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財經 » 自贸圈 » 正文

兜底60% 政府能当多久的“天使”?

2016-02-01 17:22:12  來源: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 周玲娜】近日,上海出台《上海市天使投资风险补偿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上海将从2月1日起,对投资机构投资种子期、天使期的科技型创业企业项目所发生的投资损失,按不超过实际投资损失的60%给予补偿。 

其中,每个投资项目的投资损失补偿金额不超过300万元,单个投资机构每年获得的投资损失补偿金额不超过600万元。
 
政策刚出,便引起圈内广泛关注。《亚太日报》记者走访香港,就该政策与有多年投资银行经验、风险投资管理咨询背景的马颖钊先生、Brave Soldier Venture Capital执行合伙人郭振先生深入交谈 。
 
“世界唯一”的先失败、后补贴
 
马颖钊告诉记者:“在世界各国创投圈工作几十年,从未听过政府给予企业失败补贴的政策。”
 
天使投资行业在世界范围内已有多年历史,早期企业有苹果、阿里巴巴、腾讯、谷歌等。
 
香港、美国、以色列等天使投资行业发达的“创业者天堂”都在鼓励科技创新,但政府大都采取税收减免、降低用地成本、商业培训等举措。
 
记者查阅各国政府文件发现,为鼓励创业,香港近期成立了创新科技局,出台多项计划扶持天使投资行业,如SERAP(小型企业研究资助计划),给予香港各行业中小企业不超过100万港币的创业基金。此外,香港政府和VC一起投资,政府出资1/3,VC负责运营管理。
 
“创业天堂”美国与香港类似,主要依靠基金化引导、税收优惠、中介服务鼓励天使投资,但并不直接分担风险,如现有的自然科学基金会、SBIC计划、网络服务中介(ACE-Net),美国堪纳斯州的税收优惠。在美国科技中心“硅谷”,创投环境更加成熟,市场已基本形成自我运作机制。
 
21世纪初,邝少明先生在美国硅谷经营一家半导体公司。据介绍,当时公司融资状况一直很好,很多成功企业家愿意冒险投资创新项目。“硅谷的创业环境非常成熟,政府基本不干预。”
 
另一个“全民创业”国家以色列,鼓励创业的政策重点同样是减税和扮演投资人角色。以色列2011年颁布了“天使法”(angel law),符合资格的投资者(包括天使投资者),如果投资以色列高科技私营企业,就能从所有渠道应纳税所得中减去投资数额。比如将一百万谢克尔投资到一家公司,投资方可以从应纳税收入中减去一百万谢克尔,从而使自身符合更低的纳税等级,省下支出。
 
以色列政府鼓励创业的还有“政府种子基金”项目。政府与投资方共同设立配比基金,政府以获取公司股份为回报,投资方有权在前5年内以初始价格加上一定的利息购买政府股权。
 
马颖钊表示:“政府不同的资金补贴方式会改变天使投资人运营公司的模式。许多国家为鼓励创新,大都在公司创立前期提供多种资源或扮演投资人角色,以营造良好的创业氛围。政府兜底60%,有利有弊。”
 
或引爆创业热潮
或导致企业依赖“政府输血”
 
业内人士称,创业需要一定的胆量和资金,政府“兜底”让天使投资人无后顾之忧,更大胆前行。大部分天使投资人此前从事金融、法律、会计行业,对数字敏感,但不了解如何经营一家公司。
 
“总体来说,政府参与可以推动生态发展,种子基金可以加速初创企业爆发,有助于更多人了解天使投资生态圈。”
 
但也有不少人士担忧政府干预会打乱市场秩序,一旦政府编织了安全网,企业会对政府产生依赖,难以在市场中形成良好的自我运营体系,找到合适的销售渠道。
 
马颖钊认为许多天使投资人都将时间浪费在申请基金、免费场地上,而没有认真思考如何做生意。
 
这项带有“中国特色”的扶持政策究竟会给天使投资行业带来正面还是负面的效应,关键在是否有一套成熟的亏损评估机制,如资金使用是否得当。“假设投资人买了一辆法拉利跑车,账面肯定是亏损的。”
 
他打了个比方,“如果真的有安全网,我们最关心如何才能拿到安全网,是跌下来死掉才有安全网还是飞行过程中有安全网接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