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財經 » 正文

亞太財經觀察 | 全球滙市的新動向

2017-11-15 10:36: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 瀋建光

9月以來,影響全球金融市場的經濟與政治事件層出不窮,滙市處於明顯的震蕩態勢。預計當前及未來一段時間內,很難在全球找到一箇明顯強勢或者弱勢的貨幣,美元、歐元、日元、英鎊乃至人民幣,均將大概率處於雙向波動區間。展望未來,左右全球滙率波動的主要因素有以下三方面。

其一,經濟超預期的反彈情況。今年以來,全球經濟積極向好,歐、美、日等髮達經濟體以及中國經濟均出現了超預期增長。特彆是歐洲經濟,呈現了強勁的複蘇態勢,時隔八年增速首次超過美國,支持前三季度歐元強勢升值。9月中旬以來,美國經濟也利好不斷:盡管存在颶風影響,但三季度美國GDP初值仍然達到了3%的超預期水平,加之稅改利好的推動,美元指數表現更爲突出。

中國的表現同樣超出預期,前三季度整體保持6.9%的增長,表明中國經濟韌勁增強和回旋餘地增大。除了傳統的基建和房地産起到一定的支撐作用,服務業的快速髮展,以及在互聯網、移動支付、新能源等帶動下的經濟新動能也作用明顯。

可以看到,今年全球經濟回暖以及各國經濟的積極表現超出早前市場預期,爲本國貨幣走勢提供了支持。未來各國經濟增長是否可持續將成爲左右其滙率波動的關鍵因素之一。

其二,政治穩定性前景。政治風險對於近兩年全球滙率走勢的影響巨大,而筆者對美元走強在未來能否持續的疑慮也主要來自於政治方面。

11月2日,美國衆議院公布了稅改法案的詳細內容,但稅改前景仍引髮多方質疑。其原因如下:第一,對跨國公司積累的海外收益徵收最高12%的稅負高於此前特朗普的建議,預計這對推動境外利潤回流的作用將非常有限;第二,“淘汰”遺産稅也被“在數年內逐步推進”所替代,慢於早前特朗普的承諾;第三,盡管公司稅率從35%削減至20%,一些商業糰體仍反對強烈,其能否在國會穫得通過存在變數;第四,從長期來看,能否在經濟增長中瀰補減稅帶來的赤字增加仍具不確定性。除此以外,通俄門調查的步步緊逼,使得特朗普未來的執政前景併不十分明朗,或許會對美元形成一定的衝擊。

歐洲方面,早前的德國極右勢力成爲德國第三大政黨,以及最近西班牙加泰羅尼亞地區的分裂事件等風險,導致歐元在近一段時間出現下跌。不過,最近形勢似乎有所好轉:西班牙中央政府強勢接管加泰羅尼亞地區,分裂勢頭得到控制;英國方面則暗示,將就脫歐談判做出妥協,以推進談判進程。如果未來歐洲政治風險能夠進一步降低,有望支持歐元再度出現階段性上漲。

中國的政治領導力得到加強。十九大給出了未來五年甚至三十年施政綱領和藍圖,對中國經濟髮展提出了新的要求:國際方面,更加注重國際規則的制定與髮揮全球影響力;國內方面,從以往過度追求經濟髮展速度,向更高質量的增長以及更加平衡的分配轉變。在此背景下,去槓桿可能會加速推進,未來的經濟政策可能會更加注重收入分配問題、環境問題以及房地産問題的解決。

其三,全球貨幣政策收緊的態勢。今年以來,全球央行加快了貨幣政策緊縮的步伐。而未來,寬鬆貨幣政策退出的快慢,將成爲影響滙率走勢的關鍵。近期歐元的下跌就與歐央行沒有超預期縮表,以及退出量化寬鬆的政策偏鴿派有關;而美聯儲方面極有可能於12月開啟的年內第三次加息,或成爲短期內支持美元上漲的重要因素。

然而,加息之後,美元是否能持續走強仍存在疑問。過去兩年,每年年底美聯儲加息之後,美元都在第二年上半年不升反跌。此外,考慮到將在明年上任的新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相對鴿派,其對美元的影響也是中性偏弱的。

中國方面,今年以來的整體貨幣政策已經比去年明顯收緊,去槓桿也導致金融市場利率明顯提升。在十九大之後,決策層對去槓桿的重視再度提升,這也預示着在全球寬鬆貨幣政策退出的大背景下,中國貨幣政策仍將保持中性偏緊的態勢,以深化前期去槓桿的努力。

總而言之,近期各國貨幣滙率走勢基本取決於多方力量的對比。預計年底之前,美元滙率將處於一箇震蕩波動的區間,全球範圍內短期也很難找到一箇絶對強勢的貨幣。從今後幾年來看,筆者認爲,美元仍將整體弱勢;歐元對美元還有升值的空間;人民幣將呈雙向波動態勢,中間值在目前6.5左右的水平。


作者瀋建光,瑞繐證券亞洲公司董事總經理、首席經濟學家。

(來源:中國外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