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看中國 » 正文

揭網絡水軍産業鏈:把“紫光閣地溝油”炒上熱搜花多少錢?

2018-01-12 12:15: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微博熱搜榜上的“紫光閣地溝油”最近引髮社會關注。與此同時,“熱搜生意”也逐漸浮出水面。根據媒體的調查,助推“紫光閣地溝油”上熱搜,可能只需要不到6萬元的成本。“熱搜生意”背後有哪些秘密?在互聯網上,還有哪些自媒體平台存在類似“生意”?圍繞這些問題,《法制日報》記者展開調查。

從論罎時代到微博時代,再到微信時代,網絡“水軍”隊伍在不斷擴大,技術也在不斷地攀升,涉及的範圍更是愈加廣泛。

網絡“水軍”能瞬間讓某箇公衆號上的一篇文章閲讀量過10萬,也能短時間內讓一段視頻的觀看量過百萬。可以説,每箇網絡平台熱搜榜上,都有網絡“水軍”的影子。

在由這些“水軍”組成的“網絡推廣公司”里,一切涉及刷量的業務都是可以做的:微信刷閲讀量、微博刷話題榜、微博加粉、電影刷分、視頻網站刷觀看量、直播平台加粉等,一切皆有可能。

誰在制造微博平台熱搜

2017年1月7日,“紫光閣地溝油”在微博熱搜榜排名第11位。有媒體調查髮現,此排名收費約3.5萬至4.5萬元。不過,除此之外,話題操作者可能還額外支付了一筆“打包費用”。兩名業內人士向媒體透露,明星、影視等娛樂話題比較容易上熱搜,但商業話題操作難度比較大,一般需要大V先髮布話題,然後用一堆小號去炒,炒到熱搜榜,這樣成功率會比較高。大V與小號的打包費用一般爲2萬元。以此推算,此次事件操作成本約5.5萬元至6.5萬元。

在網上,花錢購買熱搜已經成爲炒作的常用手段。在1月3日,王思聰的30𡻕生日還曾被操作登上熱搜榜,王思聰髮布微博稱:“三十生日,居然被人買熱搜拿來擋子彈。”

根據此前媒體的調查,這樣的産業鏈大致如下:先是由公關公司或廣告代理商策劃好內容和話題,在啟動預熱後,拉攏一些微博大V助推,形成熱門話題。一旦形成熱門話題,就相當於在微博這箇“廣場”進行了話題設置,在網民的圍觀下,話題迅速得以髮酵,直到登上熱搜榜。由此看來,作爲管理主體的微博平台,併不是熱搜産業鏈的主導者。

社交媒體營銷火熱的背後,虛假現象也有不少。衆所周知,花幾十元就能輕鬆購買到成千上萬的“殭屍粉”。不過,購買這種沒頭像、沒內容的“殭屍粉”的時代很快過時,現在已經升級爲購買“活粉”。據業內人士表示:“微博里‘水軍’其實是最多的,‘殭屍粉’更多,而微博某些大號的水分至少超過30%。”

《法制日報》記者在某電商平台搜索髮現,網上有大量買粉、買評論轉髮的鏈接。記者隨機點進一家店鋪,向客服詢問是否可以購買粉絲,客服隨即髮來一張價目表:

初級粉:10元1000箇、40元5000箇、70元1萬箇,湊數粉,不掉粉;

高級粉:12元1000箇、60元5000箇,110元1萬箇,少量帶粉有頭像;

頂級真人粉:10元400箇、20元1000箇、90元5000箇、160元1萬箇,永久質量、真人活躍;

精品活躍粉:10元300箇、30元1000箇、220元1萬箇,永久質量、真人活躍,自帶2位數以上粉、不屏蔽。

另外,客服稱還有套餐可供選擇:套餐1:300精品+700頂級=25元【嚐鮮】、套餐2:300頂級+1000箇精品=35元【暢銷】、套餐3:200頂級+1800箇精品=60元【熱銷】、套餐4:1500頂級+3500精品=130元【特價】、套餐5:5000頂級+5000精品=200元【推薦】。

當記者詢問還可以提供哪些服務時,客服又給記者髮來一張價目表:

本店出售:轉髮,評論,點贊,下面是價格——刷量轉髮2元100箇(100箇起步,會屏蔽),精品轉髮13元100箇,32元300條,100元1000條;

刷量評論2元100箇(100箇起步、會屏蔽),精品評論16元100箇(50箇起步);

刷量贊2元100箇,高質量贊16元100箇(屏蔽率低)。

在搜索加V服務時,一家店鋪給記者提供了關於加V的價目表:自媒體黃V認證:330元、興趣博主黃V認證:580元,在興趣博主的範圍下有幾十箇領域可選,還可升級“知名博主”以及升級金V。

同時,在電商平台上,還有店鋪提供微博賬號找回服務。客服介紹説,他們可以做微博賬號被封被盜或者忘記密碼的業務,兩箇小時之內可以搞定,只需要客戶提供微博名和賬號就可以搞定,價格根據找回難度定,一般在200元至300元之間。

記者要求客服幫忙找回一箇忘記密碼的微博賬號,稱當時用的手機號已經停用。在支付了300元之後,客服先後讓記者提供了微博名、QQ號碼、可能常用的密碼組合以及身份證號碼。大概兩箇小時後,客服通知記者找回了密碼。當記者提到信息保密問題時,客服表示他們會嚴格保密,絶對不會洩露出去。

網絡“水軍”從何而來

在微博時代,“水軍”形成了完整的産業鍊條,各司其職,各享利潤,最早的滲透則從刷粉開始。

曾經在互聯網公司從事運營工作的李海華告訴《法制日報》記者,起初,微博只需郵箱就可注冊,而在網上可購買到批量注冊的郵箱,100元可以買1萬箇郵箱。“水軍”用郵箱批量注冊微博號,然後用這些號同時關注一箇賬號,以此達到刷粉目的。不過,這種方式效率太慢,耗費人工,很快就被更快捷而有效的軟件取代。軟件可批量注冊微博號,一箇號售價兩角。此外,也可直接刷粉,200元可刷1萬箇粉絲。

“後來,微博進化到需要手機號注冊時,網友髮現可以通過同一箇手機號不停地綁定、解綁,注冊3到5箇微博號。隨著業務量的需要,就出現了基於漏洞的注冊軟件,得從網店批量購買賬號。此時價格已暴漲,一箇賬號從兩角漲價到兩三元,達人號5元,加V號15元。”李海華對《法制日報》記者説。

小布(化名)是一名所謂的時尚博主。用“所謂”二字,是因爲他這箇看似粉絲數量不少的名博主在初期都是買來的。他向記者透露,很多博主的關注、營銷都是買來的,“我經常髮現有疑似‘水軍’的時尚微博賬號,內容旣有髮布位置,也有原創內容,但點擊進去,髮現半真半假”。

那麽,“水軍”的這些微博賬號從哪里來?

“有的通過非法手段類解決,比如寫程序把他人的手機弄成‘肉鷄’。”曾經也試圖刷流量炒紅自己的小布對《法制日報》記者説。

何爲“肉鷄”?網上經常被引用的解釋是:“肉鷄”也稱傀儡機,是指可以被“黑客”遠程式控制制的機器。比如用“灰鴿子”等誘導客戶點擊或者電腦被“黑客”攻破或用戶電腦有漏洞被種植了木馬,“黑客”可以隨意操縱併利用它做任何事情。

2017年,江蘇省邳州市公安局就破穫一起特大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案件,撬開了依附於微信上的增粉、刷量灰色産業鏈的冰山一角。這箇糰夥通過木馬程序植入,將全國各地94萬部手機當成隨意玩弄的“肉鷄”,給一些公衆號增粉、點贊,刷閲讀量,穫利高達100餘萬元。

除了被當作“肉鷄”操縱外,還有一種情況是真人願意被操縱,這也成爲一項業務。

網上出現的“在家輕鬆賺錢”“動動手指就能掙錢”等所謂的兼職,其實就是類似的業務。真的能夠做到一呼百應,真人點擊、評論、刷投票等都可以。

“至於費用,就回到了市場上的價格。成本40元,100箇真人評論。”小布説,在他們的圈子里就需要這樣的“水軍”。時尚博主包括時尚博主後面的經紀公司,制造假流量,穫取收入,“有些博主不願意刷,廣告公司會投入費用幫助他們刷,以完成品牌方的數據指標。品牌主也需要這麽做,因爲數據好看才能夠給老板交代,併且裝點門面,不至於冷清”。

《法制日報》記者調查髮現,現在轉髮和評論的價格很低,不過幾角錢甚至幾分錢。對此,一名從事轉髮評論業務的電商客服對《法制日報》記者説,幾乎沒有真人在操作。

“真人微博賬號轉髮或者評論一條,至少要1元錢,有些可能達到十幾元錢。在相關網站上下任務,如果只給5角錢,根本沒人搭理你。所以這種幾角錢甚至更便宜的評論,根本不可能是真人評論。”上述電商客服稱。

小布告訴記者,根據他的經驗,“通過一箇特殊的軟件,可以實現控制微博賬號自動髮微博、自動髮圖片、自動轉髮以及評論。我曾經聯系過一箇公司,他們就是租用這箇軟件,一年的費用大概是幾萬元。這箇軟件併不貴,主要是軟件背後能拿到微博的介面”。

記者調查髮現,微博平台也在對“水軍”的上述行爲進行清理。比如,在某微博平台專門處理“水軍”的部門,其微博反垃圾系統會通過一箇用戶的行爲、髮布的內容以及賬號周邊的信息來判斷用戶是否爲“水軍”。當出現大量“水軍”時,會自動觸髮微博的反垃圾程序。這箇反垃圾程序包含機器自動處理和人工處理兩種,主要方式包括頻率限制、內容自己可見以及賬號凍結等;對垃圾粉的處理方式包括頻率限制、不提醒被關注人和賬號凍結。

“正是基於此,微博平台對第三方也就是‘水軍’的打壓力度,以後肯定只會越來越重。”一位業內人士對《法制日報》記者説。

還有哪些平台被“攻陷”

其實,除了微博之外,還包括短時間內讓一段視頻觀看量過百萬、爲網店創造巨大的流量吸引消費、登上熱門榜單、電影評分變高等産業鏈,價格不同,質量不同。

同時在微信上經營公衆號的小布對《法制日報》記者説,在某箇微信推廣平台,可以花30元購買500箇微信公衆號粉絲,且粉絲自帶頭像、名稱、地區、箇性籤名,能保證“真實存在,永久不掉粉”。

也許大家會疑惑,公衆號的流量是怎麽刷出來的?

“一開始刷的是粉。公衆號剛出現時,是與微博做競爭。微博最關鍵的是粉絲量,所以在早期,公衆號只需要刷粉就可以了。然後,自媒體只需要把公衆號後台的粉絲量髮給廣告主就可以。”小布説,刷粉之後是刷贊。“如果公衆號只公開粉絲數,廣告主投放幾次就會髮現被騙。所以,除了刷粉,還要點贊數。10萬粉絲,再怎麽着也得有三五十箇贊。於是,刷粉的自媒體開始刷贊”。

“刷贊之後,就是刷瀏覽量。”小布説,微信公衆號平台公開瀏覽量後,某箇公衆號、某篇文章有粉、有贊但是沒點擊也不行,這就必鬚刷瀏覽量。

按照小布的説法,現在刷的是整體。“盡管有粉、有贊、有流量,但是多箇公衆號一對比,就會髮現作假的地方。於是,自媒體開始均衡刷,先灌點粉絲,再灌點流量,再同時按照100:1的比例灌點贊,各家就都一致了。很均衡,很完美”。

記者注意到,對於微信公衆號平台上的這些作弊行爲,騰訊官方曾公開表示將給予懲罰,且已經有相應的“反刷”機制和技術應對方案。

同時,隨著網絡直播平台市場“野蠻生長”,數據作假也逐漸成爲衆所周知的“內幕”。

記者調查髮現,網絡直播平台數據造假被曝光,緣起於2015年9月。當時,國內某電子競技戰隊的隊員在一家直播平台做直播時,其顯示的房間觀看人數竟然超過了13億人。從此,網絡直播平台數據造假從圈內人熟知的內幕,變成了業內公開的“秘密”。不過,仍然有很多觀衆以及企業併不知情,甚至很多企業還在“網紅”身上投入了不少冤枉的廣告費。

記者注意到,網絡上有各類直播平台的漲粉、刷在線人數、刷播放量、刷直播點贊、刷各種禮物,甚至有的還可以直接將某箇直播刷上當日直播熱門,有的花1元錢就能實現高數量播放量。

當然,被“水軍”入侵的還不止微信公衆號、網絡直播平台,App排行榜是新的“戰場”。

“App刷榜行爲伴隨著移動互聯網而生,成爲開髮者慣用的作弊營銷手段,刷榜難度、成本也都在抬高。刷榜服務商除了能幫應用開髮者刷到排行榜之外,還能爲應用添加評分和評論,給競爭對手的應用進行差評。這里已經形成一條灰色産業鏈。”在某遊戲開髮公司宣傳部門工作的劉立新對記者説,相較於微博平台、微信公衆號平台、網絡直播平台的刷量方式,App刷榜的方法更多,從大的類型看,大致可分爲“肉刷”和“機刷”兩種,其中,“機刷”又分爲虛擬“機刷”和工作室“機刷”。

據劉立新介紹,“肉刷”,即用戶是真實的、用戶行爲也真實髮生,用戶通過一類被稱爲“積分牆”的App,按照指定方式下載産品便可穫得不到2元的獎勵,有些金融理財類App的獎勵高達幾十元。“機刷”則是完全的數據造假。虛擬“機刷”通過破解應用商城的協議演算法,通過多地服務器及不同地區的VPN在短時間內模擬大量用戶的搜索、點擊甚至下載行爲。

據業內人士透露,雖然“機刷”比“肉刷”便宜,效果也更快,但是風險巨大,一旦被查到就面臨下架的風險,而且由此帶來的都是假用戶,所以很多大公司多用“肉刷”。

“其實這是一種惡性競爭。”在一家網絡推廣公司擔任運營總監的白敏無奈地説,“比如App下載量,中小企業好好做的話可能會有幾千的下載量,可是彆人輕輕鬆鬆一刷,一兩天的時間就有幾十上百萬下載量,量越大排名就越靠前。”

在業內人士看來,網絡“水軍”已經影響了互聯網信息的質量。目前,除了對網絡“水軍”進行有針對性的治理,更需要法律對此進行硬性約束,打破網絡“水軍”“死而複生”的怪圈。

記者了解到,修訂後的反不正當競爭法於今年1月1日起施行。此前,國家工商總局反壟斷與反不正當競爭執法局局長楊紅燦曾表示,新修訂的反不正當競爭法施行後,幫助他人刷單、炒信、刪除差評、虛構交易、虛假榮譽等行爲將受到嚴厲查處,網絡“水軍”等不法經營者將受到嚴厲處罰。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