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財經 » 正文

亞太財經觀察|特朗普授權對華展開調查是否符合“公平貿易”

2017-08-17 17:24: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 張茉楠

中美貿易摩擦升級風險併未因經濟“百日計劃”而消弭。美國當地時間8月14日,特朗普籤署行政備忘録,授權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決定是否對涉及技術轉讓等知識産權領域展開“中國貿易行爲”調查,美國單方面髮起貿易制裁意味著 “超貿易保護主義”將會對全球貿易産生新一輪衝擊。

美國宣稱的“公平貿易”實質是“規則霸權”

特朗普政府宣稱的以美國“利益優先”爲前提的 “公平貿易”,實質上拋棄了目前全球多邊貿易體系,以雙邊“討價還價”方式來尋求對美國更爲有利的貿易條件。

此次特朗普啟動《1974年貿易法》的“301條款”,對中國就知識産權問題髮起貿易調查,併讓中國退還估值3000億-4800億美元價值的知識産權費就是最明顯表現。

今年3 月1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在向國會提交的有關貿易政策報告指出,在2017 年貿易政策議程中,會採取更爲“激烈”的方式讓其他國家爲美國的産業打開一條“公平、互利的市場通道”。因此,“公平貿易”也成爲特朗普政府向其他貿易夥伴髮起單邊制裁,徵收懲罰性關稅的根本理由。

其實,特朗普政府的新貿易政策與奧巴馬政府時期的貿易政策併無本質區彆,都是高舉“公平貿易”的大旗。只不過,特朗普政府從奧巴馬政府主張以規則爲基礎的“公平貿易”進一步轉向了以利益爲基礎的“公平貿易”,其重點可概括爲三箇方面:

一是強調“美國利益優先”或“美國第一”;二是弱化多邊貿易體制,通過雙邊談判尋求美國利益;三是強化國內貿易法實施,進一步利用自身優勢撬開國外市場。

歷史上,“公平貿易”有多種定義,但美國卻有著自身特殊定義。近年來,美國提出的所謂“公平貿易”是名義上更具合理性,但形式上卻更具隱蔽性,戰略上更具進攻性的“超貿易保護主義”。

自本世紀初,就興起了“超貿易保護主義”,也被稱爲新貿易保護主義,是以緑色壁壘、技術壁壘、反傾銷和知識産權保護等非關稅壁壘措施爲主要表現形式。

美國苛責彆國實行不公平貿易做法,扭麴市場競爭,卻打著“公平貿易”的旗號,規避多邊貿易制度的約束,將早就被棄用的舊工具——《301條款》又拿來作爲貿易保護主義實施保護主義的手段,以達到保護本國産業和就業,排斥競爭性威脅的目的。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傾向在不斷上升,2008-2016年美國髮起和實施的非關稅貿易壁壘(NTB)多達2259箇,中國受到影響的有2067箇。

根據USITC的統計,美國2008年至今髮起的314項雙反調查中,有218項是專門針對中國的。事實上,以WTO爲核心的多邊貿易體制已經爲實施合理合法的貿易救濟措施提供了充分空間,也建立了有效貿易爭端解決機制,但通過“301條款”對貿易夥伴實施貿易制裁措施的做法,明顯具有單邊制裁性質,本身就違背公平和公正原則,有違多邊體制下的“公平貿易”原則。

以糾偏“貿易赤字”爲目的的貿易政策併不利於美國根本利益

本質而言,美國貿易赤字併非源自中國或任何國家的貿易傾銷,而是源自美國長期以來的低儲蓄率和投資需求之間的不平衡。這種不平衡背後的原因複雜,不僅與美國國內經濟結構和産業政策選擇有關,也與全球産業分工和全球價值鏈密切相關。近30年來,經濟全球化髮展的基本趨勢表現爲全球價值鏈的展開和深化,全球價值鏈的形成與髮展恰恰是全球化深度整合的重要標志和必然結果。

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全球范圍內制造業出現了三次跨國大轉移,制造業跨國投資、技術合作、合同制造等大大推動了生産全球化,特彆是隨著跨國公司全球一體化和內部生産網絡的形成,成爲經濟全球化在生産、制造、流通領域的突出表現,全球價值鏈基礎也由此形成。

而這其中,包括美國在內的全球跨國公司是全球價值鏈的主導者。聯合國貿髮會議數據顯示,跨國公司主導的全球價值鏈佔全球貿易的80%,2011年全球100家最大跨國公司的海外銷售收入和僱員人數的增速都明顯高於母公司的業績增長。加入WTO以來,美國跨國公司主導中國加工貿易也成爲價值轉移和貿易利益的主要穫利者。

一項資料表明,如果扣除跨國公司關聯交易,美國貿易逆差將下降2/3,對華逆差下降30%;扣除在華外資企業出口的因素,美國對華逆差將減少73%;如果再扣除加工貿易部分,這箇數字將減少91%。

因此,特朗普政府阻止美國跨國公司的進一步産業轉移以及業務外包活動,通過稅收優惠(甚或關稅懲罰)以及政府採購等形式阻斷全球價值鏈聯系,以及美國跨國公司海外生産布局的做法併不利於美國國家競爭力和貿易利益。

單邊貿易制裁將導致中美貿易的 “LOSE-LOSE”

美國貿易赤字規模巨大併非是“新問題”,早在1999年開始,貿易赤字在GDP中的佔比就超過了3%。中國在其中的佔比攀升速度明顯落後於美國貿易赤字比重擴增的速度,2009年還出現下滑,過去五年的佔比基本維持不變。

根據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USCBC)髮布的《理解美中貿易關系》報告,中國已從2000年的美國第11大出口市場成長爲如今美國的第3大商品與服務市場。2015年,中國從美國購買了1650億美元的商品和服務,佔美國出口的7.3%,以及美國經濟産出的1%。

2015年,美國對中國出口直接或間接得支撐了180萬箇新工作和1650億美元的GDP。如果美國對中國的投資和中國對美國的投資的經濟收益相結合,則共計産生260萬美國工作和2160億美元的GDP,多年來美國經濟從與中國的貿易中穫得了巨大利益。

經貿關系歷來被認爲是中美關系的壓艙石,這一表述的合法性在於中美貿易體量之大、領域之廣、交織之深,世界第一大與第二大貿易國間如此厚重的經濟相互依存,爲中美關系施加了極大的勢能。一旦中美雙方引髮貿易衝突不僅之於雙方,而且對全球經濟都將是承受不起的災難性後果,即全球將不得不面對以強硬的保護主義和資源要素流動壁壘爲特徵的新一輪衝擊,而這將是一箇最不願意看到的“Lose-Lose”結果。



作者張茉楠,爲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研究員。



(來源:財新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