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財經 » 正文

對話積木盒子創始人董駿:P2P暴雷本質是流動性危機

2018-08-10 15:02:00  來源:界面新聞 【返回列表】

2013 年,董駿創辦積 木盒子,創業一年後,就得到雷軍等大佬的支持,拿到順爲資本、小米、經緯的投資。也是在2013年,因爲餘額寶的上市,線上金融交易活躍起來,P2P在此背景之下成爲 很主流的商業模式。“2014年,我們融B輪時候,有十多家VC搶着入局。”

成立五年的積木盒子,經歷了“河北融投”,併先後完成品鈦集糰的分拆,成立積木拚圖集糰,以及對港股上市公司永駿國際控股的收購,完成線下和線上的雙重布局,同時, 將業務收窄到消費,夫妻老婆店、箇體工商戶等的小額貸款。

而今,隨著P2P暴雷潮的來襲,相比“河北融投”危機,積木拚圖集糰的抗風險能力也增強,作爲積木拚圖集糰的掌舵者,董駿認爲,P2P暴雷是一次流動性危機,併稱,P2P這箇市場是有傳染性的。如更清醒的看這件事,面對監管,可以讓這箇市場更穩健和安全。

談暴雷提問:最近網貸行業“暴雷潮”,你有怎樣的思考 ?

董駿:從比較密集的有平台違約、跑路,到整箇市場都受到一定的體系性影響,絶大部分平台看起來交易量都是下降的,比起一箇月前,整箇行業是相對比較低迷。但從監管,直接、間接髮的聲音,這樣的調整其實是有益的。

有人説這是信貸危機,但實際上是流動性危機。信貸危機一般是基於貸款的資産端髮生的危機。但最近更多在是投資端的波動,資産端相對穩定的。流動性危機,是技術性危機,只要行業所觸及的底層信貸資産比較穩定,反而可以去泡沫,調整風險結構,讓平台在運營的時候更加的注意長期管理流動性風險。對於任何公司來説都是是一箇挑戰,需要合理度過。

提問:中小企業的違約相對多一些,這跟整體經濟形勢有關系麽?

董駿:中國企業貸款大概有三箇用戶分層。第一種是小微企業,或是箇體工商戶,就是夫妻老婆店的形式,這箇客群是最底層;第二種客群是中小企業,貸款需求在幾百萬到小幾千萬的企業,也就是是傳統銀行説的SME;第三類大企業,包括上市公司,比較成熟的行業龍頭和國企。

出現行業性調整時,SME和大企業都會受比較大的影響。但大企業融資渠道相對比較豐富,更容易度過行業流動性調整;但SME中小企業的融資渠道比較有限,他在風險上也是比較敏感的群體。

積木盒子所管理的信貸資産,一類是箇人消費的,一類是夫妻老婆店的。這兩類貸款的質量在我們觀測中併沒在最近這一輪宏觀經濟變化中受到影響。

提問:目前,雖然到現在你們還健康,接下來你們有什麽打算?

董駿:行業髮生系統性風險的時,所有人都會受影響。在這箇過程中我們的交易量下降,收入會受到影響,品牌可能會受到質疑,糰隊有可能對於這箇行業的前景會感覺到沒有信心,這都需要我們很好的管理,渡過這箇階段。但這箇過程就是創業的過程。

我們最近在做全員客服,因爲突然出了行業危機,旣有的客服體系産能肯定是不夠的,所以所有的部門抽調人員,輪崗當客服,激增了公司凝聚力。

提問:最多的時候能接多少通客服電話?

董駿:這次危機前,我們電話和在線客訴大概400-500箇一天,最近基本上一天的客訴會在1500次左右。很多客戶就是想問問你還在不在,你在他們就安心了。

提問:最近小米也躺槍了,它給很多P2P平台做導流,而且都是小平台, 他們對接標准是什麽?

董駿:真不了解,看起來是純粹的流量生意。P2P這箇市場是有傳染性的。如更清醒的看這件事,可以讓這箇市場更穩健和安全,蔘與方不會簡單的因經濟利益去做判斷,特彆是大的第三方流量入口。因爲在金融服務里,只要你在這箇鍊條里,就要承擔風險,重的是財務風險,法律風險,輕的起碼是名譽風險。

談轉型提問:積木盒子一開始做了稍微大一點企業的信貸,現在來看,是不是會覺得幸好當時轉型了?

董駿:是。積木盒子剛上線時,跟傳統的金融機構和持牌機構合作,做一些剛才説的中間這一類中小企業的貸款。但SME的金額相對比較大,容易上量,風控也相對標准化。

但“河北融投”危機後,就把這類産品停掉了。這箇危機讓我們判斷了幾箇邏輯:第一,我們希望在做金融服務時,盡量降低“交易對手風險”,依賴於第三方做渠道和風控;第二,金額相對大的貸款人,理論上可承擔比較高的交易成本,是傳統金融機構的目標。如傳統金融機構不做,不是傳統金融機構的能力問題,而是借款人風險問題。

基於上面這箇判斷,大概2014年、2015年的時我們把這類資産清零,專注小額貸款。

提問:如何渡過“河北融投”危機的?

董駿:對我們來説,的確是生死攸關。雖然那時我們就有一定的資本運作,但抗風險實力併沒那麽強,要和河北融投這麽大的金融機構的系統性風險去做對抗和管理,挑戰非常大。不過,那箇過程對公司髮展起到非常關鍵的作用。

提問:積木盒子是怎麽選定現在這箇方向的,往箇人和小微去做?

董駿:我們看過車,看過房,市場對於這兩塊資産的服務是比較標准化,相對來説競爭比較強,利潤比較薄,可複制性比較高。所以這兩類資産壁壘不是那麽高,只要有錢,很多公司都可以進去做。

相反,現在我們主要的兩塊業務,一塊是消費,一塊是夫妻老婆店、箇體工商戶的貸款,可以做的深度和廣度非常大,每一箇環節都可以成爲壁壘。

提問:如果回頭看這五年,積木走過哪些重要的節點,這些節點你覺得這五年來做對的事情是什麽,哪些事情做錯了。

董駿:方向選對了是這五年中一件絶對正確的事情:整體做金融,特彆是做普惠金融。

但這些對的事都是錯誤累積出來的。積木盒子在做小微信貸,夫妻老婆店、消費信貸前,還做了“河北融投”、做了車的嚐試、房等嚐試。各種嚐試以後,我們才聚焦到了一箇可充分拓展的市場。

又比如,2016年積木集糰分拆成兩箇集糰,把科技板塊拆到品鈦,把交易板塊放到積木拚圖。其實這後面是因爲不夠聚焦,拿了各種各樣的牌照,希望迅速形成“金控集糰”,但很難有一種路徑能馬上把不同模式鏈接起來。無論是車貸用戶,房貸用戶,消費貸用戶,小微貸用戶,看似都是金融資産,但每一箇領域是天淵之彆,用戶群體、風控模式完全不同,你很難用一箇統一的平台把這些東西都服務的很好。

提問:未來有什麽布局上新的想法嗎?

董駿:戰略方向上沒有新的想法,會繼續在即有的普惠金融大方向,加強資産管理能力和交易撮合能力,特彆是積木時代做的小微經營類的、夫妻老婆店的資産管理能力,同時,加強積木盒子的撮合能力,幫助資金深度穿透到底層資産。

提問:接下來在積木時代門店的布點上有什麽更大的動作嗎?大概多長時間達到什麽樣的規模?有預期嗎?

董駿:目前是50家,專門做夫妻老婆店的市場,可以做到大概200家店。我們希望,未來一兩年內能做到200家店。

提問:會布局區塊鏈嗎?

董駿:沒有布局,但是也比較敏感,對這箇領域中的應用會保持比較重要的關注度,現在還沒有。

談上市提問:2013年創辦積木盒子的時,是看到什麽機會?

董駿:用技術和互聯網的運營能力去做金融服務肯定是有機會的,可以通過互聯網降低交易成本,提高交易效率。2013年時,餘額寶上市,讓線上金融交易活躍起來,P2P在這箇背景下是一箇很合理,也是很主流的商業模式,所以我們就進去,有了積木盒子。

提問:我們資本有經緯和小米,我們爲什麽最後選擇拿經緯和小米的錢,這里有什麽故事嗎?

董駿:2014年,經緯和小米跟進我們的B輪。當時,確實是整箇互金領域早期資本市場最爲活躍的階段,如果你的商業模式合理,糰隊品質比較高,在市場上很容易融資的。B輪融資完成後,小米原來CFO在接受採訪的時候也説我們和小米調性比較類似,他們糰隊跟我們糰隊基本上是70後。

提問:B輪除了經緯和小米,還有其他的資方跟我們接洽嗎?

董駿:有,我記得B輪是最最誇張的時候,2013年年末,我們做完A輪,A輪完了大概半年多後, 來來回回有十幾家投資機構找我們。

順爲資本本來A輪想投我們,但因接觸我們比較晚,順爲A輪沒有進來。到我們B輪的時候,順爲不但自己來了,還把小米帶進來了。當時,星期六的一箇下午,我去望京順爲的辦公室見了一下雷軍總,大概聊了兩箇多小時。第二天,時任小米CFO洪峰、金玲帶隊過來了,跟我們核心合夥人聊了一早晨,周一在北辰洲際酒店就決定他們來領投。這箇過程是一箇創業者能夠想象到融資最好的經歷。

提問:拿到小米的錢對我們有什麽樣的幫助,除了財務上。

董駿:他的品牌給了我們很多的背書。

提問:品牌背書之外呢?

董駿:跟小米的糰隊,因爲洪峰是我們的董事,我們每箇季度董事會都會見,也有很多溝通,後來我們再跟小米互動中,業務上也有合作。差不多從A輪融資一直融到C輪,後來拆分以後品鈦又再做獨立的融資,基本上前面投資人全部都是跟投的,就是一直都是跟下來的。

提問:成立積木盒子到現在已經五年了,有上市計劃麽?

董駿:資本的安排對於我們來説不是絶對必要的,但會保持高度關注。資本市場相應的資源支持,對於公司在關鍵點上布局和調整是很重要的。

2016年,我們將集糰拆分爲品鈦集糰和積木拚圖集糰。2017年年底,在股東幫助下,積木拚圖集糰收購了香港上市公司,相當於我們有一箇相對比較靈活上市資本的選擇。

因此,我們可以把自己業務能力直接放到上市公司里頭去。因爲香港不能夠借殼上市,我們旣有業務不能放進上市公司體系,但我們的核心業務,可以放在上市公司里,上市公司就是很自然的成長過程。香港上市公司上箇季度開始做普惠金融的業務,這箇是自然的增長。

提問:打算把哪塊業務拿到上市公司?

董駿:積木時代的業務。不是説我們旣有業務放進去,我們把新業務開始在上市公司里頭做,上市公司相當於是一箇全新業務。它相當於跟積木盒子、積木時代是一箇平行公司,

提問:積木盒子沒有?

董駿:沒有。

提問:積木時代新增長部分全部納進去了?

董駿:有可能。這樣自然的上市公司的培養,讓我們在最近這一兩年當中可以能夠有一箇很主動的態勢。因爲上市公司它的業務量不斷在增長,他的市值也可以在增長,我可以用上市做資本運作;我們母公司自己其實也還是可以能夠再獨立考慮上市。

提問:有沒有具體時間表?

董駿:先把上市公司能夠很好的做起來,這是已經在操作的,沒有明確的時間表,比如明年某箇時點必鬚要把整箇公司放進去,沒有的。業務核心是可以能夠良性的運轉是比較重要的。

提問:現在有沒有把積木盒子單獨上市的計劃?

董駿:暫時沒有。

提問:那就是前一種方案?

董駿:也很難説,現在其實上市挺快的,特彆香港改了新的規則以後,很多新經濟公司從啟動到上市也就半年的時間。

(來源: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