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財經 » 正文

焦點:中國大部制改革合併同類項 形勢逼人強市場監管先瘦身

2018-03-13 15:34: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路透北京3月13日 - 作爲今年中國兩會最大看點的機構改革方案終於在周二揭開面紗。相較五年前的大部制改革,形勢逼人強的現狀讓此次機構改革大幅合併同類項,併率先從監管部門瘦身,金融監管的“一行三會”變成“一行兩會”,正部減八箇、副部減七箇。

在宏觀調控和政府職能部門的劃分方面,則完善和加強政府經濟調節,將市場監管、社會管理、公共服務、生態環境保護等職責相近的部門重新劃分,突顯中國在國家治理體系和政府職能方面的深刻變革。

“應該説這次的大部制改革更接近市場化需要,更符合目前經濟髮展階段對政府職責管理的要求,把職能相近的部門合併,借鑒了一些國際通行做法,在機構改革方面邁了一大步。”一位不願意具名的前政府官員稱。

中國周二公布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將銀監會和保監會的職責整合,組建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作爲國務院直屬事業單位,主要職責是依照法律法規統一監督管理銀行業和保險業,維護銀行業和保險業合理穩健運行,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

根據該方案,改革後國務院正部級機構減少八箇,副部級機構減少七箇,除國務院辦公廳外,國務院設置組成部門26箇。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周二在人民日報撰文稱,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是一場深刻變革,涉及部門和箇人利益調整,改革方案的具體實施工作富有挑戰性。這次改革之所以具有革命性,就在於不回避權力和利益調整,而是要對現有的傳統旣得利益進行整合,重塑新的利益格局。

他指出,與以往機構改革主要涉及政府機構和行政體制不同,這次機構改革是全面的改革,包括黨、政府、人大、政協、司法、群糰、社會組織、事業單位,跨軍地、中央和地方各層級機構。

中國將在下周一(19日)決定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各部部長、央行行長等重要人選。而作爲中國政府智囊糰重要成員之一的劉鶴,身兼髮改委副主任一職,被市場預期有可能會在本屆人大的選舉中更晉一級。

此前閉幕的中共十九屆三中全會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決定》和《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同意將改革方案的部分內容按照法定程序提交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審議。全會要求在完善堅持黨的全面領導的制度下定人定編,力圖打造高效廉潔政府職能部門。

清理體制痼疾,倒逼大部制改革更進一步

改革開放40年,中國經濟改革開放的程度遠遠跑在機構改革的前面。縱觀過往的機構改革,不乏機構越改越龐大,政府職能部門效率低下,完全背離了改革初衷。當中國經濟體量已成爲全球第二時,政府職能部門在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方面的欠缺正變得愈髮明顯。

中共十九屆三中全會就指出,當前黨和國家機構設置和職能配置同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要求還不完全適應,主要是一些領域黨的機構設置和職能配置還不夠健全有力;一些領域黨政機構重疊、職責交叉、權責脫節問題比較突出;一些政府機構設置和職責劃分不夠科學,政府職能轉變還不到位;一些領域權力運行制約和監督機制不夠完善,濫用職權、以權謀私等問題仍然存在。

申萬宏源首席宏觀分析師李慧勇用“優化職能”這四箇字總結了本次的機構改革。深入來看可以歸爲三類:第一類是合併同類項,實現統一監管;第二類是,不該管的不管,下放給市場;第三類是,該管的沒有管起來的。

他認爲,經過這樣重組,黨和國家機關的組織架構,就和十九大(包括二中、三中全會)確定的政府職能轉變,有一箇更好的契合;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工作,更能夠得到切實可行的保障。

此次新增加的退役軍人事務部,就將民政部的退役軍人優撫安置職責、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的軍官轉業安置職責,以及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後勤保障部有關職責整合組建,作爲國務院組成部門。

“這也是國家要增強軍人職業榮譽感的重要內容,農民都在強調職業化,隨著社會職業分工更細化後,更需要在國家治理體系有相應的匹配。”上述不具名的前政府官員稱。

基於中國強調防風險的大背景,近幾年金融市場的風雲跌宕,突顯混業經營現狀下,中國分業監管的模式已難以適應防風險要求,金融領域“一行三會”的監管此次也相應瘦身爲“一行兩會”。

曾經是地方主體稅種的營業稅隨著營改增的全面推開而消失,也相應倒逼稅收徵管體制髮生變化 ,此次就將省級和省級以下國稅地稅機構合併。

機構職能合併同類項,大部制改革遠未止步

機構職能合併同類項可算是該份尚需新組成的國務院審查批准的機構改革方案最大亮點,而此次提交人大審議的顯然只是機構改革方案的一部分,中國的大部制改革遠未止步。

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前髮改委副主任彭森就表示,過去的改革分爲兩類:一類是問題導向的,一類屬於目標導向的。問題導向就是髮現什麽問題改什麽問題,比如過去國企改革、價格改革,包括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些都屬於問題導向,解決問題的。

“但是我們要從目標導向建立一箇成熟完善的市場經濟體系,就是按照一箇目標來設計還有哪些關必鬚過,比如市場體系的慢慢完善,下一步改革的突破,就像十九大講的,很明確在一些重點領域關鍵環節,特彆是産權制度、市場競爭這樣的領域我認爲還是要加快步伐。”他稱。

他認爲,這次機構改革適應了市場經濟的髮展和宏觀調控管理的要求,很大的變化是黨政的重覆職能得到歸併和統一,職能重覆造成了管理漏洞及效率的低下。

另外突出在金融特彆是經濟管理的部門權責更加明確集中,比如保監會銀監會合一,國土和環境的整合,市場監管部門的合併這些都是非常好且力度非常大的措施,爲下一步髮揮市場配置的決定性作用起到很好的作用。

劉鶴也在文章中指出,中國幅員遼闊、人口衆多,各級各地情況千差萬彆。要加強中央的集中統一領導,加強頂層設計、整體謀劃,條件成熟的加大力度突破,條件暫不具備的先行試點,做好與其他各領域改革的銜接,做到全國一盤棊,行動一致。

“有的機構調整,方案出台後幾箇月內就要落實到位;有的改革,可能需要一定時間,這都需要把工作做細做實。”他稱。

(來源:路透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