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財經 » 正文

亞太財經觀察 | 張敬偉:中美貿易爭端是摩擦不是戰爭

2018-07-11 16:24:07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中美貿易對決與其説是兩敗俱傷的戰爭,還不如説是各説各話的貿易摩擦。美國的危機感更強,希望通過貿易制裁讓中國屈從於美國壓力,將中國鎖定於低端産業鏈上;或者通過持續的貿易重壓、技術封鎖,將中國逼出美國主導的全球秩序。追求“美國優先”的特朗普政府,對於中美貿易對決的成敗得失應該做過精算和推演,因此不至於和中國決一死戰。

中美兩箇貿易強國的矛盾,經過3箇多月的拉鋸,終於進入實質性對決。

北京時間7月6日中午12點,美國對34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實施加徵關稅措施,稅率爲25%。這是美國對華500億美元、1102種商品進行關稅制裁的第一步計劃,16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隨後也在關稅制裁之列。按照特朗普總統的推文,如果中國報複,隨後還會有5000億美元關稅制裁的追加計劃。

讓特朗普“失望”的是,中國雖未開出“第一槍”,但也隨即宣布對美實施同等規模和額度的關稅報複措施。那麽,美國的下一步就是啟動對華5000億美元的追加關稅制裁了?

幾乎所有觀察家,均將中美之間的貿易對決視爲史上最大的貿易戰。有些中國專家認爲中國民族又到了“最危險的時刻”,社會各界出現了和美國決戰到底的悲壯色綵。美國這邊,則認爲中國和世界在貿易上都虧欠美國,要通過“美國優先”把美國失去的貿易利益“找補”回來。美國的“受害心理”,似乎在證明“美國優先”的公正和理性。

中美貿易對決與其説是兩敗俱傷的戰爭,還不如説是各説各話的貿易摩擦。美國的危機感更強,希望通過貿易制裁讓中國屈從於美國壓力,將中國鎖定於低端産業鏈上;或者通過持續的貿易重壓、技術封鎖,將中國逼出美國主導的全球秩序。

中美髮展模式不同,卻都是全球化的穫益者。而且,中美之間的貿易不平衡,恰恰是中美深度利益關系的體現。追求“美國優先”的特朗普政府,對於中美貿易對決的成敗得失應該做過精算和推演,因此不至於和中國決一死戰。

一方面,中美貿易摩擦雖然開始針鋒相對。但是之前中美也有過三輪磋商,而且也取得了一定共識。因此,在解決貿易分歧方面,中美有談判空間。另一方面,美國對中興通訊嚴厲制裁的同時網開一面,凸顯美國對華貿易制裁和技術封鎖,還是留下了一定的“後門”--只要中國妥協達到美國預期。

按照特朗普隨後的對華關稅制裁追加計劃,將對中國輸美5000億美元的商品繼續加徵進口關稅。2017年中國對美出口5050億美元左右,對華出口1300億美元。如果特朗普對華繼續追加關稅制裁措施,中美貿易爭端將會是全方位和全覆蓋的。這幾乎不可能,因爲美國剛剛對34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徵25%的關稅,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就髮布聲明,要求美國公衆可以提出申請,將進口中國商品可以排除在關稅加徵範圍之外。這也意味著,美國公布的340億美元對華關稅制裁清單,最終結果要小於這箇規模,而且也給中美企業提供了關稅豁免機會。

340億美元的關稅報複都要打摺,又如何對華追加5000億美元輸美商品的關稅報複? 所以,中美貿易摩擦是事實,而且是嚴重的貿易爭端。但是,中美未必開啟零和博弈的貿易戰模式。相比美國和歐盟、加拿大、日本、墨西哥等盟友貿易夥伴更“高效”的貿易對壘,中美340億美元規模的貿易摩擦雖然體量最大但美國還是相對謹慎--雖然特朗普對華髮出的貿易威脅調門很高。如果美國加徵進口汽車和零部件關稅,對歐盟、日本等經濟體的影響更大。

因此,美國對全球髮起的貿易摩擦相當矛盾。一方面,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和全球爲敵,是基於美國“受害心理”,因此被全球詬病的“美國優先”在白宮看來是遲來的貿易正義。另一方面,美國貿易摩擦的主要對手是中國,美國希望通過強大的壓力逼迫中國妥協,或通過貿易戰的手段讓歐盟、日本和加拿大等向美國輸誠形成共同對華的貿易陣線。然而事與願違,中國和其他貿易夥伴都未向美國低頭,單挑全球的壓力就傳導至美國。

因此,美國和中國和其他貿易夥伴的貿易戰打不下去,但是美國挑起的貿易摩擦還會硬撐下去,最起碼要捱到中期選舉--特朗普要靠和貿易夥伴的貿易摩擦贏得中低階層和傳統保守勢力的支持。中期選舉後,無論共和黨繼續控制國會還是特朗普提前跛腳,中美貿易摩擦或有緩和機會。三輪中美貿易磋商,已經預示中美存在談判公約數。只要美國要價合理,中國願意回到談判桌上來。反而是歐盟和加拿大等你有貿易夥伴,在特朗普的要挾下不會讓步。

*作者張敬偉系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本文刊於7月10日美國《僑報》。

(來源:人大重陽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