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新华时讯 » 正文

新聞分析: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給特朗普政府帶來新挑戰

2017-10-03 16:25:35  來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華盛頓10月3日電新聞分析: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給特朗普政府帶來新挑戰

新華社記者徐劍梅 孫丁

10月1日晚,拉斯維加斯,“獨狼”斯蒂芬·帕多克砸破酒店客房窗戶,居高臨下掃射露天鄉村音樂節觀眾,造成至少59人死亡、527人受傷。

這是美國歷史上死傷人數最多的槍擊案,也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今年1月入主白宮後,遭遇的第一起重大槍擊案和第一起“獨狼”襲擊。特朗普如何應對備受關注。

截至目前,特朗普可謂中規中矩,符合白宮傳統:事發約5小時,他發佈推特表示哀悼和慰問;事發約12小時,他發表全國電視講話,譴責槍擊案是“純粹邪惡之舉”,宣佈全美下半旗誌哀,並號召美國民眾團結。

非常傳統的表態,沒有提及反恐,沒有給事件定性,也沒有涉及控槍議題。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政府迄今沒有把這一槍擊案定性為恐怖襲擊。美國反恐法案《愛國者法》對恐怖主義的定義,簡言之襲擊者必須具有政治或社會目的。而在拉斯維加斯槍擊案中,槍手動機和訴求均不清楚。

儘管美國政府沒有使用“恐襲”措辭,但這一提法第一時間就在社交媒體上不脛而走。

下一步,特朗普政府至少需要就三個問題作出回應。

其一,如何採取措施,防範類似的“獨狼”襲擊?

截至目前,槍手動機仍然成謎。他不是美國社會的失意者、邊緣人。相反,作為退休白人,生活富裕悠閒,沒有參過軍,沒有犯罪記錄。按他弟弟說法,“有數百萬美元財產”,沒表露過強烈的宗教和政治傾向,沒聽說酗酒、吸毒或有精神疾病。按槍店老闆說法,“從未在任何時候顯示任何不穩定或不適合(持槍)的跡象”,“就是一個正常的傢夥”。他順利通過購槍背景審查和程序驗證。

不論如何,對無辜者發動這樣經過事先精心策劃的襲擊,足以表明槍手是具有反社會人格的極端分子,用拉斯維加斯市長的話說,“喪心病狂,內心充滿仇恨”。

其二,如何針對音樂會等人群密集的大型活動加強安保?

從2015年11月巴黎巴塔克蘭劇院搖滾音樂會,到2017年5月倫敦曼徹斯特美國歌手音樂會,近年,音樂會等大型活動屢成襲擊目標。這一次的情形又更為不同——兇手選擇酒店高層房間居高臨下射擊,地面人群缺乏遮擋,難以逃離和躲避,也無法反擊。兇手沒有進入音樂會現場,音樂會本身的安檢再週密也是枉然。此外,槍手提前數日入住酒店,但酒店服務人員沒有發現任何異狀,酒店如何加強安保,也成為一個亡羊補牢的話題。

其三,如何應對重大槍擊案發生後必然升溫的控槍議題?

據美媒披露,槍手儲備的武器彈藥如同一個小型軍火庫。警方在他的酒店房間、住處和車輛裏,發現42件武器、數千發彈藥,還有製造爆炸裝置的材料。美國槍支氾濫導致個人擁有軍火的規模,令人瞠目。

槍擊案發生後,內華達州的共和黨州長布賴恩·桑多瓦爾說,這是美國歷史上“史無前例的事件,我們得從中吸取教訓”。

但美國究竟能從拉斯維加斯槍擊案中吸取什么教訓呢?

看歷史,槍支問題是美國一個獨特問題,在其他發達國家很難找到類似情況。一方面,全美槍支保有量逾3億支。《紐約時報》援引的數據顯示,包括自殺、他殺和意外事故,當今美國平均每天約92人死於槍下。和其他發達國家相比,美國兒童死於槍下的可能性是其他發達國家的14倍。另一方面,長期以來,在美國兩黨政治框架下,控槍與反控槍問題受到利益集團、遊說團體和兩黨博弈所左右,成為一個激烈拉鋸的政治化議題。

看現狀,國會兩黨情形,猶如歷次槍擊案後的歷史重演:一向力主控槍的民主黨國會議員紛紛發聲,強調“悲哀和同情是不夠的”,敦促特朗普政府和美國國會在控槍方面“必須做點什么”。而國會共和黨這一邊,從眾議長保羅·瑞安到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都回避了控槍話題。

白宮發言人桑德斯2日說:“以後會有時間和地點辯論控槍問題,但現在是團結的時刻。”

但幾乎註定無法避免的結果是,圍繞控槍與反控槍、美國長期而深刻的社會分裂再度浮上水面。(完)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