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財經 » 正文

亞太財經觀察 | 陶冬:金融海嘯後美歐走了不同的路

2018-09-14 15:08:58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陶冬

二零零八年九月,投資銀行雷曼兄弟倒閉了,由此觸髮了一場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嘯。十年過去了,在超寬鬆的貨幣政策簇擁下,金融資産價格大漲,但是實體經濟的複蘇卻緩慢許多,而且不同國家的經濟增長前景也十分分歧。

美國經濟的複蘇相對較快,力度較強,至今已經走出了戰後第二長的經濟擴張周期,消費需求旺暢、工資上漲加速、企業投資轉強,目前在全球經濟中,當屬佼佼者。與其它經濟體相較,筆者以爲美國做對了兩件事。首先是金融業出清。無論股價還是資本金,美國的金融業在雷曼事件後紛紛陷入困境,但是在超額流動性和嚴厲監管之下,美國的多數金融機構補充了資本金,重組了業務,降低了投資槓桿。金融乃經濟的血脈,金融穩定了,資金流通暢順了,經濟的元氣就有慢慢複蘇的機會。

其二是以減稅爲核心的供給側變革。與之前的財政刺激政策不同,特朗普的稅改意在降低企業營商成本,激活民間投資的熱情。危機後的複蘇前期,美國處在消費熱投資冷的狀態,企業部門熱衷於髮債回購股票,對實體投資興趣不大,因爲他們沒有感受到經濟已經展現出了可持續的改善。但是減稅之後,企業的投資熱情明顯高漲,這也進一步提高了勞工市場的熱度,工資增長加速,經濟增長前景強勁。

在結構性改革上,美國只是做了一點點,還有許多努力的空間,但是這已經足以引領世界潮流。與美國相比,歐洲的改革步伐邁得更慢。銀行在補充資本金上併不積極,只是將從ECB拆出來的超低成本資金用於購買國債、賺取利差。這樣賺錢是容易,但卻失去了改革的窗口期。南歐國家對加強財政紀律反應兩箇極端,西班牙、葡萄牙在改善財政赤字上有進步,義大利選出了極端民粹主義勢力組成的政府聯盟,公開拒絶布魯塞爾的預算准則,拖了整箇歐盟地區的後腿。至於法國、義大利爲首的社保改革裹足不前,工會勢力尾大不掉。

美國和歐洲在金融海嘯後的最大差彆,在於有無堅持市場出清(尤其是在金融業),讓市場價格在下行周期中放手一跌,讓企業和箇人在危機中倒閉、破産。美國先做出清,再用減稅補元氣,加上其自身的科技創新能力,民營經濟引領了複蘇的過程,而且步伐越邁越堅實。歐洲做到了價格調整,但是金融業改革姍姍來遲,拖累了整體經濟的有機複蘇,唯有依靠歐洲央行連綿不斷的寬鬆政策來制造人爲的增長。

中國經濟在金融海嘯後,出現了持續的增槓桿,而且不受監管的銀行表外信貸擴張大行其道。拉動經濟的主要動力來自公共財政和國企投資,部分項目投資效率低下,甚至無法回本。中國經濟也面臨著去槓桿的需要,也需要一箇市場出清過程。更重要的是中國經濟需要結構性改革,需要重新激起民營投資的積極性。

作者簡介:

陶冬 瑞信董事總經理、亞太區私人銀行高級顧問、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罎理事

(來源:微信公衆號“經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