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財經 » 正文

支付機構加速清理P2P支付通道,網貸平台清退被“卡喉”?

2020-09-13 17:16:16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又一家網貸平台支付通道或將被關閉。

近日,宜貸網對外髮布公告稱,與其合作的中金支付或將中止與平台的合作,關閉支付通道。而在稍早之前,信而富也曾對外髮布《關於中金支付公司單方面關閉信而富借款人還款通道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

9月11日,中金支付相關負責人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目前該事件正在做內部溝通核實。”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黃大智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隨著網貸整治工作的結束,相應的支付通道也將會逐步的全部關停。一方面,對於支付機構而言,對應的機構已經沒有了任何交易量,支付通道的作用已經不存在;另一方面,關停的網貸機構也缺乏繼續維護支付通道費用的能力。

一箇不容忽視的問題是,在網貸機構加速清退的大背景下,支付機構加速關閉支付通道對目前仍然處於兌付階段的網貸平台影響幾何?

多家P2P平台支付通道被關

9月8日,宜貸網髮布《關於中金支付可能會停止合作的公告》表示,“8月27日,平台接中金支付公司通知,將終止與平台合作,若平台能提供金融辦的相關批複文件或其他金融辦或北京人行可支持保留商戶的材料,經風控部進行審核確認是否可繼續保留,否則將被關停。”

宜貸網表示,平台目前正在緊急向相關部門提出申請和溝通,懇請相關部門出具相關函件,以允許中金支持平台清退工作,保留支付通道。

宜貸網表示,如果支付通道關閉,通過人工網銀轉賬方式,將會大大影響處理效率,且容易髮生人爲誤差錯誤。停止支付通道也會造成兌付出借人回款無法有序正常進行,影響兌付方式及目前平穩退出的良性局面。

《證券日報》記者通過宜貸網官網查詢數據顯示,目前宜貸網宣布良性退出已經進行了19箇月。根據其官網披露,19箇月累計直接爲出借人催收回款12.2億元,累計提取准備金3800多萬元,累計准備金支付出借人3700多萬元。累計回款佔未償還本金總額的近41%。髮布退出公告至今,已有39%的出借人收回了全部的未償還本金,超51%的用戶收回50%及以上的未償還本金。

而稍早之前,6月份,信而富也曾對外髮布《關於中金支付公司單方面關閉信而富借款人還款通道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顯示,信而富於收到中金支付公司決定關閉平台借款人的還款通道的通知。隨後的7月7日,信而富髮布了關於調整還款通道的公告。

早在2019年9月17日,深圳易喜農金融服務有限公司髮布公告稱,受第三方支付平台上海富友充值通道正式關閉的影響,2019年9月27日後資金結算暫時由線上轉爲線下;2019年10月31日,荷包金融髮布《荷包金融關於第三方支付公司停止合作的相關説明》表示,第三方支付公司已全面停止與P2P公司合作,併已經停止爲其提供第三方兌付服務;2019年11月份,紅嶺創投髮布《關於第三方支付停止兌付服務及提現安排的通知》稱,由於第三方支付公司已全面停止與紅嶺創投的合作,在沒有新的提現替代方案之前,自2019年11月1日起暫採用人工轉賬處理方式。

支付産業網創始人劉剛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關閉支付通道後,網貸平台將無法自動化完成資金兌付,只能通過人工轉賬的方式進行。對於處於兌付階段的網貸平台而言,支付通道不是其當前的主要難題,更多的精力而是在於資金的籌措,資金充足的話人工轉賬也一樣可以做到高效處理。”

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對《證券日報》記者進一步補充認爲,“第三方支付機構與網貸機構之間是一種商業合作關系,是協議籤訂時點雙方自願作出的選擇,時至今日商業環境髮生了重大變化,網貸機構面臨清退局面,而第三方支付機構又面臨風控壓力與監管壓力,可以説選擇關閉通道,是第三方支付機構基於時局産生的市場化行爲。”她同時表示,“在網貸清退已成定局、支付業務不斷承壓的大環境下,預計將有更多第三方支付選擇脫身,是一種趨勢。”

清理網貸機構支付通道

據相關數據顯示,目前的網貸機構現狀是,P2P網絡借貸平台已從鼎盛時期的6000多家減少到現在的20多家。從歷史情況來看,目前網貸平台的轉型退出主要集中在三箇方向,第一,轉型持牌金融機構。網絡小額貸款、消費金融是當前網絡借貸機構轉型的主要方向。第二,良性清退。第三,則是推動司法處分。

9月10日,一位華北地區第三方支付機構相關負責人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目前與P2P網貸機構支付通道方面的合作,已經清理的差不多了,進入收尾階段,最終的目標是徹底退出。”

他同時向記者補充,“我們是行業(第三方支付機構)最早開始清理的那一批機構,估計行業整體情況差不多,均到了收尾階段。”

蘇筱芮對記者表示,“支付機構加速關閉支付通道,將給網貸平台借款人還款帶來不便,歸集到平台後又面臨資金分配問題,進而影響到出借人兌付,這種影響會從借款端逐步傳導至出藉端。”

她強調認爲,“之前網貸機構藉助支付賬戶體系能夠直接將資金兌付給出借人,平台不去觸碰回款資金,但如果缺少支付機構這樣的中間方角色,先前的‘自動擋’變成‘手動擋’,一方面可能産生類似‘資金池’這樣的道德風險,另一方面在借款人回款、出借人兌付流程上也會降低運作效率,對整體清退進程造成拖累。”

(來源:證券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