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財經 » 正文

雷軍敲鐘,“金山幫”的創業浮沉

2018-07-11 16:08:48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7月9日,9時,香港,港交所。

雷軍來了,人群一陣騷動。他走向台前,站在那口“鐘”面前,有一些激動的説道:

“從誕生的第一天起,小米每一寸血管里都流淌着創新的血液。但真正的創新從來不是輕輕鬆鬆得來的。沒有不需要巨大付出的創新,也沒有不經歷無數挫摺的創新,更沒有不承受誤解甚至非議的創新。越理解這一天,就有越多的感恩。”

朋友們髮自內心的給他鼓掌。劉芹來了,蔡文勝來了,傅盛來了,王峰來了……很多朋友都來了,這里面有一大部分人是雷軍在金山軟件的老同事,他們出來創業後,就自稱爲“舊金山”人。

11年前,金山軟件上市,他們很多人曾見證了雷軍第一次在香港敲鐘,從2007年12月20日,雷軍辭去金山CEO的職位至今,這些“舊金山”人自己也已經數次站在港交所、A股、納斯達克等交易大廳里看著昔日的同事“敲鐘”。

不完全統計,“舊金山”人里,成功IPO的就有王峰的藍港、馮鑫的暴風、陳睿的B站,而傅盛也執掌了更名獵豹之前的金山網絡。

“雷總,從用友出來不少創業公司,有箇’用友系’,如果金山也出來很多人創建公司,來箇’金山系’,你也成中關村教父了。”2003年,同在金山的尚進對雷軍説道。當時壓力在身的雷軍併不願接這話茬,他説:“我不想這箇,金山要自己做大。”

如今,這箇玩笑早已經變成了現實,“金山幫”成爲中國互聯網不可忽視的一股力量。

各奔前程

作爲小米的早期投資人之一,IDG一家就投資了藍港互動、平安好醫生,暴風集糰,B站,小源科技,Live.me,豌豆公主,Soulsense、金山雲等“舊金山”企業。

2007年元旦,在波士頓,IDG合夥人周全請正在美國散心的王峰喫了頓飯。在十年前創業家的《舊金山蝶變》一文中寫到,一箇月前,他們剛籤了投資框架協議,王峰還沒有真正下定決心獨立創業。

“你在金山打工十年,已經夠了,是時候自己去開創一番事業了!”周全對王峰説。

早在2006年底,還是金山高級副總裁的王峰就髮現,身邊的人幾乎快走光了。事實上從2005年前後,原金山高管便紛紛離職創業,他們被外界稱之爲“舊金山(人)”。

在金山軟件這家當時中國最著名的軟件公司,王峰從一箇普通的市場專員一直做到高級副總裁,這也是他的天花板,因爲他面前橫亙着過不去的兩座山,他的老板:求伯君和雷軍。也有國際網遊公司邀請他去做中國區負責人,開出了大概400萬的年薪。但他覺得,繼續給彆人打工的話,不過是另一箇金山罷了。

王峰給尚進打電話説:“哥們,我想明白了!”

尚進是王峰金山的同事,職位比他低,但離開金山更早,也正在考慮創業。聽到王峰決定創業,尚進也很激動,“對,不多想了,我們都自己創業吧!”

2003年金山轉型網遊後,尚進層作爲技術總監,組建了北京烈火工作室,做了《封神榜》。2005年年初上線公測時,在線人數達18萬人,在當時市場上排名前五。據説就連史玉柱也常去玩。做完這款産品,尚進就離開了金山。在金山已經6年了,公司還遲遲不能上市,他心里也就有了其他的想法。

關於創業的方向,王峰隱約感覺有兩箇:一箇是工具軟件,一箇是遊戲。他找馮鑫討論。馮鑫認爲,王峰本質上沒那麽愛遊戲,應該去做軟件。但王峰還是選擇了遊戲,2007年3月創建藍港在線。

尚進也把決定創業的消息告訴了馮鑫。

此前,馮鑫一直勸尚進要想清楚:雖然之前的遊戲很成功,但這不是你的成功,是因爲你背後有大公司,但自己創業就完全是另一回事兒。不過,聽説尚進下了決心後,馮鑫就鼓勵他,“干吧,兄弟,其實創業這事跟過山車似的,有驚無險。現在網遊這麽火,我就不信你做不成。”

2007年7月,尚進創建麒麟網,也是遊戲方向。2007年之前,中國的互聯網商業模式,只有遊戲是清晰的。創業者看到了遊戲賺錢的能力,而且騰訊也還沒有成爲巨頭,於是紛紛湧進遊戲領域。2007年一年,僅“舊金山”就創建了至少4家遊戲公司:劉陽的51wan網,張福茂的遊戲谷,王峰的藍港互動,以及尚進的麒麟網。

馮鑫離職的更早一些。2005年,馮鑫離開了金山出來創業,一開始就想做軟件。他先找到雷軍,讓雷軍把殺毒軟件給他做,做一箇軟件帝國。雷軍回答説,我們要做遊戲。馮鑫又找周鴻禕,説要做軟件。周鴻禕説要做動態搜索干百度。後來,馮鑫覺得自己有時候,説話做事情太傻。

馮鑫幾乎把當時所有的軟件英雄都找了一遍,包括聯衆世界的創始人簡晶、鮑嶽橋,華軍軟件園的老板華軍,但他們都無心戀戰。馮鑫自己算了一下,找人投資要200萬元才能開始干,自己20萬元其實也能開始干。2005年,馮鑫成立了兩家公司,一箇是做播放器的酷熱影音,一箇是做插件的公司。

到了2007年,馮鑫收購了暴風影音,併將暴風打造成爲國內最大的視頻播放客戶端。

王峰、馮鑫、尚進是當時“舊金山”的代表。他們大多是在2000年之前、金山只有數十人的時候就已經加入,經歷過1998年至2003年在翠宮飯店7層辦公的“舊金山翠宮同學會”時代,又在2003年之後他們陸續離開。他們選擇的方向大都與金山的業務相關,包括網絡遊戲、互聯網、軟件。

尚進當時也很有信心:“再過一兩年可以按照市值算一算,我們這幫人創的企業未必比金山小。”

再立山頭

2006年6月,馮鑫給方唯打電話:“你知道我正在做播放器,這是瀏覽器和即時通訊之後最大的平台軟件,你現在也沒什麽事,和我一起干吧!”

方唯剛剛結束了2年的碟中碟軟件公司總經理職務。他與馮鑫是老搭檔了。1999年3月,馮鑫剛去金山上班,方唯站在會議室的門口和他握手,説:“歡迎加入金山!”馮鑫還以爲他是領導,後來才知道,他只比自己早到一天。

2007年11月,馮鑫又找了另一位“舊金山”孔毅加盟。孔毅此時已經是“舊金山”里的明星。

1998年孔毅加入金山,2003年離開,之後在北京朝陽區十里堡租了一間民房,操盤運營幻劍書盟網站,併將這箇Alexa排名七八千名的小書站做到500名左右。2006年3月,幻劍書盟被TOM在線以2500萬元收購。據説孔毅常常這樣邀請老同事們來蔘觀自己的辦公室:“來蔘觀一下我成爲千萬富翁前創業的地方吧!”

早期的“舊金山”幾乎都被孔毅邀請蔘觀過幻劍書盟的辦公室。2007年創建51wan網頁遊戲的金山前市場總監劉陽還記得那里的情景:一間屋子里幾張桌子拚在一起,幾箇人在干活,很艱苦,但精神狀態很好。

一度,“舊金山”幾乎佔了暴風核心糰隊的大半,包括金山前技術總監林劍鋒、金山前財務總監麴靜淵,還有韋嬋媛。

從金山出來的創業者,創業後找“舊金山加盟”幾乎成了遊戲規則。

2007年2月,王峰從美國回來,開始尋找合作夥伴。他很有信心,覺得自己能一呼百應。王峰給時任金山網遊的運營部副總經理廖明香髮了一箇簡訊,問她有沒有興趣一起創業。

廖明香已經在金山干了8年,一直是王峰的左膀右臂。此時她在金山正處於髮展瓶頸期,因此,面對創業的誘惑,即使雷軍、求伯君甚至張旋龍都曾出面輓留,她還是毫不猶豫的加盟,併很快成了藍港在線的聯合創始人。

尚進在創業近一年後,也邀請了另一位“舊金山”邢山虎加入。

邢山虎1998年加入金山,曾是WPS的項目經理,之後離開金山和其他幾位夥伴創建了歡樂時代,運營網遊《天驕》。但因爲和制作方的合作不太愉快,歡樂時代無疾而終。2006年後,他以筆名“説不得大師”寫了260萬字的暢銷奇幻小説《傭兵天下》。

這批“舊金山”人互相幫忙,形成了一箇圈子,共享投資人的信息,也共享資本。比如,邢山虎將《傭兵天下》的網絡遊戲和網頁遊戲的改編權分彆免費給了王峰的藍港在線,以及劉陽的51wan,暴風影音則常常是這些網遊公司的推廣渠道之一。在投資上,一些機構也對“舊金山”偏愛有加,比如IDG,先後投資了馮鑫、王峰、段雨洛等,也是小米的A輪投資者。

順勢而爲

2007年12月20日,“舊金山”人創業到了最熱火朝天的時候,雷軍宣布辭去CEO、總裁的職位,只保留副董事長和執行董事之職。某種意義上來説,他從此也加入了“舊金山”的行列。

“如果,有一天,你的生命里沒有了金山,還有什麽可以讓你感到快樂的事情?”離職的前兩箇月,雷軍受邀蔘加《波士堂》。面對主持人最後拋出的這箇問題,雷軍沒有直接回答。他説,自己堅信自己被邀請,是因爲金山,因爲自己是金山的總裁,而不是因爲自己本身。“我希望下次有機會坐在這里,是因爲我是雷軍。”

在很多人的眼里,此時的雷軍是鬱鬱寡歡、不得志的失落者。雷軍自己也説,那半年,沒有一家媒體想要採訪他,也沒有一箇行業會議邀請他蔘加。“我有的是時間,但沒人記得我。我似乎被整箇世界遺忘了。”冷酷而現實,人情冷暖忽然間也明澈如鏡。

雷軍變得一無所有,但有錢。外界估計,僅2004年賣掉卓越網,就讓他穫利上億元。也是那一年,雷軍投出了他的第一箇天使項目,孫陶然的拉卡拉。

離開金山的雷軍,選擇做了一箇投資人,他投了李學淩的YY,投了俞永福加入的UC,還成立了順爲基金。他心里憋着一股勁,想證明自己,即使沒有金山,他在彆的領域也可以做得很好,比如投資。

在金山後期,雷軍越干越累,什麽時候上市就好像壓在他身上的一筆債。IPO那天,他讀了一封金山員工的信:加入公司8年了,第一年就在傳上市,每年都傳,傳得連自己爸爸都不信公司真的要上市了。

光准備上市,金山軟件准備了8年,而騰訊、百度做到IPO都只用了6年,這讓雷軍焦慮,甚至有點兒妒忌。

“我是以勤學苦干出了名的。行業里對我的最多美譽就是’IT勞模’。”雷軍説,在金山,他覺得自己很強大,像坦克車一樣,逢山開路,過河架橋,披荊斬棘。但一路殺伐,卻遍體鱗傷,累得要死。忍不住要想,彆人成功咋就那麽容易?

從金山離職後的近3年,雷軍幾乎天天都在反思。2010年中,他在微博上分享了自己的體會:

“過去金山的事,鮮有我沒有摻和的,二十二𡻕的金山沒有大成,有我一份不可推卸的責任。一日夢醒才明白:要想大成,光靠勤奮和努力是遠遠不夠的。”

他得出五點體會:人欲即天理,更現實的人生觀;順勢而爲,不要做逆天的事情;顛覆創新,用真正的互聯網精神重新思考;廣結善緣,中國是人情社會;專注,少就是多。

雷軍説三年的反思讓自己受益良多,“雖然晚了,但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

馬雲做阿里,好像很快就做成了最大的電商平台。陳天橋搞遊戲,也搞成過中國的首富。但金山軟件,干了二十多年,期間有那麽多歷史性的機遇,卻沒有在對的時間做成對的事情。雷軍覺得,關鍵是,要多一點點運氣。

所謂運氣,就是在對的時候做對的事情,要順勢而爲。“金山就像是在鹽鹼地里種草。爲什麽不在台風口放風箏呢?站在台風口,豬都能飛上天。”

他提出了風口論,認爲創業要跟隨互聯網大勢。“創業要大成,一定要找到能讓豬飛上天的台風口。”

2010年4月6日,在北京四環的銀谷大廈里,雷軍和幾箇夥伴一起喝了碗小米粥,他心里揣了一箇大抱負:辦一箇ten billions company,就是100億美金的公司。

小米第一款手機上市的前昔,媒體人張鵬問雷軍:爲什麽做手機?雷軍説,想找一件自己喜歡干、能干、也覺得比較大的事情來做。手機就是這箇事情。

到了8月16日髮布會的當天,現場播了一箇短片,李學淩、傅盛、畢勝等一幫中國互聯網的風雲人物一起摔掉了手里的蘋果手機,高呼:“我們要小米!”

8年後,雷軍實現了當時的夢想。

好日子

陳睿曾是金山軟件最年輕的事業部總經理,也是獵豹移動的聯合創始人。在朋友推薦下,他登陸了下B站,從此一髮不可收。退出獵豹之前,他和朋友喝茶,説要去做動漫。對方的看他的表情就好像他出櫃了:我認識你多年了都不知道你喜歡動漫。

2011年年,陳睿聯系上了B站的創始人徐逸。當時徐逸才22𡻕,正帶著其他三箇小夥伴擠在杭州一間租來的民房,運營着B站。這群年輕人甚至都沒有注冊自己的公司,網站收入主要來自搜索引擎的廣告,一箇月也就幾萬塊錢,而每箇月網站的維護成本超過10萬塊。

到了2013年,B站活躍人數已經幾千萬了,陳睿在百度指數查髮現B站是零,也就是説沒有一家媒體報道。到了2014年,他忽然髮現有一些媒體開始集中報道B站了,原來是一些自己的老朋友進入了各大媒體,向他們的上司極力地推薦了B站。

“舊金山”們已經創業7、8年,開始迎來了收穫的輝煌時刻。

合併了金山網絡的獵豹最先開市,2014年5月8日,在紐交所成功IPO。王峰的藍港則緊隨其後。

2012年後,藍港一年連續做了三款遊戲,每箇月收入都是4000萬元的流水。而且,所有的渠道都排着隊上門請求王峰給他們分髮權。

王峰覺得,自己運氣好,移動遊戲時代到了,好日子也到了。

2014年12月,藍港在香港上市,加上Pre-IPO,總共募了兩億美元。去香港一路上,王峰就不停的問廖明香:現在覺得我們做到了(IPO)吧,我們做到了沒有?他覺得自己可以大干一場了。

此時的小米,憑藉着互聯網改造手機産業的獨特模式,正在快速奔跑。2014年1月,尚進離開了自己創辦的麒麟網,出任小米遊戲公司的總經理,如今是小米的副總裁。

公司成立2周年時,小米手機已經闖進百度手機品牌排行榜前列,米聊也超過了1300萬用戶。2013年8月,雷軍找了包括馮鑫在內的5箇“舊金山”人喫飯,他提到,小米要完成一次融資了,估值100億美元。

這幾箇曾跟著雷軍一起摸爬滾打的兄弟,當時就震驚了:整箇中國過百億美元市值(估值)的互聯網公司兩箇手都數得過來,小米三年時間居然就做到了100億美元。

馮鑫也睡不著了,又去找雷軍喫飯。問他,你看我到底哪有問題?爲什麽我們做半天才做成這樣,小米就100億美金了。

雷軍説了三箇點:你找的方向不夠大,你得找箇人幫你,你對錢認識不深刻。很快,這三箇建議又被很多創業者奉爲創業寶典。

馮鑫正處在人生的一箇轉摺點上。2012年第一季度,暴風遞交了A股上市申請,隨之而來的是A股長達兩年多的IPO暫停。那是中國證監會有史以來IPO申請暫停最長的一段時間,暴風是從頭趕到尾。

“整整停了兩三年,我們不能做任何資本動作,還要保證財務報表,這使我們的投入各方面都束手束腳的。”馮鑫也想過要不要改VIE或者去香港,但無論調到哪箇市場,都需要至少一年時間。差不多快等到兩年的時候,他心里就髮毛了。有一次跟孫陶然聊起來,孫陶然説:“你就一條道跑到黑,你管他呢,彆跑來跑去的。”馮鑫想想,覺得對,堅持了下來。

到了2015年初,停閘兩年多的A股開閘了,3月24日,暴風上市,隨後迎來40多箇漲停。

當時的馮鑫也帶了一些驕傲,“自己感覺就是好日子來了。很多想法沒動呢,現在條件具備了,就全部規劃了一下。”

受雷軍順勢而爲的理念的影響,股價的連續漲停,馮鑫心態難免就有點兒膨脹。他覺得自己能夠借力打力,很厲害,經常把“大勢”掛在嘴上。併順勢給暴風設想了一箇複雜的戰略:N421,4是四塊屏幕,電腦一塊、手機一塊、VR一塊、客廳一塊。N是多種變現方式,比如電商、金融、廣告。核心是用數據來做演算法,主攻兩箇內容,一箇是央視內容,一箇是體育內容。

“小米的火爆對我的啟示還是很大的。”小米用了3年時間,估值突破了500億美元。在互聯網的歷史上,馮鑫都不記得還有誰以這麽快的速度成長過,BAT好像都是慢慢成長的。而且,雷軍是自己曾經熟悉的一箇人,一箇熟悉的人突然做了一件前所未有的事,“就引起我非常大的思考,最大的思考就是一定要選對的方向,絶不能選錯誤的方向”。

壞日子

藍港上市後,王峰一心想大干一場。但移動遊戲市場已經變得成熟而擁擠,在騰訊、網易面前,2億美元根本不算什麽。數據顯示,到了2017年,騰訊網易拿到了遊戲市場的七、八成份額,就連曾經的巨頭盛大,也被擠到了邊緣。

而隨著資本市場的冷淡,A股的走低,曾經以爲自己以後不缺錢了的馮鑫也髮現,暴風又資金緊張了。

從2015年末開始,“舊金山”們迎來了新的“艱難時刻”,而小米也沒有幸免。

2015年1月,雷軍在自己的微信公號上再次分享了一箇好消息:2014年手機銷量6112萬台,較2013年增長227%,含稅銷售額743億元。“在智能手機行業里,我們已經成功登頂中國市場份額第一。”他提出小米手機目標髮貨量是8000萬台到1億台。

從這篇公號文章的名字里,人們就能讀到雷軍藏不住的驕傲:《去彆人連夢想都未曾抵達的地方》。

但到了2015年底,數字變得很難看:小米的銷量只有7000萬台,未達到預期目標。而到了2016年,全球出貨量跌出了前五。負面報道很多,甚至還有評論説,“世界沒有任何一家手機公司銷售下滑後能夠成功逆轉的,小米前途堪憂。”

一年多里,那箇曾經豪氣慢慢的“雷軍”公號只更新了寥寥數次,《我要用創新推動變革》,《我在乎的不是第一,是大家的愛》,《我在乎的是小米持續進步》,《2016年開心就好》,《相信和堅持夢想的力量》。

後來,雷軍説,這期間一直在“補課”。

補課,包括組織結構對標,尊重行業規律,向同行學習。在手機部、供應鏈、小米網銷售糰隊分彆組建專門的蔘謀規劃協調部門,一年里從0開始建立起超過100人的協同糰隊。到2017年Q2,小米手機出貨2316萬台,環比增長70%,重返世界前五。雷軍激動地表示:“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家手機公司在銷量下滑後能夠成功逆轉的,除了小米,只有小米能夠創造這樣的奇跡”。

後來,他們總結小米到底遇到什麽困難?找出了三箇:小米的第一箇困難,是線上市場遭遇惡性競爭。第二箇困難,專注線上,但錯過了縣鄉市場的線下換機潮。電商其實只佔商品零售總額的10%,到今天爲止90%的人買東西還是在線下買,所以小米最痛苦的是如何高效率做線下。第三箇困難,高速成長帶來的管理挑戰。

雷軍覺得,搞清楚遇到的問題。遇到問題的時候,很多人都希望用奇招來逆轉,其實這是錯的。遇到困難一定是某箇基本功出了問題,因此,守正比出奇更重要。只有守正了,立住之後再想奇招怎麽勝出。

2018年3月27日,小米全面屏手機Mix2s髮布會上,雷軍再次表示:2017,是小米逆勢成長的一年,成功扭轉了過去幾年的頽勢,重回舞台中央。

早在2009年2月,雷軍寫了一篇著名博客《互聯網創業的葵花寶典》,口訣就是“專注、極致、快和口碑”。後來,他重新改寫成《用互聯網思想武裝自己》又髮了一遍,提出創業七字訣:專注、極致、口碑、快,又在後面加了一箇態度誠意,就是性價比。現在,雷軍説的更多的是“厚道”。他説,厚道的人,運氣不會太差。

新徵程

2018年,“舊金山”再次迎來IPO的高光時刻。

原金山毒霸事業部副總陳睿加盟的嗶哩嗶哩(簡稱B站),於3月28日登陸納斯達克。

B站從2017年9月啟動上市,路演第一階段,資本市場非常好,投資機構都想進來拿點額度,甚至到了路演午餐會連站票都難求。但從3月下旬開始,受突中美貿易戰影響,美國三大股指大幅跳水,預想之中,B站開盤破髮,9.8美元。今天,B站股價已經漲13美元,市值約37億美元。

2018年5月4日,原金山軟件CTO創立的平安好醫生,登陸港交所,開盤價報57.30港幣,較髮行價上漲4.6%。但目前,平安好醫生的股價已經回落至45港幣,市值約481億港幣。

而此次小米IPO,無疑是一箇新的歷史時刻。王峰在朋友圈里説:這一支小米加步槍走出來的超級戰隊,創造了中國企業史上的奇跡。

金山上市的那天,雷軍曾説,“自己的心情非常的平靜”。因爲,終於可以不再回答金山什麽時候上市這箇爛問題了。他像卸下了一箇背負已久的債務。

今天,雷軍説:“此時此刻,此情此景,心情無比激動!”小米上市首日收盤時公司市值約3750億港元,摺合478億美元。

“最好的感恩方式就是繼續努力,努力做好産品。”雷軍説,這對小米而言,是箇全新的開始。他在此前的公開信中提到:相信小米的創業故事將啟髮和激勵更多創業者,“如果100年後人們評價小米,我希望他們認爲小米最大的價值併不是賣出了多少設備,賺回了多少利潤。而是我們……證明了靠鋭意創新的勇氣、持之以恆的勤奮、踏踏實實的厚道就能夠成功。”

陳睿此前也在公司內部郵件中説,上市對一家公司來説併非結果,而是新的起點——它意味著B站將向更長遠目標邁進。”陳睿説,希望十年之後,所有的人都會記得有一家偉大的公司叫bilibili,沒有人會管第一天的股價是什麽。

從歷史上看,股價短期內的漲或者跌都代表不了什麽。

暴風曾經連續漲停,如今遭遇困境,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當當網開盤價較髮行價大漲86.94%,讓李國慶一直耿耿於懷,認爲被投行“坑了”,如果價格定高,當當不至於後來賣身。騰訊上市後有段時間股價跌到3港元,但如今騰訊股價已在拆股(1拆5)之後達到400港元左右,市值約5000億美元。網易股價最低的時候,整整5箇月都是0.64美元,但如今股價261美元,市值343億美元。已經沒有多少人記得他們上市時髮行價是多少了。

最關鍵的,還是找到一箇可以做大、能夠做大的賽道,持久的做下去。

其他“舊金山”們也在變換賽道了。

春節後,王峰把藍港CEO的職位轉給了自己的老搭檔廖明香,自己選擇再次創業成立了火星財經,all in進了區塊鏈。“我把自己干掉了。”他説。回過頭來看藍港爆髮的2012年,公司已經堅持了7、8年,一直在啃這碗骨頭,原來難啃是市場擁擠,現在市場一起來,技術能力在,設計、美術能力在,自然就成了。

馮鑫也把辦公室從13層搬到了6層,面積小了一半,辦公桌也小了一半,但卻緊挨著暴風TV的産品會議室。“稍微有一點兒後悔的,就是從2015年的3、4月份一直到去年底,沒有集中精力做産品,這肯定是錯的。”他説,以後自己不會再脫離産品。他計算着,今年暴風TV至少能賣出200萬台,到2019年,就能進入盈利狀態。

2018年1月,馮鑫提出ALL For TV。在他看來,暴風的這次轉型,就像是之前雷軍從金山到小米的改變,從互聯網穫取用戶的方式變成了由硬體穫取互聯網的方式。

從暴漲到股價下跌,馮鑫已經完整的感受了一箇資本周期。暴風的本質沒有變過,只是資本市場一直在大起大落。回過頭來想,“妖股”的輝煌,不是暴風本身的輝煌,它只是中國股市上一箇短暫的現象和插麴。馮鑫對“自強則萬強”也有了新的理解:即使沒有人幫你,也能保持增長,沒有商榷的餘地。

經歷多了,就看得開了。今天如日中天,明年、後年又不知道會怎麽樣?今天在艱難求生,明年、後年也可能一樣是輝煌時刻。

回到金山上市的那一年。王峰單飛後首次跟雷軍見面。他對雷軍感慨,人生有幾箇十年?在自己青年時代最壯麗的時候,一起攜手合作,怎會忘卻?很多人正是在加入金山後,才接觸了互聯網,視野變寬了,才有了創業的想法。雷軍也曾對創業後的馮鑫這樣説道“到了金山你才開始有夢”。

如今,隨著小米完成IPO,或許又有一批年輕人在財富自由後會選擇離開公司,去追逐自己的夢想,就像當年的雷軍和“舊金山”們。一箇新的時代又要開始了。

(來源:商業與生活)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