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財經 » 正文

30萬億目標達成,央媽2020年流動性都去哪了?

2021-01-13 13:19:59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2020年全年,社會融資規模累計新增34.86萬億元,新增人民幣貸款19.63萬億元,央行行長易綱年中預定的“全年人民幣貸款新增近20萬億元,社會融資規模增量將超過30萬億元”目標基本達成。

1月12日,央行最新數據顯示,初步統計,2020年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累計爲34.86萬億元,比2019年多9.19萬億元;2020年末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爲284.83萬億元,同比增長13.3%;全年人民幣貸款增加19.63萬億元,同比多增2.82萬億元,其中12月新增1.26萬億元,同比多增1170億元。

超30萬億社融到底流向了哪些領域?2021年,社融增速會如何走?

新增社融流向了哪里?

初步統計,2020年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累計爲34.86萬億元,比2019年多9.19萬億元。

新增社融的支撐項主要來自對實體經濟髮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20.03萬億元,同比多增3.15萬億元。此外,對實體經濟髮放的外幣貸款摺合人民幣增加1450億元,同比多增2725億元;未貼現的銀行承兌滙票增加1746億元,同比多增6503億元;企業債券淨融資4.45萬億元,同比多1.11萬億元;政府債券淨融資8.34萬億元,同比多3.62萬億元;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融資8923億元,同比多5444億元。

不過,在貨幣政策回歸常態化帶動下,2020年末寬信用開始“退潮”。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周茂華對記者表示,受季節性因素影響,去年12月國內金融數據整體出現回落。社融回落主要受表外融資和地方政府債券融資收縮影響。

自11月社融存量增速出現疫情以來的首次下降後,12月社融存量增速再首次出現超預期下滑。

微信圖片_20210113112110.png

社會融資規模存量:同比 (%)

央行數據顯示,12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爲1.72萬億元,比2019年同期少4821億元。與11月2.13萬億元的增量相比,新增社融較11月出現下滑。

此外,企業信用債新增髮行繼續下滑,對12月社融也構成拖累,主要是12月信用債違約事件衝擊市場供需。

“防風險加強下非標收縮的加快以及永煤事件衝擊下的信用債融資低迷,是社融加速回落的主因。”開源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所副所長趙偉表示,12月社融存量增速首次出現超預期下滑,信用“收縮”加速。12月新增社融同比少增,存量增速13.34%,低於市場平均預期的13.5%,較11月回落近0.3箇百分點。

多增貸款都投給了誰?

爲支持疫情後的經濟修複,2020年全年人民幣貸款增加19.63萬億元,同比多增2.82萬億元。

雖然新增貸款低於去年同期,但趙偉認爲,“與市場預期大體相當”。從全年來看,新增貸款略低於此前易綱提及的20萬億元,或與防風險下企業短貸、票據融資收縮有關。

分部門看,2020年信貸結構仍在不斷優化。在企業端,中長期貸款保持多增。央行數據顯示,2020年全年,企(事)業單位貸款增加12.17萬億元,其中,短期貸款增加2.39萬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8.8萬億元,票據融資增加7389億元。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認爲,2020年新增貸款比2019年多增2.82萬億元,而企業中長期貸款多增規模即達到2.9萬億元,表明2020年多增貸款全部投向實體經濟,貸款結構也有显著改善。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信貸投放年末收官,信貸出現回落,符合季節性規律。其中,12月人民幣貸款增加1.26萬億元,同比多增1170億元。與11月1.43萬億元新增規模相比,環比少增1700億元,進一步回落。

在居民端,居民部門加槓桿的速度併沒有明顯加快,居民短貸和中長貸均有所回落。2020年全年住戶貸款增加7.87萬億元,其中,短期貸款增加1.92萬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5.95萬億元。值得一提的是,12月主要由居民房貸構成的居民中長期貸款出現了7箇月以來的首次同比少增(-432億元)。

微信圖片_20210113112044.png

新增居民戶中長期貸款(億元)

王青認爲,這表明前期出台的“三條紅線”等房地産金融監管措施正在産生效果。與之相反,12月企業中長期貸款保持同比較大幅度的多增勢頭,意味著政策面對制造業投資的支持效果仍在持續顯現。

無需擔心政策過快轉彎

狹義貨幣M1和廣義貨幣M2增速也雙雙出現回落。

2020年12月末,M2餘額218.68萬億元,同比增長10.1%,增速比11月末低0.6箇百分點,比2019年同期高1.4箇百分點;M1餘額62.56萬億元,同比增長8.6%,增速比11月末低1.4箇百分點,比2019年同期高4.2箇百分點。

周茂華認爲,受季節性因素影響,12月國內金融數據整體有所回落,但新增信貸同比多增,實體企業融資需求旺盛,顯示國內經濟保持複蘇態勢。其中,M2同比維持兩位數增長,顯示貨幣環境整體仍保持寬松格局。“目前利率與貨幣供給環境整體保持適度,短期央行全面降准降息迫切性不高。”

近期,市場對貨幣政策“轉彎”一直存有疑慮。但實際上,從政策層的表態中便有跡可循,收緊流動性的現象不會出現。

易綱近日表示,今年貨幣政策要“穩”字當頭。在總量方面,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保持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

2020年10月以來,央行多次超預期進行MLF(中期借貸便利)操作,緩解銀行間資金面的壓力。

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認爲,從實際操作層面,央行不僅關注銀行間流動性的總量特徵,也關注到了其結構分化的矛盾。在當下的時點不需要擔心政策過快轉彎,監管政策有緊有松。2021年部分監管政策或將偏緊運行,例如地産政策長期趨嚴,資管新規過渡期結束,嚴懲“逃廢債”行爲,集中整治互聯網金融亂象等。除此之外,在銀行控制不良貸款壓力增加的背景下,央行或將通過延長優惠政策、適度放松MPA(宏觀審慎評估體系)考核等方式給銀行減壓。

(來源:第一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