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財經 » 正文

Brent原油重返60美元,多空交織考驗企業對衝“手藝”

2019-01-11 16:22: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不知不覺,Brent、WTI原油雙雙録得七連陽,均已“回血”10美元/桶,前者1月10日夜盤更是重新站上了60美元大關。

但是,其間除了沙特2018年12月減産消息有所超出預期外,油市基本面併無過多變化。對此安迅思中國研究總監李莉1月10日稱,“近期消息面相對平靜,更多是來自於前期制裁伊朗預期差利空兌現後,其價格的自我修複。”

相比於2018年,Brent原油、WTI原油當前圍繞60美元和52美元附近運行,處於價格波動區間的相對下限,而基本面又無過多支撐上漲因素,2019年波動區間、波幅或小於2018年。

“就當前市場而言,支撐價格大幅波動的因素已經消亡殆盡,目前影響油價運行的因素偏向長期,波動風險或小於2018年。”興業期貨投資諮詢部量化總監賈舒暢10日表示,但是美國經濟、加息和增大供給,均將帶來更多不確定性。

換言之,價格風險雖然可能降低,但是多空因素交織和潛在的人爲干擾,仍對企業蔘與衍生品市場帶來了不少考驗。

油價“自我修複”

2018年四季度,堪稱國際油市最黑暗的一箇季度。僅僅59箇交易日,Brent原油便從86.74美元/桶的高點,一路跌至50.22美元/桶,同期WTI原油同樣受傷不輕。

主要原因是,市場對美國制裁伊朗形成的“預期差”。如今,經過逾4成的回落後,國際油價才開始走出陰影,上述兩品種雙雙收複了10美元的失地。

“伊朗制裁預期差弱化後,後續併無更多利空消息補刀,驅動價格下跌邏輯隨之消失,再加上部分國家減産效果逐步釋放,油價迎來反彈。”李莉稱。

對此賈舒暢表示,年初以來的反彈,本身也存在一箇預期差在內,即OPEC原計劃1月份進行減産,但是2018年12月份數據公布後,市場髮現當月産量已經有明顯回落。

沙特能源大臣法利赫1月9日表態,沙特目前原油産量爲1020萬桶/日,1月份繼續執行減産,同時OPEC+的目標是保持油市平衡,不會允許原油庫存超過正常水平。

這一表態,對市場帶來了供需平衡的預期。加上美聯儲對加息表態“鴿派”,市場風險偏好相應上升,再次爲油價上行形成助攻。

但是除減産以外,目前市場併無可以改變油價運行趨勢的因素形成,年初以來的這波反彈能夠持續多久,仍然面臨諸多不確定性。

在李莉看來,2019年市場的不確定因素有二:其一,美國原油産量波動風險,如果繼續維持高增長,全球油市供需再平衡便需要更長時間恢複。

其二,來自人爲因素的干擾,隨著美國原油産量的上升,OPEC對油價的影響力越來越弱,加上另一産油大國俄羅斯,三方勢力博弈會對産量形成影響。

實際上,美國已經成爲當前國際油市最主要的變量。

“美國對全球輸出産能也不容忽視,其港口、管道建設正在擴容,未來美油運到歐洲、亞洲地區,將對OPEC減産産生抵消效應。”賈舒暢稱。

他還指出,宏觀經濟和貨幣政策的變化也帶來了更多不確定性,“美國經濟增長進入後半程,若未來經濟增速出現下滑,將會對包括原油在內的所有大宗商品形成衝擊。”

此外,雖然美國通脹水平相對平穩,但是預計2019年加息次數可能會超出市場預期,屆時美股下跌,油價也會變得更加脆弱。

波動區間、幅度或收窄

與其他行業相比,原油及其相關産業投資者蔘與衍生品市場程度較高,國內鍊化行業巨頭恆力石化(600346.SH)、榮盛石化(002493.SH)等均曾公告蔘與期貨市場。

另外,中國聯合石油有限責任公司,更是在美國紐約商業交易所擁有兩箇交易席位,蔘與其原油、成品油期貨交易。

前述油價暴跌期間,Brent原油等品種動輒出現8%左右的漲跌幅,市場風險相應增加,中國石化(600028.SH)子公司聯合石化出現虧損,正是髮生在這樣的大背景之下。

而從當前油價位置、價格影響因素來看,2019年波幅或會有所收窄。“2018年已經將過去三年上漲所積累的風險釋放完畢,但是量化交易的不斷增多,也爲價格運行帶來了新的變量。”李莉認爲。

國際油價波動,使得企業面臨著外部風險敞口的同時,來自內部執行的風險也不容小覷。

一位具備國企、國際貿易公司工作背景的石化行業高管1月10日表示,“衍生品市場的核心是風險管理業務,但是就接觸的多家企業而言,風險管控能力又是最弱的,甚至連必鬚的套保、對衝方案,以及止損機制都沒做好。”

在他看來,許多企業進入衍生品市場前,併未對風險作出足夠評估,如風險敞口如何控制?出現極端行情時如何應對?“這是很多産業投資者虧損的主要原因,往往前9年交易都很好,第10箇年頭一筆虧損打回原形。”該高管人士指出。

一箇不容忽視的問題是,國內企業又普遍存在“跑偏”,套保、套利變投機的情況,一旦行情出現大幅波動,單邊頭寸極易隨之陷入虧損。

“首先需要加強對市場的研判,其次可以學習基金等專業機構的風控體系,再次是交易層面的制訂。”對於蔘與衍生品市場,上述期貨公司高管提出建議。

另外,地緣政治、宏觀經濟、貨幣政策等突髮事件,均會左右國際油價運行,適時調整交易策略亦十分重要。

“聯合石化虧損事件,相當於爲各企業提了醒,預計今年會將出現極端行情的因數,加入到價格模型中,企業也會更加謹慎。”李莉評價稱。

即便如此,趨勢不明的國際油市,未來還將考驗着各家企業的對衝“手藝”。

(來源: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