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新华时讯 » 正文

習近平:在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座談會上的講話(1)

2017-08-31 23:39:39  來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8月31日電在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座談會上的講話
(2017年6月23日)
習近平

今天,我們召開一個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座談會,研究如何做好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工作。攻克深度貧困堡壘,是打贏脫貧攻堅戰必須完成的任務,全黨同志務必共同努力。
今年2月21日,中央政治局舉行第三十九次集體學習時,國務院扶貧辦準備了一個專題片,反映深度貧困地區問題,看到一些地區還很落後、群眾生活還很艱苦,大家感到心裏沉甸甸的。因此,我想請省市縣三級書記來,研究推進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工作。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最關注的工作之一就是貧困人口脫貧。每到一個地方調研,我都要到貧困村和貧困戶了解情況,有時還專門到貧困縣調研。這次到呂梁山區後,全國11個山區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包括六盤山區、秦巴山區、武陵山區、烏蒙山區、滇桂黔石漠化區、滇西邊境山區、大興安嶺南麓山區、燕山-太行山區、呂梁山區、大別山區、羅霄山區,我都走到了。2012年12月底,我就到河北保定市阜平縣就扶貧攻堅工作進行考察調研,到了貧困村,訪問了貧困戶,並主持會議聽取了河北省、保定市、阜平縣扶貧開發工作的彙報。今天這個座談會,是我主持召開的第四個跨省區的脫貧攻堅座談會。
第一次是2015年2月13日,我在陜西延安主持召開陜甘寧革命老區脫貧致富座談會。在那次座談會上,我講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沒有老區的全面小康,沒有老區貧困人口脫貧致富,那是不完整的。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增強使命感和責任感,把老區發展和老區人民生活改善時刻放在心上,加大投入支持力度,加快老區發展步伐,讓老區人民都過上幸福美滿的日子,確保老區人民同全國人民一道進入全面小康社會。
第二次是2015年6月18日,我在貴州貴陽主持召開涉及武陵山、烏蒙山、滇桂黔集中連片特困地區扶貧攻堅座談會。在那次座談會上,我提出,“十三五”的最後一年是2020年,正好是我們確定的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時間節點,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在農村,特別是在貧困地區。扶貧開發工作進入啃硬骨頭、攻堅拔寨的衝刺期,要把握時間節點,努力補齊短板,科學謀劃好“十三五”時期扶貧開發工作,確保貧困人口到2020年如期脫貧。要在精準扶貧、精準脫貧上下更大功夫,做到扶持對象精準、項目安排精準、資金使用精準、措施到戶精準、因村派人(第一書記)精準、脫貧成效精準。要實施“四個一批”的扶貧攻堅行動計劃,通過扶持生產和就業發展一批,通過移民搬遷安置一批,通過低保政策兜底一批,通過醫療救助扶持一批,實現貧困人口精準脫貧。
第三次是2016年7月20日,我在寧夏銀川主持召開東西部扶貧協作座談會。在那次座談會上,我講到,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是實現先富幫後富、最終實現共同富裕目標的大舉措,充分彰顯了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優勢,必須長期堅持下去。西部地區特別是民族地區、邊疆地區、革命老區、集中連片特困地區貧困程度深、扶貧成本高、脫貧難度大,是脫貧攻堅的短板。必須採取系統的政策和措施,做好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工作,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
這幾次座談會,對統一認識、部署行動、交流情況、推動工作,都產生了重要作用。座談會上提出的思路和舉措,都得到積極落實,收到明顯成效。
今天這個座談會,請了山西、雲南、西藏、青海、新疆5個省區,江西贛州市、湖北恩施州、湖南湘西州、四川涼山州、甘肅定西市5個市州,河北康保縣、內蒙古科爾沁右翼中旗、廣西都安縣、陜西山陽縣、寧夏同心縣5個縣旗,以及山西呂梁山區、燕山-太行山區2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涉及的4個地級市和21個縣的黨委書記參加會議。把大家請來,一方面是交流脫貧攻堅進展情況和分析存在的突出問題,另一方面是集中研究破解深度貧困之策。
剛才,參加會議的5位省區黨委書記的書面彙報和脫貧攻堅重點地區的11位市州、縣旗黨委書記的發言,都很好。大家結合實際,介紹了脫貧攻堅的堅中之堅情況,提出了做好工作的意見和建議,聽後很受啟發。對大家提出的意見和建議,有關部門要認真研究,可採納的儘量採納。
下面,我就推進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工作講幾點意見。
一、深度貧困地區是脫貧攻堅的堅中之堅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把貧困人口脫貧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和標誌性指標,在全國範圍全面打響了脫貧攻堅戰。脫貧攻堅力度之大、規模之廣、影響之深,前所未有。
現在,各方面都行動起來了。黨中央確定的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的管理體制得到貫徹,四梁八柱性質的頂層設計基本形成,五級書記抓扶貧、全黨動員促攻堅的氛圍已經形成,各項決策部署得到較好落實。脫貧攻堅成績顯著,每年農村貧困人口減少都超過1000萬人,累計脫貧5500多萬人;貧困發生率從2012年底的10.2%下降到2016年底的4.5%,下降5.7個百分點;貧困地區農村居民收入增幅高於全國平均水準,貧困群眾生活水準明顯提高,貧困地區面貌明顯改善。
我國貧困問題具有區域性特徵。1986年啟動國家大規模減貧計劃時,就劃定過18個集中連片貧困地區,我當時工作的寧德地區就屬於18片中的閩東北地區。那時,即使東部地區也還有許多群眾生活非常困難。經過30多年持續努力,當年的貧困地區大部分已經改變面貌,群眾生活也得到明顯改善。
同時,我們必須看到,我國脫貧攻堅面臨的任務仍然十分艱巨。從總量上看,2016年底,全國農村貧困人口還有4300多萬人。如期實現脫貧攻堅目標,平均每年需要減少貧困人口近1100萬人,越往後脫貧成本越高、難度越大。從結構上看,現有貧困大都是自然條件差、經濟基礎弱、貧困程度深的地區和群眾,是越來越難啃的硬骨頭。在群體分佈上,主要是殘疾人、孤寡老人、長期患病者等“無業可扶、無力脫貧”的貧困人口以及部分教育文化水準低、缺乏技能的貧困群眾。在脫貧目標上,實現不愁吃、不愁穿“兩不愁”相對容易,實現保障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三保障”難度較大。
現在看,脫貧攻堅的主要難點是深度貧困。主要難在以下幾種地區:一是連片的深度貧困地區,西藏和四省藏區、南疆四地州、四川涼山、雲南怒江、甘肅臨夏等地區,生存環境惡劣,致貧原因複雜,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缺口大,貧困發生率普遍在20%左右。二是深度貧困縣,據國務院扶貧辦對全國最困難的20%的貧困縣所做的分析,貧困發生率平均在23%,縣均貧困人口近3萬人,分佈在14個省區。三是貧困村,全國12.8萬個建檔立卡貧困村居住著60%的貧困人口,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嚴重滯後,村兩委班子能力普遍不強,四分之三的村無合作經濟組織,三分之二的村無集體經濟,無人管事、無人幹事、無錢辦事現象突出。
根據河北省的調查,深度貧困的特徵可以概括為“兩高、一低、一差、三重”。“兩高”即貧困人口占比高、貧困發生率高。深度貧困縣貧困人口占全省貧困人口總數22%以上;深度貧困縣貧困發生率在15%以上,高於全省貧困縣平均水準近9個百分點;深度貧困村貧困發生率接近35%,高於全省貧困村平均水準近24個百分點。“一低”即人均可支配收入低。深度貧困縣人均國內生產總值21650元,人均公共財政預算收入1386元,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928元,分別只有全省平均水準的50.7%、36.2%、49.7%。“一差”即基礎設施和住房差。深度貧困縣的貧困村中,村內道路、入戶路、危房需要維修和重建。“三重”即低保五保貧困人口脫貧任務重、因病致貧返貧人口脫貧任務重、貧困老人脫貧任務重。深度貧困縣貧困人口中低保、五保貧困戶佔比高達近60%,因病致貧、患慢性病、患大病、因殘致貧佔比達80%以上,60歲以上貧困人口占比超過45%。
深度貧困地區在2020年如期實現脫貧攻堅目標,難度之大可想而知。脫貧攻堅本來就是一場硬仗,而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是這場硬仗中的硬仗。我們務必深刻認識深度貧困地區如期完成脫貧攻堅任務的艱巨性、重要性、緊迫性,採取更加集中的支持、更加有效的舉措、更加有力的工作,紮實推進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未完待續)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