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亞太 » 東北亞 » 正文

日本“活體解剖”事件在世證人:活體切除美軍戰俘肺葉

2016-11-01 12:09:05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訊】(陳立希)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日本九州帝國大學(現九州大學)醫學部於1945年對美軍戰俘實施不以治療為目的的“實驗手術”導致8人死亡,當時還是醫科學生的婦產科醫生東野利夫參與其中。如今,作為“九州大學活體解剖”最後在世證人,他堅持講述這段經歷,希望把戰爭的“悲慘與愚蠢”告知後人。 

圖為九州大學“活體解剖”事件最後在世的證人東野利夫。圖/共同社

圖為九州大學“活體解剖”事件最後在世的證人東野利夫。圖/共同社

東野利夫現年90歲,居住於福岡市。他回憶:“內科樓的屋頂架著高射炮,(原日本陸軍)西部軍在院內大搖大擺地走動。為預防輸血用的血液不夠,還在推進使用博多灣海水作為‘代用血液’進行輸液的研究。” 

日本共同社10月31日援引東野的話報道,為迎接“本土決戰”,九州大學當時與軍方一同推進了實驗手術。 

手術對象是被擊落的美軍B-29型轟炸機機組人員。1945年5月至6月共實施4次手術,東野參與其中的兩次,負責舉高裝有輸液海水的容器。

被擊落的美軍B-29型轟炸機上的全體機組人員

被擊落的美軍B-29型轟炸機上的全體機組人員

東野親眼目睹,日方人員為積累技術經驗而切除戰俘肺葉,在術後清掃了滿是血跡的地板。 

當年,一架美軍B—29轟炸機在日本福岡上空被擊落,多名美國飛行員被俘。當時共有多少名美國飛行員被日方俘獲成為歷史謎團,但能夠確認其中8人遭九州大學醫學部教授活體解剖。 

在所謂醫學實驗中,多名教授向這些美國飛行員體內注射稀釋海水、切除他們的肺葉以及其他臟器,以觀察他們能存活多長時間,同時向學生講解“注意事項”和“要點”。最終,8名美國飛行員全部死亡。 

2015年4月7日在日本西部福岡縣拍攝的日本九州大學醫學歷史館。醫學歷史館展品中包括1945年日本教授對被俘美國飛行員進行活體解剖的罪證。新華社記者劉秀玲攝

2015年4月7日在日本西部福岡縣拍攝的日本九州大學醫學歷史館。醫學歷史館展品中包括1945年日本教授對被俘美國飛行員進行活體解剖的罪證。新華社記者劉秀玲攝

一些參與解剖美國飛行員的教授先前回憶,美軍戰俘看見穿著白大褂的教授,以為是給他們療傷的醫生,一名美國飛行員還對護士說了謝謝。他們放下戒心沒有掙扎,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被活活解剖。 

二戰結束後,盟軍在東京、橫濱、馬尼拉等地設立法庭審判日本戰犯。1948年3月11日,30名日本人因涉嫌活體解剖、非法切除人體內臟、食用美軍戰俘內臟等罪名在橫濱一家法庭受審。30人中,23人最終被定罪,其中5人被判死刑、4人終身監禁、14人被判較輕刑罰。東野本人未被起訴,但受到調查並被迫成為證人。 

20161101110448640.jpg

1945年日本教授對被俘美國飛行員進行活體解剖的罪證。 新華社記者劉秀玲攝

這段不堪回首的經歷縈繞東野心頭多年。垂垂老矣,東野堅持講述當年的慘劇。“弄清歷史真相並深入思考,能獲得有助於未來的教訓”,這一信念支撐著東野。 

多年來,九州大學對活體解剖事件諱莫如深,不在公開場合觸碰這一話題。日本國內不少人對此表示反感,堅持認為應該正視歷史。東野說:“校方視其為禁忌,不願觸及。回避且不反省,這比過錯本身更為惡劣。” 

對批評者對他的抨擊,東野表示絕不會妥協。“站在為人治病立場上的醫生卻通過手術殺害健康的人,戰爭無法成為實現和平的手段,留下的唯有慘劇與愚蠢。” 

“會堅持講述這些經歷,”東野說。(新華社專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