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看中國 » 正文

保姆自稱拐走主人兒子養26年 一對夫婦下周將來“認親”

2018-01-13 15:04: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據四川當地媒體報道,26年前,一名48𡻕的南充籍保姆給重慶居住在解放碑附近一僱主家做保姆時,將僱主家1𡻕多的男孩拐走。如今,這位“保姆”何小平向警方“自首”,併講述了自己當年拐騙男孩的經過,希望能夠替這箇拐來的兒子找到親生父母。

據封面新聞最新消息,四川達州一對夫婦下周將前往南充“認親”。

據此前媒體引述何小平説法,二十多年前,何小平連生兩子,但都相繼夭摺,親鏚給她出主意説需要保養孩子才能“鎮得住命”。於是,1992年,何小平用彆人的身份證前往重慶儲奇門人才市場登記,給一戶人家當了保姆,兩三天後,何小平把主人家一𡻕多的兒子抱回南充,隨後養大,直到男孩27𡻕。同時,何小平還爲兒子買了婚房。

報道稱,2017年夏天,何小平無意中看到一檔電視節目《寶貝回家》,“七八十𡻕的老母親,一輩子都在找四五十年前丟失的孩子,滿頭白髮了還在找。我覺得我自己不是人,作孽呀。”於是,何小平跟兒子、女兒坦白,併執意去了南充市公安局順慶區分局打拐辦自首。

何小平一直稱“對不起兒子”,因爲兒子劉金心初中輟學,在何小平看來,“如果他跟著他的親生父母,在解放碑長大,也許會讀大學、碩士、博士,一定會有出息。但他跟著我,喫了很多苦,書沒讀好,也沒箇好工作。”

目前,劉金心已在“寶貝回家”尋親論罎登記,根據登記信息顯示:劉金心失蹤時身高80釐米左右,失蹤時間爲1992年5月1日,地點位於重慶市渝中區。在尋親者特徵描述一欄中寫道:“只知道是母親把我從重慶市帶回來的,大約是1992年4、5月份從重慶市解放碑附近一戶人家帶回來的。當時(養母)是用涪陵一箇人的身份證應聘的保姆,當保姆時間不長,是男僱主到朝天門的人力市場來找的,僱主家當時住一箇二層樓的青瓦房的大院子,院子要從一箇大門進去,門坎很高。主人白天上班晚上回來,有一箇老太太晚上要過來。”

在接受成都商報採訪時,南充市公安局順慶區分局打拐辦民警説,經過DNA比對確認,劉金心與父母二人確無血緣關系。

順慶公安分局同時表示警方尚未查證當年是否是報案記録,也沒有找到孩子的親生父母。目前僅有何小平的自我供述,不能作爲立案依據。對於追述時效問題,順慶公安分局表示,法律本身對此類情況有詳細的法律法規,此案完成調查,證據鏈串聯起來後,也會根據具體調查結果依法處理。

何小平曾多次表示願意接受法律懲罰,對此,律師表示,能否查到當年是否有報警記録,是是否能夠追責的關鍵點之一。

北京大成(成都)律師事務所律師梁小龍在接受封面新聞採訪認爲,在這一案件中,追訴主體一箇是國家,另一箇是被害人。“國家已經喪失了追訴時效,因爲拐騙兒童追訴期限是5年。”梁小龍説,被害人的追訴時效是否已過,也要具體來看。

“劉金心的原生家庭和他自己,都是被害人。如果他的親生父母當年已經報警,就不受追訴時效限制,只要能查到當年的報案記録,追訴時效就沒有過期,何小平仍然要承擔相應的刑事處罰。”因此,能否查到當年是否有報警記録,是關鍵點之一。

另一方面,劉金心作爲受害人,也可以提起民事訴訟。但根據現在的《民法總則》,拐騙兒童罪針對的是14𡻕以下的兒童,劉金心如今已經27𡻕,追訴時效已經超過。梁小龍稱,劉金心可以提起刑事自訴。但所有刑事案件都必鬚有證據相互印證,“要證明一點,何小平當年是在沒有取得原生家庭同意的情況下將劉金心帶走的,這很難證明。如果原生家庭不出來作證,拐騙兒童罪就很難成立。”

(來源:界面)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