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財經 » 正文

亞太財經觀察 | 中美還有哪些牌可以打?

2018-04-07 16:01: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 任澤平 羅志恆

熊柴、華炎雪、賀晨等對此文有貢獻

開賭場出身的特朗普再出手,美方或額外對10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我方表示“不排除任何選項”。目前雙方尚未超出貨物貿易戰范圍。中美三輪出牌,旣是恫嚇,也是試探對方底牌。

美方還有的牌:美方對華貨物貿易逆差3752億美元,增加圍繞《中國制造2025》擴大對中國貿易戰范圍;升級至服務貿易,限制中國專家和技術人員赴美;升級至投資,嚴格審查中國企業赴美直接投資;進一步收緊對中國高科技産品出口和知識産權轉移;聯合盟友包圍遏制中國,擴大至金融戰、滙率戰、經濟戰、資源戰等。

我方還有的牌:還有增加對10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的空間,精准還擊美國農産品、汽車、飛機等,以打促和;稀土是殺手鐧;擴大至服務貿易,美對華旅游(含教育)出口307億美元;14億人口的全球最大統一市場是最大的一張牌;聯合歐盟、亞洲、非洲等其他國家和地區,擴大“一帶一路”;滙率貶值;拋售美債;限制美國企業投資;制定新的立國戰略等。

中國與美國以往所有對手的不同,優勢在於我們的體制、市場規模、中美産業互補性以及全球化潮流不可阻擋;但劣勢在於貿易戰經驗不如美國,美國在美蘇、美歐、美日貿易戰中積累大量經驗,同時自二戰後建立霸權體系已達70餘年,在金融、科技、軍事等領域擁有廣泛的霸權資源。

以斗爭求合作,合作存;以妥協求合作,合作亡。時間在我們這邊,中國最缺時間,美方最擔心的是這樣髮展下去的時間。建議:做好自己的事情,堅定不移推動改革開放,贏得戰略機遇期和民心相背。集中優勢兵力,重創特朗普選舉搖擺州。集中優勢兵力在進口替代性強的符合我方核心利益的汽車和通信産品中重創美方,“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分化特朗普的支持陣營。以打促和,邊打邊練兵,做好持久戰准備。

改革開放才是終極武器。外部霸權是內部實力的延伸,中美貿易戰,我方最好的應對是以更大決心更大勇氣推動新一輪改革開放,堅定不移。

一、賭徒特朗普再出手,中美貿易戰或升級至第三回合

中美貿易戰的本質是在位霸權國家遏制新興大國,至今已展開兩箇回合,中方均及時、強硬反擊,賭徒特朗普再出手考慮額外對1000億美元對華進口商品加徵關稅,中方繼續強硬回應,中美貿易戰或升級至第三回合。中美三輪出牌,旣是恫嚇,也是試探對方底牌。

第一回合:美方出牌,3月8日宣布根據202調查,從3月23日起對進口鋼鐵和鋁産品分彆加徵25%、10%的關稅;我方出牌,3月23日中國宣布擬對自美進口水果、豬肉等價值30億美元産品分彆加徵15%、25%的關稅,4月2日開始執行。

第二回合:美方出牌,3月23日根據301調查表示將在15天內公布對華500億美元商品加徵25%關稅建議清單,4月4日凌晨美國公布針對中國高端制造徵稅的建議清單後。我方出牌,中國於當天下午公布同等規模同等力度對美加徵關稅清單。清單打擊精准,拋出對美國大豆等農産品、汽車、化工品、飛機等的“重磅武器”,農産品涉及的美國中西部州是特朗普上次大選的主要支持票倉。前兩箇回合中,中國均做出及時、堅決、有效的反擊,尤其第二回合更及時,打擊更精准和具殺傷力。

或升級至第三回合:美方出牌,4月6日凌晨,第二回合僅兩天後特朗普再出手,“考慮”額外對1000億美元對華進口商品加徵關稅,反映前兩次中方的堅決應對擊中美方痛點,特朗普急於試探中方底牌;同時説明美國後手牌依然較多。當日晚8點,我方出牌,商務部召開中美貿易吹風會,態度強硬,提出“不排除任何選項”、“已擬定十分具體的反制措施”、“毫不猶豫”、“底線思維”,但用詞從第二回合的“同等力度、同等規模”轉爲“大力度”。中方2017年從美進口商品規模約1530億美元,預計“大力度”爲組合拳:選擇部分進口商品以及對美服務貿易(美對華旅游出口307億美元)加徵關稅。期間,美國態度時強時弱,強硬與磋商信號併行,商務部提及中美經貿談判近期關閉,貿易戰或升級至第三回合。

二、中美還有哪些牌可以打?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們必鬚明晰中美雙方優劣勢及各自底牌。中國與美國以往所有對手的不同之處,在於我們的優勢是體制、市場、規模及中美産業的互補性。

第一,中國具有制度優勢。中國是政治經濟學,特彆是十九大組織人事思想高度統一,具備了堅決的執行力。美國是經濟驅動政治,國內兩黨制輪流執政,一旦利益集糰的經濟利益被傷及,內部容易分化,如搖擺州投票問題、華爾街資本與産業資本、美國在華企業及其國內企業利益等。

第二,中國具有巨大市場規模優勢。14億人的全球最大統一市場對任何國家都具有足夠吸引力,併且還在快速髮展,這將成爲分化美國內部利益集糰及糰結其他重要國家的關鍵支撐。

第三,中美産業的互補性強。與日本80-90年代直接在家電、汽車、半導體等行業與美國直接競爭不同,中國産品以中低端的組裝加工爲主,對美國民生具有重要影響;而美國優勢在高端制造和服務貿易,互補性強成爲貿易戰升級擴大的重要制約因素。

第四,劣勢在於貿易戰經驗不如美國,美國在美蘇、美歐、美日貿易戰中積累大量經驗,同時自二戰後建立霸權體系已達70餘年,在金融、科技、軍事等領域擁有廣泛的霸權資源。

美方還有的牌:美方統計對華貨物貿易逆差3752億美元,增加圍繞《中國制造2025》擴大對中國貿易戰范圍;升級至服務貿易,限制中國專家和技術人員赴美;升級至投資,嚴格審查中國企業赴美直接投資;進一步收緊對中國高科技産品出口和知識産權轉讓;聯合盟友包圍遏制中國,擴大至金融戰、滙率戰、經濟戰、資源戰等。美國日益衰落的經濟實力與仍然強大的軍事霸權併存,中國日益崛起的經濟實力與仍然相對弱小的軍事力量併存,將是未來全球治理的重大挑戰和不穩定因素。

我方還有的牌:貨物貿易尚有對1000億美元加徵關稅空間,精准還擊美國能源領域(稀土、石油),打擊政治搖擺州的産業以分化美國,以打促和;擴大至服務貿易,中國對美服務貿易爲逆差,其中對美旅游進口307億美元;充分利用14億人口的全球最大統一市場這張最大的牌;聯合歐盟、亞洲、非洲等其他國家和地區,擴大“一帶一路”;滙率貶值;拋售美債;限制美國企業投資;制定新的立國戰略等。

三、沙盤推演

1、沙盤推演未來中美貿易戰形勢,主要有兩種情景:

1)短期邊打邊談,以“升級—接觸試探—再升級—再接觸試探—雙方妥協”結束的可能性大,打是爲了在談判桌上要箇好價錢,斗而不破。但中長期隨著中美經濟實力的此消彼長和經貿競爭性的增強,貿易摩擦具有長期性和日益嚴峻性。

2)如管控失當,中美貿易戰全面升級,不排除後續擴大到金融戰、經濟戰、資源戰、地緣戰等,“來啊,相互傷害”,美方將動用其二戰以來建立的霸權體系從貿易、金融、滙率、軍事等全方位遏制中國,新鐵幕將在太平洋上空落下。我們認爲雙方應爭取第一種可能,貿易戰的結局只能是兩敗俱傷,中國正處在偉大複興的戰略機遇期、不願打也不怕打,貿易戰真正傷及美國利益時也會遇到國內阻礙。

2、我方應對:分化瓦解,改革開放才是終極武器

1)組合拳:對部分商品貿易和服務貿易加徵關稅,分化瓦解美國內部利益集糰

不主動擴大交戰范圍,但做好美國全方位擴大范圍的應戰准備。目前貿易戰還只是貿易方面,且是貨物貿易,第三回合反擊最多擴大到服務貿易,但必鬚研究准備美國全方位擴大范圍的應對。尤其要針對特朗普短期在意的中期選舉對搖擺州採取行動,重點打擊傳統制造、能源等行業,再加部分服務貿易內容,比如旅游、非技術類教育、醫療、金融保險和諮詢等。

11月將迎來美國國會中期選舉,5月就將進入密集投票期。自特朗普政府推行貿易保護政策併強硬施加關稅以來,特朗普民意調查支持率正逐步回升。一旦在中期選舉中共和黨失去蔘議院或衆議院多數席位的掌控權,特朗普政府及其黨派政策試行將受到明顯限制。

2018年中期選舉將改選蔘議院中34箇席位(其中26箇原有席位屬民主黨,8箇席位屬共和黨)以及衆議院所有435箇席位。按目前的衆議院選勢來看,共和黨和民主黨將預計分彆穩拿174箇議席,總計348箇議席。剩下的87席將是兩黨爭奪的重點,當前衆議院選舉中搖擺州包括加利福尼亞、明尼蘇達、佛羅里達等州;而蔘議院選舉中,存在6-10箇選情激烈的搖擺州,分彆爲內華達、亞利桑那、北達科達、密蘇里、印第安納、西弗吉尼亞等州。

從具體搖擺州分析來看,亞利桑那州、印第安納、明尼蘇達、內華達制造業爲主導産業之一。其中,亞利桑納州制造業以高科技業爲主,金屬冶鍊業相當髮達,其中包括航天、環保、光電,及電子與半導體等。印第安納州主要産業是先進制造業、汽車業。明尼蘇達州是科研和工業髮達的州,工業主要有計算機、電子、通訊設備、精密儀器、農業機械、印刷機械、汽車及運輸機械等産業。

北達科他、密蘇里州、西弗吉尼亞、佛羅里達、明尼蘇達是農業大州。北達科他州約有10%的人口從事農業,主要農産品有大麥、葵花子、硬質小麥、火鷄,農業産值佔比高達25%。密蘇里州是美國玉米、小麥和大豆的主産區。密州經濟除農業外,還主要包括制造業、建築業、零售貿易、批髮貿易、交通運輸和通訊等,佔該州就業總人口的68%。此外,密蘇里州對制造業高度重視,認爲這是推動經濟增長的主動力,近年來大力推動汽車業制造。西弗吉尼亞除農業以外,礦藏資源豐富,是美國第二大産煤州,煤炭産量約佔全美産量的20%,出口佔全美出口量的50%多,煙煤産量居全美首位。

總體來看,當前中期選舉主要搖擺州支柱産業主要集中在農業、制造業、採礦業。其中,制造業主要産出由電腦及電子産品、化工産品、食物及飲料煙草産品、石油煤炭、車輛配件及機械産品組成。農業主要由大豆、大麥及玉米等農産品組成。在中美貿易摩擦進一步升級的前提下,中國將堅決捍衛自身權利,可考慮對上述搖擺州支柱産業進行重點打擊。

中國對美服務貿易爲逆差,可限制旅游、金融、運輸等服務進口。2016年美對華服務貿易出口541億美元,進口161億美元,順差380億美元。其中美方出口以旅游(不含教育)、教育、知識産權使用費、運輸和金融爲主,分彆爲182、126、80和37億美元,佔比分彆爲34%、23%、9%和6%,合計佔比72%。

2)分化:聯合歐盟、東盟、南美、非洲與“一帶一路”國家,尋求WTO等國際協調機制,避免貿易戰升級擴大。

歐盟當前對美、對華均有利益訴求,且內部天然存在經濟髮展分化的矛盾。歐盟旣希望與美日聯合投訴中國歧視性科技許可規則問題,又對美方的貿易保護主義感到憤怒。經過談判美國豁免歐盟鋼鋁關稅,但5月1日期限結束,是否延期要視雙方進一步的談判情況而定。歐洲理事會在其正式決議中強烈譴責美國的關稅政策,認爲特朗普政府是在嚴重破壞世界貿易組織規則,如果美國方面不聽規勸一意孤行,歐盟將採取反擊措施,已列出長達10頁的徵稅清單,擬對價值達64億歐元的幾十種美國對歐出口産品徵稅,稅率最高達到25%。

此種情況下,我方在飛機、汽車等領域可增加對空客、德系法系車輛的進口,有針對性地對歐盟進一步擴大金融等服務業的開放,同時更好保護知識産權,避免形成美歐日聯盟。此外,爭取南美、非洲與“一帶一路”國家支持,謀求在WTO框架下解決問題。

3)改革開放才是終極武器。

在美國祭起貿易保護主義和民粹主義大旗的同時,中國向世界宣布將以更大力度更大決心推動新一輪改革開放。現在正是考驗雙方戰略智慧和定力的時候。

據中國外交部4月3日介紹,習近平主席將在4月8日-11日的博鰲亞洲論罎上宣布新的改革開放重要舉措。預計金融等服務業、制造業的市場准入可能有新突破。


作者簡介

恆大研究院研究員 任澤平 羅志恆

(來源: 澤平宏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