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亞太 » 東北亞 » 正文

評論| 七國集團外長會不應給南海局勢添亂

2016-04-11 21:49:47  來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訊】11日,七國集團(G7)外長會發表了一份涉南海特別文件,再一次由域外國家推動南海軍事化波瀾。

這份文件就南海局勢未點名地聲明:“我們強烈反對任何可能會改變現狀及增加緊張的威脅性的、強迫性的或挑釁性的單邊行動。”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與會的七國中,美國、加拿大位於北美洲,英國、德國、法國、意大利位於歐洲,只有日本位於亞洲,卻也並非南海問題當事國。

這意味著,七國集團“關切”與“反對”的並非域內事務。其發表的特別文件實質上是一次越軌,是對南海問題的一次粗暴干涉。這些域外國家對南海緊張風雲已非隔岸觀火,而是煽風點火。

近來,域外國家插手南海,實現各自基於“非和平主義”目的的活動日益增多。

據外媒報道,美國近期或將再次巡航南海以宣示所謂“航行自由”,很可能會進入中國的美濟礁區域。而4日美菲正式啟動“肩並肩”聯合軍演,包括“模擬收復南海島礁”。日本潛艇3日實現了15年來首次停靠菲律賓港口,到南海“橫插一杠”。

這樣的行動很難不讓人聯想到“包圍及遏制中國”,難以不讓人警惕背後“零和博弈”“叢林法則”為內涵的冷戰思維。“身體進入21世紀,思想卻停留在舊時代”的現狀讓人遺憾。

中國堅決反對犧牲別國安全謀求自身所謂絕對安全,積極主張闔作安全、集體安全、共同安全,並身體力行地推動建立以合作共贏為核心的新型國際關係。糾紛也好,分歧也罷,該由當事方共同協商解決,不能任由不相干的域外國家指手畫腳。

中國在南海問題上一直主張溝通對話,力求把南海建成和平之海、友誼之海、合作之海。中國有能力也有信心推動問題的解決,將當事方關係拉回到正常軌道之中,而這也同樣是當事方智慧、能力與意願範圍內所能辦到的。

可是,作為域外組織的G7的有關言行卻讓人懷疑。

這個成立於上世紀70年代的主要工業國家會晤及討論政策的論壇,經歷了“經濟議題”“政治議題”“多元議題”的發展階段,一直在不遺餘力地維護著這些發達國家的利益,卻在成立40餘載後陷入內部經濟失衡、增長乏力、整體實力與地位下降的處境,已難以再左右國際政治和經濟治理。

時過境遷,今非昨昔。在這樣的背景之下,G7對集團範圍之外的政治議題已難伸出操控之手,反會因觸碰不該染指的事務致使集團本應著力解決的經濟議題“失焦”,擴大成員間分歧,損害成員與集團利益。

中國對南海諸島及相關海域的權益是基於最先發現、命名、管轄和納入版圖而形成的一種合法權利,是完全符合國際法並受其保護的歷史性權利。這種有理有據的合法主權,中國會堅定地予以捍衛,任何挑釁與挑戰行為都只會令發起者陷入不必要的麻煩。

錯誤的觀念引向錯誤的行為。G7無端指責中國在南海“推進軍事基地化”實在是臆想出的畫面,事實上,中國在南沙群島的有關設施建設,有助於中國更好地履行國際責任和義務,有助於為各國船隻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務,包括應對海上災難。

中國堅定奉行防禦性的國防政策,反對任何國家在南海採取不利於安全、穩定和互信的“軍事化”行動,中方也不謀求在南海搞“軍事化”。

相反,倒是G7中有國家曾把南海真正“軍事化”了。

這次G7外長會召開的廣島,是二戰時舊日本帝國海軍大本營所在。70年前從這裡,一艘艘戰艦駛出,侵佔了南海諸島,並將之軍事化,充當南下入侵東南亞及至大洋洲和南太平洋的橋頭堡。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越南戰爭期間,美國在南海周邊建立了一系列海空軍基地,還把包括西沙群島在內的大片南海海域劃為“作戰海域”。

時至今日,南海地區域外國家與域內國家仍在結夥推動南海“軍事化”。

美國與菲律賓上月18日達成一項協議,允許美軍以輪換駐紮的形式使用五座分處不同地點的軍事基地,其中一座空軍基地位於靠近南沙群島的巴拉望島上。

日本對菲律賓展開的“潛艇外交”則為今後對菲轉售潛艇做了鋪墊。

人們不禁反問:“像這種在南海及周邊地區不斷強化軍事部署的行為算不算軍事化?”

G7作為發達國家論壇組織,應把精力放在促進世界經濟復蘇與可持續發展上,放在真正有助於推動國際和平的事業上,而不該肆意插手域外安全事務,行偽善之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