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新华时讯 » 正文

“董永”和“花木蘭”們的現代生存——中部戲曲振興記

2017-09-26 14:03:31  來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鄭州9月26日電(記者桂娟 陳尚營)王澤文最近一次扮演董永是因為一群遊客。“我們自帶舞臺車,服裝、音響、電腦字幕一應俱全,哪怕是第一次聽黃梅戲的遊客,也能聽懂。”

王澤文是安徽省潛山縣一個民營劇團的負責人,常年在田間地頭演出。儘管是民間劇社,但他有一幫忠實的“粉絲”,哪裏有他的演出,“粉絲”們便會趕著去聽。

“黃梅戲發展離不開基層,也離不開好政策支持。”王澤文感慨,“雖然今時不同往日,但黃梅戲的生命力依然旺盛。”

中部地區是歷史悠久的古代戲曲的誕生地。與黃梅戲一樣,面對現代文明的衝擊,河南豫劇、山西晉劇、湖南花鼓戲等地方戲曲正奮力突圍,不斷尋求新的生存方式。

在花木蘭故里,河南省商丘市豫劇團通過承擔“舞臺藝術送農民”“中原文化大舞臺”“戲曲進校園”任務,開拓了鄉村、城市社區、校園三大演出市場。加上商業演出,劇團從年頭忙到年尾,演出場次達400多場。

“在軍營十二載未露紅顏,收拾起紡織臺穿上舊時衣……”一曲終了,孩子們爭相跑上舞臺,圍住“花木蘭”合影、簽名,大聲喊著“木蘭姐姐”。“沒有想到孩子們這麼喜歡,我演了30多年花木蘭,在校園演出時最帶勁。”商丘市豫劇團團長、國家一級演員陳新琴說。

除了傳統舞臺,傳統戲曲還通過網際網路走進手機。豫劇《程嬰救孤》日前在北京長安大戲院上演,戲緣App的全程同步直播吸引超過10萬人線上觀看。

“近年來,豫劇出人、齣戲、出現象、出思路、出路子,率先在全國構築起戲曲高地,這是當下中國戲曲界的亮點之一,某種程度上預示著中國戲曲的發展和飛躍。”中國戲曲表演學會會長黎繼德說。

今年以來,中國文化部、教育部、財政部等連發多項政策支持戲曲傳承發展,中部地區紛紛加大對戲曲的保護、扶持力度,實施地方戲曲振興工程等措施,讓老百姓“記得住鄉音,留得住鄉愁”。

中國戲曲市場也明顯回暖。據統計,2016年中國戲曲演出場次和觀眾人數同比增長均超7%,創近5年新高,新編作品的數量也顯著增加。

河南省戲劇家協會副主席陳涌泉認為,總體上地方戲曲生存狀況已大為改觀,但持續發展的動力仍然欠缺。戲曲發展的核心力量如編劇、導演等主創人員,仍處於青黃不接、後繼乏人的困境,應重視和加大對主創人員的培養。

戲曲編劇郝玙認為,現代人的生活離戲曲較遠,是當下戲曲傳承的瓶頸。因此,要為傳統戲曲注入時尚內涵,通過詩文大賽、漢服秀等形式,讓年輕人先對戲詞、戲服感興趣,進而對戲曲本身產生興趣。

“傳統戲曲要在保留精髓的基礎上,根據現代人的審美進行自我革新才有持續的生命力。”太原市晉劇藝術研究院負責人白海濱說。(完)(參與采寫:袁慧晶 許雄 喻珮 阮周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