1994年分稅制改革之後,中央財政和地方財政開始“分竈喫飯”, 全部稅種在中央和地方之間進行了劃分,稅收徵管系統也開始一分爲二,國稅主要負責徵收中央稅、中央與地方共享稅,地稅主要負責徵收地方稅。

這次改革,國務院根據不同行業和稅種,將産品稅改爲增值稅,將建築安裝、交通運輸、飲食服務、郵政電訊等服務行業所經營項目納入營業稅的徵收範圍。在這種條件下將過去的稅務局分爲國家稅務局和地方稅務局。

1994年7月1日,國稅地稅正式分開。

分稅制弊端暴露,合併後徵納兩端都穫利

但分稅制實行了24年,其中存在的一些問題也逐漸暴露。

一方面,國地稅分設會使納稅人的納稅成本增加,稅務機關的徵稅成本增加,不利於稅務人員全面掌握稅收業務;另一方面,隨著營改增的不斷深化,機構分設所導致的機構爭議也成爲問題。

從納稅人的角度來説,據觀察者網專欄作者、注冊稅務師楊散逸介紹,國地稅合併方便了納稅人申報及應對稅務機關檢查,減少了企業的稅收合規成本。

從政府的角度來説,據陳憲介紹,國家的稅收在職責上其實只有一箇,中央和地方之間存在的只是稅收收入分享主體的區彆。隨著近年來,信息化手段的飛速髮展,電子政務的服務水平不斷提高,中央和地方通過分開收稅的方法分享稅收收入已變得不必要。目前,中央和地方完全可以通過電子信息化系統的處理完成這一工作。

國稅和地稅合併後,徵稅系統可以對人員進行更好的配置,強化最需要加強的部門,提高稅收徵收的整體效率。比如説,一方面,可以加大力量建設統一的稅收電子信息系統,有效整合增加技術人員;另一方面,爲應對偷稅漏稅等問題,可以整合更多的一線徵管人員,提高徵收效率。

對於優化人員配置,陳憲舉例説,此前的營業稅爲地稅,是地方財政收入的重要組成部分,營改增以後,中央和地方對增值稅的分成爲75%和25%,統一由國稅部門徵收,這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國稅部門的徵收強度和徵收業務量;等到未來房産稅、資源稅這些爲瀰補地方土地收入減少而開徵的新稅種開徵,地稅部門的徵收壓力又會陡增。

楊散逸也表示,合併後,稅務徵收系統對內部門的工作量會因此減少,這樣一來,從事對外業務的人員數量會有所增長,可以有更多力量爲納稅人服務。

此外,楊散逸還稱,合併後,稅務局可以一次對所有稅種統一檢查,避免了以往對非本單位的稅收風險覺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選擇視而不見;在對於企業所得稅這種公管戶問題上,以往經常有國地稅執法口徑不一互不入賬的情況,合併後再統一地區的稅收執法口徑是一箇聲音了。

另據九州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鄧海清分析,國地稅機構合併一方面不僅有助於改變地方財政軟約束,解決財稅“條塊之爭”的長久之計,另一方面,也有助於避免招商引資惡性競爭。

鄧海清説,由於目前地方政府往往通過招商引資的方式來促進髮展,其主要手段是通過稅收的優惠以及土地使用的優待政策,改革之後稅收實行國稅爲主、地方政府雙重管理體制,稅收優惠政策下的招商引資競爭將難以爲繼。

行政改革先行,靜候財稅體制改革大幕開啟

但國稅局地稅局合併、稅收行政體制改變,併不意味著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稅收收入比重有直接改變。

陳憲説,中央和地方之間的稅收收入分享比例問題,實質上是稅制改革和稅種的問題,不受制於國地稅分開徵收的方式。而1994年分稅制改革,也只是劃分了中央政府和省一級政府的稅收徵收權力,中國目前存在五級政府,就算徵收方式分爲中央和地方兩箇層面,細致的各級政府稅收劃分問題依然無法徹底解決。

至於稅收收入比例問題,據陳憲介紹,近些年來,中央的財權總體大於地方的財權,但中央的事權總體小於地方的事權,未來,如何提升地方財稅收入,是國家財稅體制改革的一項工作重點。

“雖然,國稅和地稅分立24年後又合併,併不直接影響中央和地方稅收分享比例的調整,”陳憲補充到,“但合併後統一管理,無疑會更有利於改革的深化和推進。”

(來源:觀察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