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財經 » 正文

无人零售冷思考:阿里、亚马逊、大润发都在搞的无人零售真有那么灵?未必!

2017-07-09 12:21:00  來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无人便利店在全球都变得火热。

关于它的最新消息是,7月8日,在淘宝造物节上,阿里无人零售店—“淘咖啡”2.0版正式揭开神秘面纱。

在一份公开视频中,技术工程师们纷纷扮成顾客,用各种奇葩的方式在淘咖啡买买买,主要目的是测试无人支付系统在极端场景中的识别率。他们分别尝试了把商品放进书包里,塞进裤兜里,多人拥挤在一个货柜前抢购爆款,戴墨镜,戴墨镜+戴帽子等7种极端购物场景。结果显示:7种极端场景中的6种都被系统识别出来,并准确扣款。

淘咖啡2.0是阿里在无人零售领域的最新探索结果。亚马逊在去年底推出了线下无人便利店——Amazon Go。同样是通过一段视频,亚马逊向世人展示了“拿了就走”、“不用排队、无需结账”的全新零售模式。

实际上,除了阿里、亚马逊,国内的娃哈哈、大润发、周黑鸭等零售巨头,以及众多创业者和vc投资机构都在摩拳擦掌,跑步卡位无人零售。

但这个时点上,值得冷静思考的问题是,现在的无人零售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实现了智能?它目前能给用户和商家带来哪些好处,以及它真的就是传统零售终结者吗?

无人零售应该长啥样?

6月25日,一个叫TakeGo的无人智能公仔便利店首次在上海亮相,这个几平方米的TakeGo便利店没有售货员、没有收银台,取而代之的是门口的一台手掌识别设备和几个摄像头。(下图)

“你把手掌放在商店的门上,门就开了。挑选出你要的商品直接拿走,出门后门就会自动关上,一场线下零售交易就完成了。”深兰科技CEO陈海波这样向全天候科技描述用户在TakeGo的购物过程。“这可不是‘霸王餐’,在你拿了商品,离开店后,你绑定的支付账户就已经自动扣款了”,他满脸骄傲地说。

据陈海波介绍,TakeGo无人智能店背后是深兰科技自己研发的无人值守智能零售系统-quiXmart快猫系统,这套系统主要应用了人工智能卷积神经网络、深度学习、机器视觉以及生物识别、生物支付等人工智能领域的前沿技术,完全实现了扫手进店、直接购物、拿了就走、无需结账的无人店全智能化操作,用户无需下载APP,只要带着手进店就能完成购买。用陈海波的话说,深兰科技“实现了真正的AI零售。”

TakeGo和Amazon Go在功能上有相似之处,甚至连名字都很像。据全天候科技了解,Amazon Go 目前有两个问题尚未解决:一是当店内要追踪的人数超过20个时,系统会出现故障;其二,因为亚马逊受RFID和感压层板的局限,顾客将取下过的商品再放回货架时,如果位置移动得太大,也会影响追踪的准确性。

陈海波告诉全天候科技,目前深兰科技已经在部分技术上领先亚马逊这样的巨头。深兰科技使用人工智能的卷积神经网络、机器视觉、深度学习、生物识别等前沿技术,打造人工智能零售系统,提供给传统零售进行无人或少人的智能升级。“对多人同时进入的识别,我们主要采用的是识别人的体态方式,这就意味着解决了跟丢的问题。因为用户进入店铺时,我们就会通过一次注册录入手掌毛细血管数据,用我们的算法给每个顾客一个唯一的终身ID,配合体态的行为检测算法,这是我们解决多人追踪的重要途径”,陈海波解释说,在商品识别问题上TakeGo使用了38层的卷积神经网络,识别体态和手势使用了50层的卷积神经网络,并且对每一层的神经元都进行了优化,构建一个有一定智商的大脑和眼睛,加上空间建模的分区机制,完成“扫手进店,拿了就走”的未来零售体验。

如果根据目前市场上出现的无人零售的技术方案划分流派的话,陈海波将深兰科技称为“人工智能流派”。

大意是说,利用视觉识别、深度学习等技术构建店型机器人大脑和眼睛,实现用户的身份验证,用户可扫手进店,直接购物、拿了就走、无需结账的智能化方案。但陈海波坦承,任何一种人工智能系统都需要大量数据的训练,需要时间完成训练和自我学习,起初由于时间较短,欠缺训练,可能会出现漏洞和失误。

实际上,在无人零售这件事上,目前国内还存在另外两种技术流派。

其一,物联网流派,是指利用RFID(无线射频识别)感应器、传感器、扫码枪等技术实现识别结算。RFID技术诞生于1930年,二次大战期间就被广泛应用,目前已非常成熟,其缺点是成本太高,仅一个标签就需要1元左右。另外,RFID非亲和介质非常多,不能适用于金属、液体、内敷铝箔的包装,遇到液体也因为吸波而误读严重,另外RFID极易遭屏蔽,标签黏贴,麻烦易被撕毁,尺寸和感应距离都不容易协调。据悉,最近刚融资的缤果盒子、大润发缤果盒子使用的都是这种方案。

其二、互联网流派,是指用户利用二维码扫码开门,扫码结算,商品可扫码溯源等。该方案的确可以识别所有品类,但缺少核对、监督环节,并且需要用户手机下载App才能完成支付,但要求消费者每进入一家无人便利店都要下载APP并不切实际。目前阿里的无人便利店“淘咖啡主要使用了这种方案(叠加了RFID)。

不同的技术方案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C端用户体验和B端商家成本的差异。

就C端体验来说,国内不少无人便利店目前的问题是购物步骤比有人店还多。比如用户需要下载APP、扫码才能进店,取好商品后,还需要自己去结账台结账,使用APP或扫码结账。以用户到星巴克购买咖啡为例,只需“下单,付钱,取咖啡”三步即可完成,而在某些无人咖啡店反而需要更多步骤,实际上是给用户增加了诸多麻烦。

对于B端来说,后台要为每间商品贴RFID标签,还可能需要有人24小时盯着视频监视是否有人偷盗,如果需要用户扫码支付,意味着商家需要做推广,吸引用户安装其APP,获客成本和维持粘度成本都是B端长期的问题。这样算下来,这种无人便利店并不能节省成本,很可能还会增加成本。

“类似互联网扫码开门,RFID射频标签,扫码结算等方案或混合方案都不是智能零售”,陈海波认为,“未来是人工智能时代,零售升级人工智能应该担当重任,真正的智能零售首先要做让用户购物步骤更节简,无人店要比有人店购物步骤更少,客户方便才愿意去,否则都是徒劳。”

除了技术本身,在现阶段,健全信用体系是无人零售发展的一大挑战。启明创投合伙人黄佩华是缤果盒子的投资人。她告诉全天候科技,“无人零售便利店与共享单车类似,都是在无人看守的情况下,扫描解锁后再实现移动支付,损耗率和支付率都还有待市场考量;未来信用体制的不断完善会是推动无人零售便利店快速发展的一大助力。但能在这个赛道最终胜出的,一定是符合消费者购物需求,并有能力通过大数据把供应链和整体运营做好的玩家。”

2B还是2C?

2014年,陈海波从澳洲回国创办深兰科技,这是一家科技型创业公司,公司定位为“全球范围传统零售智能升级解决方案提供商”。回国创业前的近3年里,陈海波把在澳洲从事内生物特征的算法以及为大商超做基于机器视觉和智能算法的异常标注系统的技术积累都用在了现在的takego系统上。

虽然展示了TO C的takego无人零售便利店,但陈海波掌控的深兰却选择走2B端的商业路径。“2C生意太小了,零售在中国也很难活下来”,他说,“明明可以做成Windows,我为何要去卖电脑?”。

从陈海波向全天候科技提供的数据看,目前深兰科技做2B的生意似乎非常顺风顺水。虽然改造一个类似全家的门店成本“都在10万元以内”,目前深兰科技2B端的订单金额已经超过20亿元。就在全天候科技采访的当天,一个国内行业知名客户在深兰会议室签订了合同,支付定金500余万元。

在此之前的6月25日,传统零售巨头娃哈哈与深兰科技签订了“3年10万台,10年百万台”的智能零售解决方案协议。

据了解,周黑鸭已与深兰科技达成合作,全国800个直营店都有可能改造成智能店,上海测试店即将开始;深兰科技与良品铺子的合作门店也将很快开始测试,如果成功,良品铺子全国的2000多家门店都有可能全面进行智能升级;此外,包括伊利、永辉超市、罗森、苏宁都在与深兰科技接洽合作事宜。

缤果盒子(下图)则选择了2C的路径。今年7月刚刚完成A轮融资的缤果盒子对外宣称,已做好了大规模量产的准备,预计一年内可完成5,000个网点的铺设。

不久前,瑞典创新公司Wheelys在中国上海推出了无人便利店Moby。(下图)

在Moby之前,Wheelys还推出了Wheelys咖啡,它是一个环保的“移动咖啡馆”连锁品牌。Wheelys这家公司最初只有3个雇员,却在6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建立起了全球销售网络。从2015年开始,Wheelys在全球范围内爆发式增长,目前已覆盖超过50多个国家和地区。

Wheelys曾在知名孵化器Y Combinator孵化,并获得过 Paul Buchheit (Gmail发明者)、Jared Friedman (Scribd创始人)、Justin Waldron (Zynga联合创始人)等大佬的鼎力支持。

对于无人零售的商业路径,业界看法不一。启明创投合伙人黄佩华认为,2B跟2C其实都可以尝试,主要还是要搞定供应链、做好技术,最理想状态是一边跟大的供应商合作一边做自己的零售店。

自动去年底公开那段视频之外,外界几乎无从了解Amazon Go真实的运营场景究竟如何。

不久前,阿里还挖来了亚马逊 Amazon Go的原算法技术负责人任小枫加盟阿里的人工智能部门。

让人好奇的是,亚马逊和阿里这样的B2B2C电商平台接下来将以何种商业路径推进无人零售?对于外界传言阿里巴巴要开多少家“淘咖啡”无人店,阿里巴巴CEO张勇回应称“整个数字平台、技术平台、支付平台等只是基础,并不是我们自己会开多少咖啡店,而是希望能服务所有开咖啡店的人,让他们能容易开一个智慧咖啡店。”

风口还是虚火?

在中国,无人零售就像一阵旋风席卷着零售和创业、投资界,成为共享单车之后新晋的热门概念。

7月3日,无人便利店缤果盒子宣布完成超1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由GGV纪源资本领投,启明创投、源码资本、银泰资本等机构联合投资,同时,缤果盒子宣布计划在一年内铺设5000个网点。

7月2日,互联网进口美食特卖平台“扫货特卖”宣布完成近2000万元人民币Pre-A轮融资,宣布将开辟线下新零售战场——“扫货星球Xmall无人零售店”等;本轮投资方为腾讯众创、真格基金和优势资本。“扫货特卖”的模式就是在进行线上特卖的同时,还将在线下发展新零售业务。该模式选用的就是深兰科技的人工智能零售门店方案,创造线下便利的交易场景,即“扫货星球无人便利店”。

6月28日,创新工场宣布完成对F5未来商店3000万元A+轮投资,后者是一家依托自主研发的机械臂和后台管理系统来构建的24小时无人值守便利店。

显然,在马云布道“新零售”的大背景下,无人零售正在变成零售业一个新的风向标,引发零售玩家和创业、投资者的追捧。

那么,无人零售为何会火?它真的会成为下一个风口吗?

对此,启明创投合伙人黄佩华对全天候科技表示,无人便利店应该是一个发展方向,而不能说是一个风口,它更多的是反应传统零售在做变革的一个新方向。源码资本副总裁吕月梅也认为,“无人便利店它就是一个很好的创新方向,它能改变传统零售的成本结构,也能通过数据驱动来提高效率。”

深兰科技CEO陈海波的看法是,“无人便利店一定是新的风口,但这个风口不是因为风投造成的,是实体零售的痛点必然导致的”。在他看来,传统零售在线下“两高一降”(租金和人力成本升高,毛利空间持续下降)的痛点是无人零售受到追捧的一个核心原因。

商务部近期发布的中国便利店景气指数显示,虽然2017年一季度便利店总体景气指数为72.2,高出荣枯线22.2,整体较为乐观,但业内对业务成本、店租成本等方面表现出担忧。

降低线下成本是无人零售对B端最大的吸引力。据缤果盒子介绍,15㎡的盒子可售卖的商品数量与40㎡的传统便利店相当,而15㎡的盒子造价约10万元,40㎡的便利店投入约40万,前者是后者的1/4。所以,在黄佩华看来,在租金上涨凶猛的地段,无人便利店能够深入解决线下零售的痛点。

不过,陈海波认为,新零售就是要解决零售业“两高一降”的根本痛点,但目前大部分无人零售店谈不上是真正的无人零售。

“要真正走向新零售,绝不是依靠现在的物联网和互联网的扫码方案,或者‘线上、线下融合+物流’的方案,最终是要真正地运用人工智能技术,实现零售的无人化、智能化和信用化,深兰科技就是要用人工智能重新定义新零售”,陈海波称。


(来源:华尔街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