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首頁 » 新華時訊 » 正文

音樂家張樟:帶著中國“印記”遊弋東西方

2015-05-20 22:55:43  來源:新華社 【返回列表】

新華社北京5月20日電 題:音樂家張樟:帶著中國“印記”遊弋東西方
新華社記者 呼濤
初夏的北京,夕陽的柔光中,紫禁城畔曾經的皇家壇廟裏“定格”下一群黑色西式禮服的藝術家——來自遙遠摩納哥公國的矇特卡洛愛樂樂團亮相中國,以巡演紀念兩國建交二十週年。
張樟,樂團最前排一位黑髮及腰的小提琴家,是這個有著“皇室”標簽的樂團裏唯一的華人。
演出前一夜,大巴車穿越北京城把剛剛落地的樂團帶上長安街。張樟說:“當金色燈火照亮的天安門進入大家視野,驚嘆聲和此起彼伏的閃光燈讓我更加興奮——全世界無論走過、生活在哪裏,只有這裡是我叫做‘家’的地方。”
在紫禁城畔最靠近北京城中軸線的中山公園音樂堂裏,這個有著傳奇經歷的藝術家用音樂向祖國問好。此時,距離她離開北京已然34年。
“回到北京的第一件事就是回燕園看看,外祖父母在燕東園的老宅子還在,院裏的竹子也在。”張樟說,童年就是在這片園子裏度過,院子裏有竹子、葡萄藤和花草。那時候老人帶她走過最多的就是燕園和圓明園。
張樟誕生在一個堪稱精英匯聚的家庭。她的外祖父林啟武是泰國華僑,三十年代從美國回到燕京大學任教,成為這個華僑大家族裏唯一回到祖國的人。從燕京大學社會學系畢業的外祖母在上世紀三十年代就開始從事促進婦女兒童福利的工作。
她的母親林盈畢業於中央音樂學院鋼琴係,還是一位優秀的演員,在上世紀的經典影片《烈火中永生》裏飾演孫明霞,在《傷逝》裏飾演子君。父親張雲璋曾經是中央芭蕾舞團的首席小提琴,為到訪的美國總統尼克鬆等政要演奏。
她說:“我生下來就被認定也要成為音樂家,音樂的啟矇旣有家庭的熏陶也有童子功。雖然兩歲就被送進寄宿制幼兒園,父親每週都會帶著琴來給我開小竈。”
然而,就是在這個藝術家的家庭,家只有九平方米,住一家四口。張樟說,那個小小的家裏“沒有桌子,但是有鋼琴。沒有飯桌,媽媽的琴凳就是全家的桌子。”
“生活是要有優先順序的,音樂在第一位,然後才是其他。”張樟說。
1981年,張樟的父母決定移居泰國,卻只能帶走一個孩子——女兒張樟成為那個被帶在身邊“投向陌生生活的孩子”,弟弟被留在北京。
“來到泰國投奔親鏚,雖然有一個大家族在那裏,我們卻還是要面對一個全新的國度和生活——要爭取別人的尊重和認可還是要靠自己的實力。”張樟說,父母再次靠實力證明了自己的價值,小小的她也從此有了不一樣的人生。
張樟的父母在泰國做成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幫助泰國建立了第一個專業交響樂團,11歲的張樟成為樂團裏最小的小提琴手。
“真正的才華不會被埋沒。回想起來都覺得那是多麽奇妙啊,一個小孩而且是個外國小孩在新的國度裏有了自己的位置,我看到了父母和自己的可塑性。”張璋說,這段經歷讓自己有了日後隨時適應新環境的自信和能力,不再害怕會失去什麽,隨時都可以重新開始。
此後,張樟又隨著父母移居加拿大,後來被破格允許進入美國萊斯大學音樂系學習。在萊斯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後,她又在瑞士洛桑音樂學院獲得獨奏家文憑。
在傳奇的家族光環下,這個東方女孩也寫下了自己的篇章——2000年,她考入摩納哥公國享有150年曆史的矇特卡洛愛樂樂團,並建立了“張樟樂隊”。
“音樂是很需要靈感的東西,想要真正懂得西方音樂就要來到創造它的歐洲民族和文化歷史之中,就如同學習中醫要來中國是一樣的。”張樟說,小時候經常被外婆帶著走進圓明園,喜歡有歷史感的舊東西,因為那有特殊的美。
在歐洲開啟的職業音樂家生涯也讓張樟開啟了一個新生代藝術家的故事——她創辦“樟弓音樂ZHANGGOMUSIC慈善組織”,組織藝術家進行旨在救濟全球貧困地區、災區以及支持環境保護的演出,收入捐贈到人道主義和環保項目中。張樟團結起這些有共同目標的藝術家,“為了慈善做好的音樂”。
2005年,張樟為摩納哥君主阿爾貝二世親王登基慶典演奏。張樟說:“我可能是這個小公國裏唯一常住並且供職於此的中國人。在親王登基前,我們就認識,他還曾經在我回國演出後邀請我去王宮‘講講中國’,請我轉達對中國人尤其是藝術家的問候。”
在摩納哥和世界舞臺獲得的認可,讓她更加感謝家庭帶給她的藝術熏陶,感謝自兒時就遊弋在東西方的獨特經歷。
隨著“矇特卡洛”在中國巡演一站站演出獲得觀眾的認可,張樟更加期待下一次再回北京,再回家。
“嗯,那晚經過夜色中‘閃著金光’的天安門,站在中山公園音樂堂裏,我最想說的是——‘我的家在北京!’”張樟說,全世界,只有這個地方她會這麼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