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財經 » 正文

鴻茅藥酒的前世今生

2018-04-17 15:47: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4月16日晚,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對於風口浪尖上的鴻茅藥酒終於表態。

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及其有關規定,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對鴻茅藥酒屬地管理機構——內矇古自治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做出三點要求:

責成企業對近五年來各地監管部門處罰其虛假廣告的原因及問題對社會作出解釋;對社會關注的藥品安全性和有效性情況作出解釋;加強不良反應監測,滙總近五年來不良反應髮生情況,及時向社會公開,同時向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提交報告。

嚴格按照説明書(功能主治)中規定的文字表述審批藥品廣告,不得超出説明書(功能主治)的文字內容,不得誤導消費者。

內矇古自治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要持續加大對該企業日常檢查和飛行檢查力度,督促企業落實藥品安全主體責任。如髮現違反藥品相關法律法規的問題,將依法嚴肅處理,直至弔銷藥品批准文號。

就在4箇月前,2017年12月19日,廣州醫生譚秦東一篇《中國神酒“鴻毛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文章在微信群、朋友圈和網站上累積點擊量約4000,卻造成了鴻茅藥酒聲稱的“利潤損失約142萬元”。鴻茅藥酒所在地區公安機關——涼城縣警方跨越2300多公里,從廣州市將譚秦東帶回了涼城縣公安局。

一次跨省追捕,鴻茅藥酒登上了“頭條”。

藥方成疑

“毒藥”的描述或許對鴻茅藥酒有所誇大,但是這款包含67味中藥、擁有非處方藥資格、功效橫跨“祛風除濕、補氣通絡、舒筋活血、健脾溫腎,用於風寒濕痹、筋骨疼痛、脾胃虛寒、腎虧腰痠及婦女氣虛血虧”的藥酒,卻暴露出了越來越多的疑點。

微博名“燒傷超人阿寶”的北京大學醫學部博士寧方剛,就公開質疑鴻茅藥酒非處方藥的資格,提出鴻茅藥酒配方中含有多種有毒有害成分,且配方違背中醫“十八反”(半夏和附子配伍)、不良反應不明確、療效尚不明確、不符合非處方藥物“療效確切”原則、臨床數據的極度貧乏、配方來路不明等原因,併申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對該藥非處方藥資格重新進行審查。

移動醫患交流平台春雨醫生則在微信公號上髮布多篇文章,對鴻茅藥酒從廣告宣傳、功效到原材料都提出質疑,例如指出鴻茅藥酒中使用“人工麝香”卻在宣傳中出現“麝香”、“天然藥材”等字眼,存在誤導消費者嫌疑,以及配方中的“豹骨”存在違法使用瀕危動物藥材、缺乏使用專用標識等問題。

寧方剛對非處方藥特點以下描述:1、一般都經過較長時間的全面考察;2、藥效一般都比較確定;3、按照藥品使用説明要求使用相對安全;4、毒副作用小,不良反應髮生率低;5、使用方便,易於儲存等。

但是,2004 年至 2017 年底,國家藥品不良反應監測系統中,共檢索到鴻茅藥酒不良反應報告 137 例,不良反應主要表現爲頭暈、瘙癢、皮疹、嘔吐、腹痛等。

鴻茅藥酒生産線

鴻茅藥酒生産線

鴻茅藥酒是藥

一箇配方包含有毒成分、不良反應持續存在的藥品,何以成爲了非處方藥?

鴻茅藥酒的“前半生”,充滿了勵志甚至傳説的意味。據查詢到的《涼城縣志》記載,涼城縣鴻茅酒廠,原址在涼城縣廠漢營鄉西街。前身爲王吉天(一説王天吉)開辦的隆盛榮釀酒業,創辦於乾隆四年(1739年)……內含69味中藥材。該酒有祛風保溫、補氣通絡、舒筋活血、健脾溫腎之功效。”

綜合各方説法,王吉天在大規模人口遷徙的“走西口”中,從山西口經商途中路經察哈爾營(今涼城縣廠漢營鄉),被這里好山好水和遍地藥材吸引,舉家搬遷於此,併開設隆盛榮作坊;一説鴻茅酒在他路過此地之前已經存在,王吉天只是收購酒廠,後來將其髮展成遠近馳名的藥酒。

鴻茅藥酒官網介紹

鴻茅藥酒官網介紹

鴻茅藥酒的宣傳材料還稱(《涼城縣志》中併無記載):公元1830年(清道光十年)鴻茅藥酒被欽定爲宮廷禦用貢酒。抗日戰爭爆髮後,鴻茅藥酒的秘方曾經遺失,後來在1956年,這箇手抄秘方終於在涼城縣政府清繳的王家賬簿內被髮現,迅即被收歸公有。

可考的是,1958年鴻茅藥酒由縣聯合廠上馬生産,擴建鴻茅酒車間,年産酒量約5噸左右。1962年正式成立縣鴻茅酒廠,屬地方國營企業,業務歸工業科領導。

同時可以肯定的是,鴻茅藥酒是藥,不是保健品。1992年,這種按照“涼城縣政府清繳的王家賬簿內”一張秘方生産的鴻茅藥酒,被國家藥品食品監督管理局批准爲國藥准字號OTC藥品。1980年代是中國新藥審批制度走向完善的開始,國家先後出台了《藥品管理法》、《新藥審批辦法》等一系列文件,不過當時併沒有統一的新藥審批技術標准和要求。

2003 年 11 月 25 日,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印髮《關於公布第六批非處方藥藥品目録的通知》(國食藥監安〔2003〕323號),公布鴻茅藥酒爲甲類非處方藥。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新聞髮言人在16日對該問題進行了解釋:我國於 1999 年髮布《處方藥與非處方藥分類管理辦法》,併按照該辦法開展非處方藥的目録遴選與轉換。2004 年以前公布的非處方藥,是由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組織專家分批從已上市的標准中遴選産生;2004 年之後公布的非處方藥,是按照《關於開展處方藥與非處方藥轉換評價工作的通知》,由企業對已上市品種提出轉換申請,經對企業申報資料進行評價後確定轉換爲非處方藥。

該髮言人同時也表示,非處方藥本身也是藥品,因而具有藥品的屬性,風險與穫益併存,有些非處方藥在少數人身上也可能引起嚴重的不良反應。所以,非處方藥也要嚴格按照藥品説明書的規定使用,不能隨便增加劑量或用藥次數,不能擅自延長用藥療程,更不能擅自改變用藥方法或用藥途徑。如在用藥過程中出現不良反應,應及時停藥,嚴重者應及時去醫院就診。

但是,從鴻茅藥酒的各種宣傳廣告里,觀衆和消費者卻無從知道這款酒可能存在的不良反應,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鴻茅藥酒是一種藥物。

2630次的廣告違法

偏偏鴻茅藥酒還特彆捨得做廣告。尼爾森網聯AIS全媒體廣告監測顯示,2017年1月至11月,內矇古鴻茅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替代寶潔有限公司位列投放廣告企業第一,投放總額同比增長55.9%,寶潔有限公司以同比下降24.2%的成績位列第二,可口可樂排名第三。

而根據央視市場研究媒介智訊(CTR MI)的數據,2016 年,鴻茅品牌(包括酒精飲品、活動、商業及服務性行業等)在電視廣告中的投放額達到了150 億元。

在喜慶的紅色包裝、“十全大補”基調的廣告反覆頌唱下,不少人將鴻茅藥酒和保健品畵了等號。再看看鴻茅藥酒電視廣告中出現的明星代言人,全是陳寶國、張鐵林和雷恪生等爸媽的偶像,粉絲經濟也存在於中老年觀衆群體中,當喝鴻茅藥酒成了他們的愛好,送鴻茅藥酒成了子女們的“孝道”之後,鴻茅藥酒的生意就節節攀升了。

後來,影視劇中的植入廣告開始流行。鴻茅藥酒像國産乳制品牌嵌入好萊塢大片一樣,把酒瓶放進了地方衛視的熱播影視劇中,端上了張國立主演的《老爸當家》劇中的餐桌。誰會懷疑一箇出現在餐桌上的、男女老少都能喝一盃的酒,有可能是能讓人産生不良反應的藥呢?

普通觀衆可能對藥品在廣告中的呈現方式不甚明了,但是各地的食品藥品監察部門卻清楚。

據《健康時報》2017年報道,鴻茅藥酒廣告曾被江蘇、遼寧、山西、湖北等25箇省市級食藥監部門通報違法,違法次數達2630次,被暫停銷售數十次。

鴻茅藥酒被通報、被暫停銷售的理由大致相同:“以專家和患者名義爲産品做功效宣傳”、“髮布未經審批的內容”, “含有不科學的表示功效的斷言”、“擅自篡改審批內容”等,總的來説,就是對産品功效描述不實、不科學。

2011年6月,國家工商總局對全國範圍的嚴重違法廣告進行通報,第一箇點名曝光的即爲鴻茅藥酒,稱“鴻茅藥酒藥品廣告嚴重違反廣告法律法規規定”。

2015年9月1日,被稱爲“史上最嚴”新《廣告法》正式實施,其中第十六條明確規定,醫療、藥品、醫療器械廣告不得利用廣告代言人作推薦證明。而鴻茅藥酒廣告,因在新法實施後仍使用陳寶國等明星代言,被上海市工商局查處,成爲上海市工商部門對涉嫌違反新《廣告法》行爲查處第一案。

此後,就像前文所説,鴻茅藥酒更多進行了影視劇植入。而且,目前的《廣告法》中對於植入廣告無明確的定性,給了鴻茅藥酒打擦邊球的機會。

按照《藥品管理法實施條例》第五十四條規定,在藥品生産企業所在地和進口藥品代理機構所在地以外的省、自治區、直轄市髮布藥品廣告的,髮布廣告的企業應當在髮布前向髮布地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藥品監督管理部門備案。接受備案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藥品監督管理部門髮現藥品廣告批准內容不符合藥品廣告管理規定的,應當交由原核髮部門處理。

所以內矇古食藥監管理局就是鴻茅藥酒的監管部門和廣告批文核准部門。自己核髮了廣告批准文號的藥品在其他省市一再被通報違法甚至暫停銷售,內矇古食藥監管理局做了什麽?繼續給鴻茅藥酒髮廣告批文。

據國家食藥監總局官網數據庫,2011年至今鴻茅藥酒一共穫得從矇藥廣審(文)第2011010004號到矇藥廣審(視)第2017080117號共1034箇廣告批文,僅2017年1月-7月就穫得234箇廣告批文。

鴻茅藥酒就在這種一邊被曝光,一邊被“開緑燈”的情況下在全國繼續鋪開銷售點,官方宣稱“全國省市縣鄉超過20萬家藥店,年銷售額躋身全國藥品零售排名三甲行列”,甚至還斬穫了不少榮譽。

據《健康時報》報道,

2009年4月,鴻茅藥酒“古法釀造工藝”入選內矇古非物質文化遺産;

2010年,百年鴻茅品牌穫得“中華老字號”稱號;

2011年,鴻茅商標“榮升”爲“中國馳名商標”。同年,鴻茅中醫藥酒文化再次以傳統醫藥類彆入選內矇古自治區《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録》;

2014年,鴻茅藥酒配置技藝入選國務院批准文化部確定的《第四批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録》,同時在全國非處方藥品銷售排行第六位;

2015年《IMS中國零售藥店統計報告》顯示,鴻茅藥酒2015年第三季度非處方藥+保健品産品銷售額排名中位居第七名。

納稅大戶

鴻茅藥酒的注冊所在地涼城縣,位於內矇古的中南部烏蘭察布市,人口不到25萬,2017年,該縣一、二、三産業的比重爲21.5∶47∶31.5。2016年,涼城縣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彆達到26145元和10509元,而當年,全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3616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363元,涼城縣的城鄉居民收入較大幅度落後全國平均水平。

一箇經濟併不髮達的縣城,卻坐鎮着一家年收入過十億的藥酒公司,這家公司無疑爲當地財政貢獻著重要的力量。

根據涼城縣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2017年,全縣一般公共財政預算收入累計完成2.1億元,其中,稅收收入完成將近1.72億元;而鴻茅藥酒在2015年就實現了銷售收入12億元,完成稅收近6000萬元。

在涼城縣歷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支持鴻茅藥酒和其相關建設,是不會缺少的話題。僅摘取近三期工作報告中箇彆內容:

全力扶持鴻茅藥業品牌化打造和新産品研髮,推進固體制劑車間和基酒釀造車間建設,力爭藥酒市場銷售突破30億元(2016年政府工作報告)。

以髮展觀光型工業爲重點,依托“中華老字號”、“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等品牌效應,將鴻茅文化史和藥酒釀制工藝八步炮制法列入鴻茅文化館展示,併對外開放,鴻茅二期技改完成投資1.3億元,藥酒銷售遍布全國300多箇大中型城市,銷售收入、上繳稅收同比分彆增長51%和50.8%(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

全力支持鴻茅國藥公司滬交所A股主板上市,建成投産三期工程,引進10家鴻茅銷售分公司,實現鴻茅品牌效應和縣域經濟、旅遊産業的多重促動作用,實現2022年鴻茅藥酒市場零售規模超過150億元,上繳稅金達7億元……通過建設服裝加工園區,鴻茅、海高等龍頭企業吸納,餐飲服務業、公益性崗位勞務輸送,重點解決易地移民和剩餘勞動力的就業問題。到2022年,新增就業5000人,完成培訓2萬人(次),實現有就業願望的都能就業的目標(2017年12月5日在涼城縣第十五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政府工作報告)。

盡管近期鴻茅藥酒的名聲在輿論中風雨飄搖,內矇古鴻茅國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鮑洪升,還是在4月13日的“2017·第十一屆內矇古年度經濟榜”髮布表彰會穫得“2017內矇古年度十大經濟人物”稱號。

如果是王吉天是鴻茅藥酒的創始人,那麽鮑洪升才是鴻茅藥酒的真正推手。2006年,鮑洪升花了500多萬拿下了固定資産近5000萬的鴻茅藥酒,一手將這箇瀕臨破産的公司,帶到了十年後年收入過十億的現狀。

通過“天眼查”查看鮑洪升的履歷,可以看到他有著極爲成功的銷售經歷,“護腎寶”、塑形內衣“婷美”、減肥産品“澳麴輕”,這些略有年代感、但是知名度依然存在的爆款,都出自鮑洪升手下。

如果沒有這次跨省追捕引髮的一系列連鎖反應,“鴻茅國藥公司”現在可能已經登陸A股了。2017年初,鴻茅實業時任總經理王生旺就對媒體透露,“目前公司已在中國銀河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大華會計師事務所、北京市天元律師事務所三家國內一流的中介機構的指導下,開展了上市相關工作,力爭在2017年成爲上市輔導的目標企業,實現2018年第一季度在中國A股上市,深交所中小板掛牌的目標。”

而2018年年初,涼城縣長尉代青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全力扶持鴻茅國藥公司滬交所A股主板上市,年內實現IPO排隊。”

從計劃2018年第一季度上市,到“年內實現IPO排隊”,鴻茅藥業的上市計劃在一年之中已經慢下了腳步,而且現在看來,似乎要陷於擱置了。4月16日晚,在藥監局的回應中最後提及,如證實違反法律規定就弔銷許可。藥監局使用這樣嚴厲的措辭以及鋪天蓋地的批評聲,可能是鴻茅藥酒在“跨省追捕”譚秦東之時所未曾預料的局面。

不過,4月17日早間的央視新聞頻道,仍在播放的CCTV國家品牌計劃廣告中,鴻茅藥酒的身影再次出現。

(來源:界面新聞)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