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財經 » 正文

義烏快遞價格戰叫停一箇月:快遞企業仍然做一單賠一單

2021-05-06 14:02: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我們現在不收了,你等5月份再來吧。”面對前來詢價的商家,義烏一家百世快遞網點的工作人員這樣答覆。

4月9日,因百世快遞、極兔速運低價傾銷,義烏郵政管理局在多次警告未果的情況下,限令兩家公司義烏部分分撥中心停運。義烏快遞市場的血腥價格戰被強行按下暫停鍵,但戰火是否會重燃,仍是未知數。

強行叫停的價格戰

在義烏郵政管理局做出處罰決定前,義烏的快遞平均價格已經低到“做一單賠一單”的程度。

義烏是全國快遞行業重要的“産糧區”,每天向外髮送的快遞多達數千萬件。義烏郵管局髮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義烏全市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717463.6萬件,同比增長51.6%;業務收入累計完成200.3億元,同比增長23.3%。

各家快遞企業在義烏的價格競爭也格外激烈,早在2013年,義烏的快遞每單均價就已低到6元,此後以每年0.6-0.8元的速度持續下降,2019年一度低到1.2元,經過談判才回到2元以上。

而在2020年,來自東南亞的快遞“黑馬”極兔速遞在義烏再次挑起戰火。自去年以來,極兔爲義烏許多拚多多商家提供運費補貼,超萬件的大單小件可做到1元髮貨,質量較輕的快遞最低可做到8毛。

不僅如此,極兔副總裁後軍儀不久前對外透露,極兔將在金華(義烏隸屬金華市)建設區域總部,而且目前極兔位於金華的轉運中心面積已經超過了3萬平方米。

通達系快遞企業面對咄咄逼人的對手,不得不忍痛應戰。今年3月底,對於義烏地區一次髮3000-5000票、均重100克以下的商家,圓通給到的價格是1.2元髮全國,申通1.35元,百世1.3元,而一件快遞的平均成本,在2.2元左右。

在這樣的情況下,快遞末端配送的利潤空間被一再擠壓,各地快遞服務投訴量居高不下,多家快遞企業出現部分網點停運、快遞“爆倉”的情況。

4月,義烏郵政管理局在多次知會相關企業無效的情況下,終於出手,採取處罰措施。

界面新聞記者走訪多位義烏快遞從業人員了解到,除了關閉轉運中心之外,義烏郵管局還對各大快遞品牌進行了限價,維持各家快遞企業原本的市場份額。

目前來看,“限價令”髮揮了一定作用。一位姓王的網點老板向界面新聞記者透露,現在市場上順豐的價格最高,其次分彆是中通、韻達、圓通、申通、百世以及極兔,其中百世和極兔最低可以給到1.4元,和一箇月前相比,均有不同幅度的提升。他認爲,義烏的價格戰已暫時停止,各快遞企業的市場份額目前處於相對平衡狀態。

記者以商家身份向義烏多箇快遞網點詢價,也證實了快遞價格確有上漲。其中,極兔速遞網點工作人員稱,在貨量大、重量輕的情況下,快遞單價最低可以給到1.45元,但京東和淘寶系渠道的商品無法攬件;圓通速遞給的最低價格爲1.5元,併且有消息稱5月之後價格還會上漲。

不過,百世的工作人員認爲,雖然現在單件的價格漲到1.5-1.6元,快遞企業仍然處於虧損狀態。他給界面新聞記者算了一筆賬:業務員派件價格0.8元/每件,剩下的0.7-0.8元還得分給各箇分撥中心、快遞網點,此外還有物流成本等,每箇環節的利潤空間都非常小。

禁止網點超額攬件

界面新聞記者走訪義烏快遞市場時,還髮現了另一箇變化:快遞企業總部給網點下達的任務指標從“每天最少xx單”變成了“每天最多xx單”。

以往快遞企業爲了調動網點的積極性,普遍會給網點設置最低業務量,如果網點超額完成任務量,就能得到返點獎勵;如果做不到規定的業務量,則有可能被總部罰款。

一位在義烏從業多年的圓通快遞網點工作人員告訴界面新聞記者,大多數網點都做不到總部要求的業務量,這意味著網點必鬚想方設法攬到更多的件,甚至給出虧本的低價。

另一位百世網點工作人員也表示,“最誇張的時候0.7元就可以髮全國。”

義烏郵管局出手監管後,各網點收到了新的業務指標,但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的定額任務不再是最低業務量,而是最高業務量。

百世的一位快遞工作人員表示,根據總部的新規定,如果網點超額完成任務,超出部分不但拿不到返點,每單還要罰款0.7元,“這樣的話誰還加單呢?”因爲這一規定,這位工作人員已經拒絶了多位來髮快遞的商家,讓他們5月再來。

圓通部分網點也採取了類似舉措。據義烏圓通快遞網點的工作人員介紹,總公司以前給網點的任務量是每天13萬單,但現在的任務量縮減到每天10萬單,如果超過10萬單,超出的部分將不會得到返點。網點無利可圖,自然也就沒有動力以價換量。

政府干預能否生效?

中國快遞協會原副秘書長、上海市工商聯國際物流商會智庫總干事邵鐘林曾表示,價格戰對行業産生了沉重的打擊,已威脅到快遞企業的生存。

“價格戰是中國快遞行業的毒瘤,應當被視爲不正當競爭,已經到了需要政府出面干預的階段。”他説。

各大快遞行業的財報也證實了這一點。根據圓通速遞(600233.SH)、順豐控股(002352.SZ)、韻達股份(002120.SZ)以及申通快遞的3月份簡報,四家企業單票收入同比均有下滑,申通的降幅更達到27.65%。

今年4月22日,浙江省政府第70次常務會議審議通過了《浙江省快遞業促進條例(草案)》,後續將以法規案形式提請省人大常委會審議。

在快遞經營管理方面,該草案從七方面做出了規定,其中第七條直指當下行業痛點——價格戰。規定指出,快遞經營者不得以低於成本的價格提供快遞服務;電子商務平台經營者不得利用技術等手段阻斷快遞經營者正常服務;平台型快遞經營者不得禁止或者附加不合理條件限制其他快遞經營者進入。

上述草案一經公布,便引髮了行業的廣泛關注和討論。安信證券的分析認爲,該草案短期對行業價格競爭有一定緩解作用,尤其遏止了部分市場的無序價格競爭,因此草案的出台仍會在一定程度上對第二季度淡季價格形成支撐,快遞龍頭企業短期內有望形成利潤修複。

不過,安信證券也指出,由於各企業成本存在標准差異、各家仍在持續進行降本增效,將成本與價格的關系作爲監管標准,總體來看標准模糊,加上執行難度較大,最終落地效果及影響仍需觀察。

(來源:界面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