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新华时讯 » 正文

(體育)題:終於,這次校園足球會議沒談培養球星和世界盃奪冠

2017-08-22 16:18:40  來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8月22日電 題:終於,這次校園足球會議沒談培養球星和世界盃奪冠
新華社記者馬邦傑
不久前在浙江金華召開了一次比較另類的校園足球會議。張路等150多名與會人士整整一天都在開會研討。奇怪的是,沒人再借校園足球之機憧憬未來,大談特談培養球星以及世界盃奪冠等遠大宏偉的目標。
會議現場,有位發言嘉賓問:“誰願意讓自己的孩子將來去當運動員?請舉手。”偌大的會場,舉起了四五隻手。
“那麼,誰願意讓自己的孩子將來去當足球運動員?請舉手。”三四隻手不太自信地舉了起來。
這次會議的名稱是“2017‘綠茵星生代’全國校園陽光體育足球班級聯賽發展研討會”,與會者都是從事校園足球的有關人員,有教育部門的官員、校長、體育老師以及張路這樣的足球專家等。但他們對培養足球運動員這個話題明顯缺乏興趣。
相比於“培養球星”和“世界盃奪冠”,深圳南山外國語學校足球教練鄧展望帶來的足球挽救一個問題少年的真實故事,要更接地氣、更有實際意義。
2010年,鄧展望為校隊招隊員,一個瘦瘦的小學二年級孩子前來報名。
“那孩子有皮膚過敏症,還輕度哮喘,說實話我當時不想要他。但他跑得快,有踢球的天賦,門前嗅覺好。於是我就把他招進了球隊。”鄧展望說。
每次球隊在外地過夜,這孩子都要自帶被子,怕酒店被子不乾淨引發皮膚過敏。四年後,孩子上六年級的時候,外出比賽再不用自備被子,個子也長高了。
“現在這個孩子已經隨全家移民國外了。他媽媽至今還隔三差五地和我聯繫,感謝我拯救她的孩子。她告訴我,那個孩子通過踢球,身體機能明顯變好,免疫力增強,不用擔心皮膚過敏了。他媽媽後來告訴我他還沉迷遊戲,如果不來踢球,肯定廢掉了。他媽媽一輩子都會感謝我,感謝足球。”鄧展望說。
這個孩子的變化讓鄧展望深受啟發,他決定讓全校的孩子、不僅僅是校隊的孩子都有機會接觸足球,讓更多的父母了解足球為什么被稱為“美麗的運動”,打消“假賭黑”的錯覺。於是從2012年起,他開始組織全校班級聯賽。賽季設在每年的四五月份。連續五年,這兩個月已經成為學校的傳統節日。
“我們學校高三都有班級聯賽。我們校長認為,每天踢40分鐘球,能放鬆精神,把學生從緊張的學習中解放出來,提高學習效率。事實證明他是對的。”鄧展望說。
鄧展望在深圳南山外國語學校已經工作9年。他的學生中沒有一個成為專業或職業球員。他並不引以為憾。
他說:“能讓我們學校盡可能多的孩子參與到足球中來,這就是我最大的成功。我們校園足球不是為培養精英運動員的。”
中國的校園足球承載著類似歐洲草根足球俱樂部的功能。記者幾年前曾經探訪荷蘭一家業餘俱樂部。這家擁有65年曆史的俱樂部從來沒有培養出一個職業球員,更莫談國腳。當地負責體育的副市長當時對記者說:“這個俱樂部是為當地社區服務的,不是為了培養國家隊選手的……這些俱樂部讓我們整個荷蘭民族變得更加健康……孩子們快樂地踢球,健康地成長,就是最大的成功。”
米蘭·昆德拉說:“我們的生命越貼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實在。”像鄧展望這樣在基層扎紮實實工作、不自矜、不炫耀的人,往往更容易參悟事情的本質。
與今年35歲的鄧展望相比,著名專業足球人士張路走的是苦思調研的路子。他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就開始考察和思考中國足球問題。退休之後,他認為自己思有所成。這次聽說要召開一個有關校園足球班級聯賽的研討會,他推開手頭的一堆邀請,興衝衝地坐了近八個小時的火車從北京來到金華。他說那裏有一群同道在等著他。
張路在很多場合都曾講過這樣一個題目:我們是怎麼把中國足球搞垮的?希望能引導大家痛定思痛、不要再讓錦標功利主義毀掉中國足球。他因此無比痛恨功利主義,也因此無比支持面向全體學生的校園足球班級聯賽。
他說:“班級聯賽是校園足球最重要的事,是學校普及足球的最好形式。”他為這次研討會帶來了自己研究校園足球多年的心得:小場瞎踢,健康快樂。
張路在會議現場為大家播放了一段錄影,上面有兩塊標準籃球場被劃分成了六塊足球場地,孩子們在場地內不受干擾地自由踢球。他說:“這是我理想中的校園足球--小場地,小球隊,胡踢一通,盡情地玩。”
張路認為,孩子們看似是在瞎踢,其實裏面大有學問。他說:“在自由地比賽時,孩子一直都要思考。只有在自由的氛圍,他們才能得到健康的人格培育。我們孩子缺少想像力、創造性、自主性和自律性,自信心差。這是中國孩子的通病,原因在於缺乏集體運動的培訓和熏陶。從小就對孩子進行枯燥的一招一式的技術磨煉,其實是在扼殺孩子的創造力。沒有創造力,技術再好也沒用。”
張路的“小場瞎踢”理念讓很多人深受啟發。一直在贊助校園班級聯賽的果倍爽飲料負責人劉中才興奮地說:“我們去年對班級聯賽投了一千多萬元,今年要投更多,為更多的孩子瞎踢球創造條件。”
作為同道,張路說了一句和鄧展望相同的話:“我們的目的不是培養精英運動員。”他認為,足球在校園內是功能強大的教育工具,重在普及,讓億萬學生能通過足球接受教育。“如果僅僅從競技角度去理解足球,那境界太低了。因此,我們千萬不要在校園內去搞精英足球,一搞這個,功利主義等亂七八糟肯定會捲土重來,一切都會完蛋。”
因此,校園足球首先是教育,其次還是教育。這是足球的大境界。有人說,其次是體育,是足球。這有可能重走教體分離的老路,一條越走越窄的道路。
武漢硚口區負責校園足球的教育官員陳大林目睹了太多體教分離釀造的悲劇。他說:“我以前當過老師、校長,現在是主抓體育的官員,這些年看到的儘是體教分離給孩子們帶來的問題。這樣的老路不能再走了。”
從去年起,硚口區64所中小學全部開展校園足球班級聯賽。陳大林說:“我們現在就想認認真真地搞班級聯賽,這是真正讓足球改革精神落到實處、讓全體孩子受益的措施。再有五六年我就退休了,不想再留遺憾。”
硚口區是陽光體育校園班級聯賽的根據地。去年10月底,2016-2017年度全國校園陽光體育足球班級聯賽就是在那裏啟動的。據全國億萬學生陽光體育運動領導辦公室主任刁鐵民介紹,經過兩個賽季的運作,全國報名參賽學生運動員總數已經超過30萬,比賽場次超過6萬場。
陽光體育校園班級聯賽的具體負責人陳智勇說,班級聯賽是良心工程,不能忽悠作假,久久為功才是正道。憑此,他們要打造一個閃光的公益品牌,將有越來越多的學生參與進來。
在大牌球星、世界盃、職業聯賽吸盡一切眼光的當下,校園足球工作平淡如水,默默無聞,無人關注。但一直有人甘於寂寞地在這裡辛苦耕耘,如鄧展望、陳大林、陳智勇,以及從職業足壇退隱的張路。
他們的努力如果能夠收穫社會對於足球的正確認知,收穫孩子的健康成長,收穫家長的感激和擁戴。培養球星和世界盃奪冠與這樣的收穫相比,根本就不是一個境界。
卸掉“培養球星”和“世界盃奪冠”這樣的手銬腳鐐之後,校園足球將和中國億萬孩子一起煥發勃勃生機。(完)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