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財經 » 正文

金融混业必生乱象?从楼继伟说“绝不能出颠覆性错误”谈起

2018-01-31 10:31:00  來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要真正回归本源,我们是否必须要坚持大混业模式?是否有能力承接混业经营带来的金融监管复杂性的挑战?是否有必要让金融机构承担混业监管真正到位后的高额合规成本?是否有必要让实体经济支付过高的名义利息?”

1月29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网站刊发了理事长楼继伟在第十六届企业发展高层论坛上的讲话。楼继伟曾在2013年03月至2016年11月担任财政部部长,熟悉国内经济工作。正是在此次讲话中,楼继伟抛出了上述有关金融混业经营的“四问”。

讲话中,楼继伟说“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这个问题“太重要了”,所以放在最后重点讲,他同时表示在这个问题上,绝不能出颠覆性错误。

楼继伟非常鲜明地指出,中国金融业近年来的过度混业经营造成了一系列的金融乱象,名目繁多的中国特色衍生品令人眼花缭乱,同时,风险传染的渠道极不透明。话到此处,楼继伟警示道,“我国产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概率是相当大的。因此,眼下更为迫切的任务是打好风险防控攻坚战。”

楼继伟还指出,横览世界,中国是混业发展到极致的金融市场,风险高企。楼继伟回忆了一段往事。上世纪90年代,朱镕基坚持金融业要分业经营,楼继伟曾委婉地提出,是不是先观察一下,但朱镕基坚持认为,现阶段公民规范守法意识不足、机构监管能力不足,混业必乱。“面对今天的金融乱象,我不禁感佩朱镕基同志当年的英明预见。”楼继伟说道。

到底该如何看待中国金融业如火如荼的混业经营呢?

混业经营必然导致混乱吗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不能简单下结论说混业经营是金融乱象之“祸根”,并不是在哪个国家混业经营都出现了“祸”,这说明混业经营还是有可能做得好的。也并不是说只要中国经济实行混业经营就会出“祸”,之所以出现这个情况,不能把责任推到混业经营上,首先是管理层对混业经营的准备工作还没做好。

“中国金融混业发展到极致,我觉得这个表述还是有些问题”,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向澎湃新闻记者指出,“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并没有绝对创新的新产品。但我们和一行三会的监管体系比,不适应是存在的,特别突出在我们的监管协调问题。很多问题不是创新造成,不是混业造成,而是无监管或不协调造成的监管真空问题。”

混业经营需要统一监管、从严监管

澳新银行中国市场经济学家曲天石认为,有时候不是我们认识不到风险的潜在来源,而是我们有没有勇气去解决风险,因为解决风险本身是有代价的。混业经营和分业经营的事情是全世界的金融监管层面都在谈论的问题,我们从去年开始讨论共同监管的问题,实际上就是告诉大家,如果是相同类型的业务,就用统一的监管标准和监管规则,如果是不同类型的业务就要加以分开,所有的监管机构都在寻求一个尽量好的办法,初衷都是尽量不导致金融机构的经营困难,也不会使得金融条件过于收紧。

实际上,监管部门已经看到了统一监管的必要性,2017年11月17日,一行三会一局发布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就是希望通过统一同类资管产品的监管标准,促进资管业务健康发展,有效防控金融风险,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现在看来,很多时候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过去十年,我们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更倾向于让金融机构大力发展,用宽松的金融条件促进经济增长,但是到了今天大家认识到这个问题,宁可付出一点代价也要把潜在风险管理好。对于楼继伟的发言,我更看中的是这个层面的官员明显的把这个话讲了。”曲天石向澎湃新闻记者如此表示。

就目前来看,中国已有不少企业、金融集团持有多种金融牌照,金融机构间相互投资现象普遍存在;相当多金融机构内控机制不健全,影子银行、监管套利、通道业务等出现的违规乱象不断。对金融监管机构而言,监管难度不言而喻。银监会在2018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就提出,今年的重点工作包括清理规范金融控股集团,推动加快出台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

曲天石表示,客观来讲,所有的监管都是落后于市场发展的,不仅仅是中国,全世界都是这样。所以,允许金融进行一些创新或者业务上的改变,必然会对监管造成比较强的挑战。允许混业经营则必然会造成监管难度的加大,我们有没有能力完全去处理好这个监管还不好评价。但越是混业经营,开的口子越大,监管难度就越大。

混业经营的合规成本必然高吗

“高额这两个字有待商榷”,曲天石指出,风险和收益应该是匹配的,我们不可能去想象一个金融机构既享受到了所有的市场创新带来的好处,没有不付出监管成本,这是不可能的。其次,越是开放意味着监管难度越大,对于监管来讲,所花费的成本也就越高。监管和市场理论上是有一个平衡点的。金融机构要突破这个平衡点,就要承担更大的监管成本,监管想到突破这个平衡可能就是监管不到位。

尹振涛也表示,混业合规成本是否很高,是否成本会更高并不能明确,因为混业成本可能降低,成本收益比再加上风险的负外部性要综合考虑。现在要做的不是限制混业,而是要加强协调相关的要求,例如机构协调统筹,穿透监管,追责机制等。

2017年11月,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由国务院副总理挂帅,统筹金融改革发展与监管,协调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相关事项,统筹协调金融监管重大事项。央行行长周小川也曾谈及,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将重点关注影子银行、资产管理行业、互联网金融、金融控股公司等四方面问题。

混业经营会导致实体经济支付过高利息吗

楼继伟在其“四问”的最后一问中提到,是否有必要让实体经济支付过高的名义利息?

郭田勇认为,不存在谁来支付利息的问题,利率市场化是要随行就市的。现在市场利率走高,的确对实体经济而言负债会增大,但是这种增大并不是谁有意要去盘剥它,利率走高本来就是一种市场化的现象。

“混业模式并没有错,有需求自然就会有供给。但混业模式的发展并不是推动资金成本增加的真正原因,真正的原因是利率没有完全市场化,以商业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才纷纷通过表外业务的模式,按照更加市场化的利率水平来贷款。从这个角度来说,混业模式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实体经济以更加透明的价格获得资金。”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讲师钟辉勇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曲天石举例称,倒回20年前,如果当时开放了银行间外汇市场,弄一堆衍生品出来根本就没人去买,最后会变成炒作市场,因为那时候没有企业有这个需求。但是到今天,这些东西就很正常了,越来越多的企业用它管理外汇风险。同样的道理,金融发展的程度和实体经济发展的程度是要匹配的,“可以稍稍领先一点点,但不能超出一个世纪,实体经济跟不上。”

(来源:澎湃新闻)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