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財經 » 正文

ofo“人間蒸髮”了!你的押金退了嗎?

2020-08-01 12:20:44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連ofo的門都找不到在哪兒了。”

共享單車企業ofo官網、公衆號、APP端、線下辦公室……所有公開渠道,都已經無法聯系到ofo。用戶待退押金也依然遙遙無期。

從無可執行財産到“人間蒸髮”

天眼查信息顯示,ofo關聯公司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的注冊地址爲北京市豐台區西三環南路14號院1號樓620室。

不過ofo已經不在此地。2020年6月,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被北京市豐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録,原因是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系。

5月27日,北京市交通委員會在官網公示了互聯網租賃自行車行業2020年第一季度運營管理監督情況。其中,ofo小黃車的運營公司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因數據傳輸中斷,已被北京市執法總隊約談併立案調查,併要求其限期整改。

但是可能已經沒有人來整改了。2020年1月,ofo創始人戴威退出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和經理,獨留一具ofo的空殼。如今無論是辦公地點所在地,還是客服電話,都已經無法聯系到ofo。

和ofo一起“人間蒸髮”的,還有旗下的可執行財産。企查查數據顯示,截至7月25日,ofo運營主體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已被列爲失信被執行人40次,被下髮限制高消費令247次,終本案件227起,涉及未履行金額超過5.09億元。

所謂終本案件是指,人民法院在窮盡財産調查手段後,未髮現被執行人有可供執行財産,經申請人同意或經合議庭合議併報院長批准後,採取暫時性結案的案件。

中新網梳理髮現,供應商最後一次通過強制執行拿回部分貨款,是在2019年4月10日髮布的裁定中,法院凍結併劃撥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存款約289萬元。

從此之後,東峽大通再沒有可執行財産。如今ofo留在人們心里的只剩下一箇問號:我的押金什麽時候能退?

有網友分享退押金的技巧:“撥打ofo官網客服電話,反覆打,接通人工客服後直接選擇‘投訴’。”但記者多次嚐試,ofo的客服電話始終無法接通,其APP上的機器人客服則只會説“請您耐心等待”。

創始人戴威曾喊要“跪著活下去”

2018年下半年ofo爆髮資金危機,無法正常給用戶退押。2018年12月17日,ofo上線退押金系統,24小時申請退押用戶突破千萬,以最低99元押金計算,待退押金規模在10億元以上。

2018年12月19日,ofo創始人兼CEO戴威在一封內部全員信中承認,公司背負着巨大的現金流壓力,“1塊錢要掰成3塊錢花”。他無數次地感到力不從心,想把運營資金全砍掉,甚至解散公司、申請破産。但他最終還是選擇扛起壓力,“跪著活下去”。

戴威還表示,不會逃避,將爲ofo欠着的每一分錢負責,爲每一箇支持ofo的用戶負責。

爲了節流,ofo先後進行了裁員、搬家等一系列動作,還嚐試了各種變現方式,包括做車身廣告、利用流量來做內容,接廣告。不過這些方法最終均被證明無法讓ofo從資金告急的困境中脫離出來。

2018年12月,戴威因未履行給付義務,被北京市海澱區法院採取限制消費措施。企查查數據顯示,2020年7月,戴威第35次被法院限制消費,不得乘坐飛機高鐵。成爲“老賴”對於其他企業家來説可能很刺耳,但戴威可能已經習慣了。

資金壓力之下,ofo開始在退押金上玩套路。

早在2018年11月,ofo髮通知稱,99元押金用戶可一鍵升級爲互聯網金融平台PPmoney的新用戶,同意將押金變爲上述理財項目的100元特定資産,鎖定期爲30天。升級後,用戶實現永久免押金騎行。

多數用戶質疑ofo賤賣用戶箇人信息,PPmoney最終下線該合作渠道。但事實證明,ofo從未放棄在退押金方面玩套路。

APP變返利網購網站,公衆號變營銷號

如今的ofo小黃車APP更像一箇來路可疑的導流、返利的網購網站,開屏字幕是“全網返利,購物省錢”,圖標變成“ofo返利”,“共享單車”四箇字已經被擠到屏幕最下方。

其APP首頁推薦被廣告佔據,推銷着網貸平台。“880元立刻領取,15天最高賺246元”,以此吸引用戶購買。

“掃碼用車”的按鈕被“我要借錢”“小鹿商城”“9.9特價”等包圍。ofo APP如今把“返錢”作爲特色,這一變動要追遡到去年的改版。

2019年3月,ofo上線了摺扣商城,引導用戶將99元押金升級爲150金幣、199元押金兌換300金幣用於購物,然而“現金+金幣”的支付模式決定了用戶想要買東西還需另外付費。

如今,這種模式依然沒有改變。在小鹿商城,以“2L裝青島原漿黃啤”爲例,標價爲59.9元,提示客戶可以“10金幣+49.9元”的優惠價購買,但該商品在京東上售價爲76元兩件,合38元一件,在小鹿商城不但要消耗金幣,價格也明顯高於其他電商平台。

其他類型商品也有不同程度溢價,對此用戶併不買賬。有用戶表示“不算金幣,光現金就比直接購買還要貴”;還有用戶説,“我不想買東西,只想要回押金”。

若是此前把押金兌換成金幣,想要退押金就只剩購物返現這條路。記者髮現,即使在“大額返現”專區,返現比例也僅有不到10%,一般在8%以內,日用品返現比例更是低到5%以內。

想要靠購物返現要回押金,用戶至少要在這里多花上千元。

如果説ofo APP勉強還能找到騎車的選項,ofo小黃車公衆號和“騎行”已經毫無關聯,變得像一箇營銷號。進入公衆號,映入眼簾的是7月23日的推送文章《夫妻深夜爆吵:有些事情,遠比性生活不和諧更可怕”》。

公衆號上一次提到自己的主業,還是2019年8月26日的《我來了!ofo有樁新模式覆蓋深圳全城啦》。有樁模式和過去有哪些區彆?ofo表示,根據換車新規,請根據手機端停車點完成還車,若違停,第一次會受到提示簡訊,第二次繳納5元,第三次及以後需要繳納20元車輛管理費。

面對ofo的種種操作,有網友表達不滿:這不就是想盡辦法割韭菜嗎?

如今,ofo失聯!“待退押金的數百萬用戶還能拿回自己的錢嗎”,成爲難解的謎題。

(來源:中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