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財經 » 自贸圈 » 正文

利率市场化的“生根发芽”离不开自贸区“土壤”

2016-03-25 16:24:27  來源: 【返回列表】

  利率市场化有序推进,放开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打响”第一枪“。

让固定收益、存款、同业、贷款有一个全方位的利率市场化是自贸区金融改革重点。

【亚太日报 周玲娜编】《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曾提出:“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在试验区内对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金融市场利率市场化、人民币跨境使用等方面创造条件进行先行先试。”

其中,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是市场最为期待的金融改革之一。2014年3月1日,上海自贸区放开小额外币存款利率上限,打响市场化第一枪。2015以来,政策逐步由区内推广到区外。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肖林认为,利率市场化下一步的突破口是“大额可转让存单的先行先试”。
 
大量资金涌入自贸区
 
利率市场化,也称为“利率自由化”,是指利率不再由货币当局直接决定,逐步由市场自由决定的过程。
 
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是上海自贸区设立之前,官定利率为主的阶段;第二是利率双轨制阶段,存在自贸区内外两种不同的利率决定机制;第三是利率市场化完全实现阶段。具体如下图:
     
  阶段
利率官定(完成时)
利率双轨制(进行时)
利率完全市场化(将来时)
阶段特征
国内利率市场化改革阶段、官定利率为主导
国内官定利率与自贸区市场化利率并存
国内外利率市场化互动融合,利率完全市场化
资本管制程度
双重标准
完全放开
资本流动状况
国内自由流动、国际资本流动受严格控制
自贸区与国外实现资本自由流动,自贸区与国内资本有条件流动,国外与国内其它地区资本流动仍受到严格管制
国内其它地区、自贸区与国外实现资本的完全自由流动
资本流动形式
国际直接投资FDI、QFII、热钱
流入自贸区的国际直接投资FDI、金融市场投资;流入国内的FDI及热钱
国际直接投资FDI、金融市场投资
利率水平决定因素
由官定利率、存贷款浮动利率及银行间同业拆借的市场利率共同决定
自贸区内的利率水平由流入区内的资金供求状况决定;国内利率水平由官定利率和国内资金(包括自贸区流入国内的资金)供求状况决定
国内其它地区与自贸区实现融合,资金在国内外自由流动,利率水平完全由资金供求状况决定
                             
 图1
 
境内企业无不期待,把境外较低的资金成本兑换成人民币使用。利率市场化改革成功的关键是,利率水平能否充分反映资金供求状况。
资金供给由国际和国内两部分构成。目前,流入自贸区的资本主要有国际直接投资(FDI)、金融市场投资,流入国内的主要有国际直接投资(FDI)及短期套利资本(热钱)。
 
自贸区内的金融开放,特别是资本项目开放会引起资本流动,资本流动又会改变一定区域内资金的供给状况而影响利率水平,利率市场化机制的形成又会进一步促进金融开放。形成“三位一体”的循环系统。   
相较于传统渠道,资金在自贸区内流动更加自由。可以预见,自贸区设立后,大量资金(特别是国际游资和短期套利资本)将流入自贸区。
 
不容忽视的多重风险
 
上海自贸区利率市场化的最大特点是形成了自贸区和国内市场两种不同的决定机制,导致了利差,并提供了套利机会。
 
除了套利风险,利率市场化还会给银行带来多重风险。譬如,我国商业银行主要依赖存贷款利率差赚取利润,一旦利率市场化,存款利率升幅将大于贷款利率升幅,利差缩小,银行的获利空间随之变小。
 
此外,利率市场化增加了企业的融资成本,对企业盈利能力提出较高要求,使企业未来经营成本可控性降低。同时也增加了企业的融资风险,银行会根据客户的资信状况决定是否放贷,很多企业将因此面临发展资金短缺的风险。
 
自贸区架起一面“防火墙”
 
如果不对自贸区内的大量套利资金进行监管,它们很可能涌入股市和房地产形成资产泡沫。
 
在目前的利率双轨制阶段,自贸区较好地发挥了资金缓冲、风险隔离的作用。作为重要的资金集散地,自贸区是国内外资金流入流出的“缓冲地带”。国内其它地区需要通过严格审批或受到管制才能流入国内的风险资本“绕道”到自贸区,在自贸区进行“沉淀”或“过滤”后再进入国内其它地区,从而降低国际资本进入的风险,成为避免其它国际资本大量涌入而带来金融风险的“防火墙”。国内资金流动也有了更多选择,不仅可以直接流出国外,也可以通过自贸区的缓冲再流出国外。
 
未来,随着自贸区金融开放的进一步推进,国际资本在国外和自贸区之间的流动将更加自由,自贸区与国内其它地区的资本流动也将进一步放开。在自贸区率先实现利率市场化的基础上,对国内利率市场化改革形成倒逼机制。
 
如何进一步防控风险,增强银行、企业等组织的抗风险能力,将自贸区改革试点成果进行推广,“2016自贸区论坛”或能交出一份答卷。(参考自罗素梅 周光友《上海自贸区金融开放、资本流动与利率市场化》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