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新华时讯 » 正文

(國際·天下人物)英國貝茨勳爵:為愛行走天下

2017-09-04 19:22:48  來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9月4日電(天下人物)英國貝茨勳爵:為愛行走天下
新華社記者梁希之 孫萍
英國國際發展部國務大臣麥克·貝茨勳爵日前抵達愛丁堡,結束了他為期44天的徒步英倫之旅。從2011年開始,他每年都要為慈善“暴走”一次,最長的一次走了4693.1公里。
中國、德國、希臘、巴西等二十多個國家都留下了貝茨勳爵的足跡。他在徒步中探索世界的真諦,喚醒人們內心深處愛的力量。
在自己的祖國,他走訪遭遇恐怖襲擊的清真寺,到訪分離主義情緒加重的北愛爾蘭,試圖向英國同胞傳遞團結信念;在妻子李雪琳的祖國,他卸下沉重的“文化包袱”,拋開先入為主的偏見,發現了一個真實的中國。
(小標題)“仇恨不能驅除仇恨,只有愛可以做到”
貝茨勳爵每年的徒步路線都經過深思熟慮。2014年,為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100週年,他從倫敦徒步到柏林,為德國慈善機構募集善款救助難民兒童;去年,他選擇的路線與巴西奧運會有關,從布宜諾斯艾利斯出發到裏約熱內盧,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募集資金。
今年,貝茨勳爵本來想去非洲,計劃穿越尼日利亞和塞拉利昂。但是,兩個偶然改變了他的計劃。
一個週日晚上,在位於倫敦市中心的議會大廈,貝茨勳爵偶遇曾經為他和妻子主持過婚禮的牧師羅絲·威爾金。
羅絲·威爾金告訴貝茨勳爵,他們剛剛在教堂為警員基思·帕爾默舉行了喪禮,在今年3月22日議會大廈附近的恐怖襲擊中,基思·帕爾默為保護他人英勇犧牲。羅絲·威爾金身邊的一個小女孩引起了貝茨勳爵的注意,她是基思·帕爾默的女兒。想到這個與自己孫子同齡的5歲女孩永遠失去了父親,貝茨勳爵無法抑制內心的悲痛。
第二個偶然是貝茨勳爵看到的一個電視訪談,在曼徹斯特體育館爆炸事件中喪生的一名8歲小女孩的家人接受採訪。貝茨勳爵一邊看一邊流淚,無法相信有人居然對著一群手拿爆米花的孩子引爆炸彈。
這兩個偶然促使貝茨勳爵最終決定徒步英倫三島。“我覺得我們的家園更需要幫助。恐怖襲擊、大選中的激進傾向、英國脫歐帶來的分裂和恐懼、格倫費爾大樓火災,乃至今天的硫酸傷人事件,都引發了我對祖國的深深擔憂。”貝茨勳爵在出發前說。
7月20日,是貝茨夫婦的結婚紀念日。二人因慈善徒步而結緣,在一場名為“為奧林匹克休戰徒步”的活動中相識。
貝茨夫婦當天從倫敦芬斯伯裏公園清真寺出發,經曼徹斯特、貝爾法斯特,最終抵達愛丁堡,行程1024公里,為倫敦和曼徹斯特恐襲遇難者家屬募集了超過5萬英鎊。
貝茨勳爵在徒步時身穿的白色T恤上寫有“團結”字樣,他也試圖用徒步傳遞自己主張團結、反對分裂的價值觀。選擇從芬斯伯裏公園清真寺出發,別有深意。6月19日淩晨,一輛貨車衝向從清真寺裏結束禱告走出來的人群,導致1人死亡,多人受傷。
在芬斯伯裏公園清真寺,貝茨見到了一名叫法提瑪的穆斯林女孩和她的父親。法提瑪和父親不僅熱情地向他介紹了伊斯蘭教,還帶他參觀了清真寺的禱告室。
極端分子試圖挑起不同信仰者之間的仇恨,而貝茨勳爵用自己的行動向大家證明,不同信仰者可以好好相處。
在愛丁堡,貝茨勳爵說,慈善徒步是一場修行,在凈化自身的同時也溫暖了他人。
“黑暗不能驅散黑暗,只有光明可以做到;仇恨不能驅除仇恨,只有愛可以做到。”馬丁·路德·金的這句話成為貝茨勳爵徒步英倫最好的注腳。
貝茨勳爵這一路運氣不太好,經常被突如其來的大雨淋成落湯雞,還深受腿痛、背痛困擾,但陌生人的善意給了他極大鼓勵。
在一條公路上,一名開著白色小貨車的裝修工人突然叫住貝茨,向他張開雙手,手心裏有兩英鎊硬幣;在位於雷丁的華為公司,華為員工為貝茨特地準備了薑茶,幫助他緩解疲勞。
(小標題)“發現一個真實的中國”
貝茨勳爵對徒步中國依然記憶猶新。這次從倫敦出發時,他還把中國人送給他的鈴鐺挂在了隨身的小包上。
2015年7月,在中國紅十字會的幫助下,貝茨和夫人李雪琳從北京出發,歷時71天,從北京經河北、山東走到江蘇南京,最終抵達李雪琳的故鄉——浙江杭州。這次總行程1701公里,募集善款9萬英鎊。
在徒步之旅中,貝茨每天都要與各種各樣的普通中國人打交道,不管是趕羊群的牧羊人、賣石榴的小販、坐著小木船採菱角的農婦,還是維修道路的工人、加油站的服務員、玩棋牌的老人,他被中國人的樂觀開朗、熱情慷慨所感染,從中發現了一個真實的中國。
從北京天壇出發時,貝茨被前來送行的100多名中國人驚呆了。人們贈送佛珠、鮮花給他,還有人在他的帆布包上挂了一串保平安的鈴鐺。
貝茨在《徒步中國——愛與和平的信仰征程》一書的後記中寫道:“數據顯示,中國人是世界上最樂觀的人,有41%的中國人認為世界正變得越來越好,33%的人則回答說世界變得越來越糟;反觀英國,只有4%的英國人認為世界正在變好,而覺得世界越來越糟的竟佔65%。”
貝茨發現,與英美國家強調個體愉悅不同,中國人更重視家庭和社會責任感。他看到,中國城鎮和農村的廣場上,大人推著坐著玩具汽車或者滑板車的小孩滿地跑,很少看到兒童獨自一人,他們總是被一大家子人圍繞著。
在親身感受到“中國人的善良和慷慨品格”後,貝茨勳爵不禁發出這樣的感慨:“英國人對於中國的看法也許仍然被文化包袱中那些先入為主的偏見所蒙蔽,而首屆中英文化交流年以及我的徒步‘真實中國’之旅,似乎是一個可以檢查我們文化包袱的絕好時機……不妨捫心自問:該如何通過文化交流和相互尊重,汲取兩種文化之精華?”
貝茨說,2015年全世界都在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70週年,中國在二戰中傷亡慘重,選擇“為和平徒步到南京”,是因為南京在二戰中飽受創傷,在世界和平史上具有重要地位。他希望以實際行動來推動和平,提醒人民記住那場可怕的戰爭,“向為二戰勝利作出貢獻的中國致敬”。
貝茨把終點站放在杭州,則有一個非常浪漫的理由——妻子李雪琳家鄉在杭州,母校是浙大。作為杭州女婿、浙大女婿,貝茨一直有個願望,就是“到妻子的家鄉和母校走一走,看一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