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財經 » 正文

亞太財經觀察 | 數據飄紅,歐洲經濟會冬去春來嗎?

2018-01-12 15:02: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評論員 董一凡

近期,全球經濟界對歐洲經濟的信心不斷上升,各方面的數據均也言之鑿鑿。

歐盟統計局髮布數據顯示,2017年第三季度歐盟和歐元區經濟增長率均爲0.6%,預計2017年全年將分彆達到2.3%和2.2%。常年困擾歐洲的老大難問題失業率也在今年捷報頻傳,2017年11月歐盟和歐元區的失業率分彆爲7.3%和8.7%,均達到金融危機前的水平。經濟信心指數同樣振奮人心,歐盟委員會髮布數據顯示,2017年12月歐盟經濟信心指數(esi)達到115.9,爲2000年10月以來新高。作爲産業經營晴雨表的PMI也欣欣向榮,歐元區2017年12月制造業PMI達60.6,是1997年中期以來最高值,也延續了自2013年中期起持續浮在50點"枯榮線"上的穩健勢頭。

馬基特數據公司經濟學家克里斯•威廉森評論稱,歐元區制造業、服務業、建築業等均持續髮力、活力喜人,在2017年底預計將以10年來最強勁增長收官,併有望在2018年繼續飄紅。歐盟髮展動力似乎也因經濟風頭正勁而底氣十足,去年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在例行的“盟情諮文”中也一改往年話盡淒風苦雨的基調,高呼歐洲一體化動力再起,揚帆起航正當時。

信心首先來自於政治的回暖。2017年初讓各方焦慮不已的民粹主義風潮在歐洲併未掀起驚天巨浪,荷蘭、法國和德國等老資格成員國的選舉併未讓民粹主義政黨奪權,讓歐洲鬆了一大口氣。而法國雄姿英髮、風華正茂的新任總統馬克龍更被視爲歐洲未來的希望,他不畏歐洲整體的一體化懷疑情緒,在競選期間即高居親歐大旗,上台後更將法國與歐洲的未來緊密相連,對內倡導勞動法、政治體制、減稅等結構改革,對外致力推銷深化歐洲一體化和歐元區改革的倡議,甚至衝在歐盟機構和德國的前面。這樣的新力量讓歐洲經濟的觀察者倍感信心,“馬克龍效應”對提振信心作用明顯。美國貝恩公司2017年12月髮布的調查結果顯示,72%在法美企高官認爲法國未來2-3年的經濟前景將更好,2015年這一數字僅爲27%,其中過半以上的美企老總對增加在法投資,擴充僱員有興趣。

世界經濟整體大環境趨暖也使歐洲“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天”。走過2016年的迷茫探底,2017年世界經濟最終從呈現穩健明顯、令人欣慰的複蘇,聯合國預計2017年全球增長率將達到3%,實現2011年以來的最強勁增長,中國、美國、印度、日本、歐洲等主要板塊同時髮力,讓歐洲經濟迎來更大的外部機遇。2017年1-10月,歐盟貨物貿易出口額爲8.9%,與2016年同期則萎縮4%的情況形成鮮明對比,歐盟對美國、中國、俄羅斯、日本等主要經濟體出口分彆增長3.8%、18.7%、20.8%和6.3%。此外,歐盟政策調整也進入成果收穫期。過去數年,歐盟緊縮、量寬、投資計劃、結構改革等多管齊下,卻“只見耕耘,不見收穫”,甚至消磨了民衆的耐心和信心,一度使歐盟接近“塔西佗陷阱”的邊緣,然而2017年這些措施卻集中髮力,投資、消費均明顯好轉,回覆危機前水平。

然而,歐洲經濟的回暖、信心的提振會不會在未來乍暖還寒甚至倒春二月寒,還將考驗歐盟的領導人如何應對2018年的各種黑天鵝與灰犀牛。政治上看,民粹主義雖然沒有在核心國家奪權,但進擊之勢卻毫不停歇,德國選擇黨歷史性進入聯邦議會,整箇德國政罎面臨組閣和穩定施政的挑戰,捷克、奧地利等國家民粹政黨甚至“朝爲田捨郎,暮登天子堂”,堂而皇之地入閣蔘政,使得傳統政治精英面臨的治理掣肘空前強大,而3月份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義大利的選舉則不僅決定其本國的走向,更牽動著結構性改革、銀行業壞賬等問題的前景,是拆卸引信還是承壓爆髮。

外部經濟環境調整也將與歐洲自身的政策內外共振,形成未知的化學反應。歐洲央行雖在近期頻頻放出緊縮量款的風聲,欲追隨美國、加拿大等國央行的收緊趨勢,但在歐元區通脹率僅1.4%,遠低於政策目標的基本面下,歐洲央行的回歸之舉有可能使歐元區迎來2011年加息的悲劇,偷鷄不成蝕把米,宏觀經濟再探底,因此其政策去向也小心翼翼,亦步亦趨。而美聯儲在2018年繼續在加息通道上穩步向前,特朗普政府通過的稅法改革,都將對國際資本的流向和流量起到重要影響,歐元區如何不讓量寬放出的肥水流向外人田,也是考驗其政策手腕的重要課題。

而且,自金融危機以來浮現在世界經濟上空的保護主義幽靈在去年得到空前加強,甚至有化爲實體形態的苗頭,而世貿組織等多邊主義機制則生機不足,有著被棄置一旁的風險,特朗普政府以口頭或實質政策向多國數次髮難,而歐盟雖喊着支持多邊的口號,也在去年拋出單邊色綵濃厚的新雙反法修正案,提出歐盟層面的投資審查機制,在貿易和投資保護漸成氣候的大背景下,與世界市場緊密聯系的歐洲恐怕也難以獨善其身。

總之,歐洲經濟信心和複蘇回歸不易,未來鬚且行且珍惜。


作者簡介:董一凡,中國現代國際問題研究院。

(來源: 亞太日報)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