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財經 » 正文

華爲AI戰略透視:堅持自建架構研髮晶片,爲何討厭談轉型

2018-10-11 14:12: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10月10日,華爲在上海召開的全聯接大會上揭開了公司人工智慧戰略——即全棧全場景AI解決方案,對接構建“萬物互聯”的智能世界的公司願景。

全棧指的是技術功能視角,包括晶片、晶片使能、訓練和推理框架和應用使能在內的全堆棧方案;全場景指的是包括公有雲、私有雲、各種邊緣計算、物聯網行業終端,以及消費類終端等全場景的部署環境。

華爲是業界第一家提出做全棧和全場景AI解決方案的公司,這也意味著在AI時代,華爲要“通吃”AI産業鏈,不同的場景應用總有一款華爲的AI解決方案。

那麽,華爲爲何要做全場景AI解決方案?又爲何要自研AI晶片?

華爲自家的AI架構“達芬奇”

在本次全聯結大會上,華爲髮布了第一箇覆蓋全場景的人工智慧 IP和兩款晶片Ascend(昇騰)910和310。

華爲的人工智慧IP架構內部稱爲“達芬奇”,兩款AI晶片昇騰910更多是用在雲上,給客戶提供強大的訓練算力;昇騰310更多是用在邊緣計算産品上。

華爲稱,該晶片具備橫跨雲、邊緣、端全場景的最優能效比,無論在極致低功耗的場景,還是極致算力的數據中心場景,Ascend系列都將提供出色的性能和能效比。同時,Ascend基於統一架構的全場景覆蓋能力,將大大便利AI應用在不同場景的部署、遷移、協同。

“外界一直傳華爲在研髮AI晶片,今天我告訴大家,這是事實。”華爲輪值董事長徐直軍的這一宣布也意味著,AI晶片華爲單干了,以後再使用第三方架構可能性就降低了。

徐直軍稱:“爲什麽要構建新的架構來支持我們人工智慧晶片,這是基於我們對人工智慧理解和我們了解的人工智慧需求自然産生出來的。我們需要是雲到邊緣、到端、還有不同物聯網終端,全場景支持人工智慧,因此必鬚要開創一箇新的架構,而且這箇架構要在技術上行得通,可實現。幸運的是找到了這箇架構,我們開創性的達芬奇架構就能夠解決,從極致的低功耗需求到極致的大算力需求全覆蓋。現在我們還沒有看到市場上有其他架構能夠做到這一點。”

華爲首席架構師黨文栓解釋:“我們已經有多年晶片設計經驗,比較而言,雖然人工智慧晶片有這麽多要求,坦率講人工智慧,特彆是目前神經網絡晶片所面臨的工程領域的挑戰,也是多年來華爲一直在致力於解決的問題,所以這箇時候推出晶片其實是一箇很自然的行爲。總的來講,這是我們現有業務的自然延伸。”

徐直軍在會後接受記者採訪時稱,全場景從華爲客戶角度看,有兩點非常重要。

第一,因爲不同企業不同應用,可能部署不同環境,一定要考慮多場景支持。

第二,當前,AI髮展處於早期階段,這箇時候全棧協同優化更能帶來價值,能爲客戶創造價值。

這與華爲旣有業務覆蓋面廣有關,華爲旣有B端的運營商業務、企業業務,又有C端的智能終端業務。不同用戶群要求的AI解決方案是不同的,因此一開始華爲就提出做全場景的解決方案。

但覆蓋全場景的人工智慧晶片有難度,需要超高的計算可擴展,內存可擴展,以及可擴展超大帶寬極低時延的網絡互聯。黨文栓透露:“華爲獨創了可擴展CUBE,併且綜合全場景找到了16x16x16這箇最佳中心配置。而需要的網絡互聯技術恰好是我們做路由器過程中已經掌握的。我們也掌握了專用和分散式相結合的,軟件控制可擴展內存技術。我們看到做人工智慧晶片的技術都具備了。”

AI晶片不對第三方銷售

之前華爲的麒麟晶片不對外銷售,華爲解釋,公司不把晶片當作營收業務,而是通過晶片給産品賦能,增加産品的競爭力和賣點。這次進入AI晶片領域,華爲延續了這一政策。

徐直軍稱,這次AI晶片同樣不對外銷售,而是以晶片爲基礎開髮AI加速模組,AI加速卡,AI服務器,AI一體機,以及面向自動駕駛和智能駕駛的MDC(Mobile-DC)進行銷售。

“內部先AI起來”

與微軟、谷歌等巨頭相比,華爲明確提出AI髮展戰略要晚一些。

對此,徐直軍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首先任何企業對戰略的形成是需要一箇過程的,戰略就是在有限資源情況下的選擇,在人工智慧時代到來以後,華爲做什麽選擇,我們做什麽,不做什麽,肯定是有一箇思考、討論,和基於自己的能力,以及我們對客戶需求和未來髮展的理解,然後形成戰略的一箇過程。所以説這次我們才把我們形成的戰略來髮布給大家。”

其實華爲在AI整體戰略對外髮布之前,華爲已經在公司內部先AI起來。華爲資深管理顧問黃衛偉10月9日晚跟媒體交流華爲的價值觀。他提到,華爲創始人、CEO任正非強調華爲AI聚焦內部兩箇方向:一箇産品智能化;二是將AI應用於不斷改進內部的管理和效率。 

“任總説,先不要做大架構,先讓各箇領域單點突破,單點突破肯定人才是有重覆,但是沒有一定重疊,沒有一定重覆,沒有一定競爭,光靠規劃,看起來很經濟,但從效率來説未必是好的,市場的機制和計劃機制這兩箇要結合,方向明確了以後,AI又處於初期階段,可能更需要市場機制,規劃這些頂層設計反而容易看偏,反而容易誤導。”黃衛偉稱,華爲不做AI大的架構規劃,先單點突破、橫向拉通再建立起産業的平台,把平台開放給客戶甚至競爭對手,從而創造巨大的價值。

做AI不是轉型

華爲如此“隆重”髮布AI戰略,外界可能理解成華爲向AI領域進行戰略轉型,但華爲把AI理解成通用的技術工具,疊加在公司旣有的業務上,賦能原有業務以提升效率降低成本。

“在華爲內部,最討厭的兩箇字就是’轉型’,所以我們所有的文字上我們從來沒有説過這兩箇字。什麽是轉型,轉是從原來的轉到另外一箇,華爲沒有這樣做。所以華爲沒有轉型!只是在前進!”華爲輪值董事長徐直軍稱,首先把人工智慧定位爲是通用的技術,它可以應用到所有地方。

按照華爲的理解,未來AI將無處不在,每箇行業、每箇組織、每箇家庭、每箇人都將享受到AI的價值,實現“普惠AI”。基於自身現有的業務架構,從B端到C端,華爲已經構建了能力,在原有的業務上搭載AI,通過合作夥伴構建起生態,因此通吃全場景AI也在也併不意外。

徐直軍稱,AI對華爲有三箇方面價值,一箇是開創新機會,比如基於AI加速模塊,加速卡,AI服務器,AI-MDC(Mobile-DC)等,包括AI雲服務也能因此更快髮展。

第二,用AI增強現有業務,所有産品、解決方案和服務的競爭力,使得華爲在市場競爭中保持領先,更好面向未來。這一點上華爲智能手機已經享受到了這點價值。

第三,用於內部改進管理,提升效率,這樣更好來提升組織能力和競爭力,更好面對未來挑戰。

不過,對華爲來説,要把人工智慧真正做起來,需要一箇蓬勃的生態,需要大量的合作夥伴加入提供適合的解決方案,這一直是華爲的弱項。

徐直軍表示,任何企業生態沒有一箇天然優勢或劣勢,都是靠努力髮展起來的,“華爲因爲有端、網絡、雲,所以我們具備去構築全方位生態的條件,但能不能把生態髮展起來,要取決於做得怎麽樣,還有取決於我們是否真正爲合作夥伴著想,讓合作夥伴願意跟我們合作。”

(來源:澎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