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1、掃描上面二維碼,2、下載安裝亞太日報APP

首頁 » 商業 » 正文

5G門口的“野蠻人”:博通的“資本局”和高通的“江湖”

2018-02-04 16:09: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再過一箇月,高通(Qualcomm)和博通(Broadcom)——移動通信領域最主要的技術和晶片貢獻者和全球半導體行業最爲兇猛的併購操盤手之間的“決戰”時刻,就要到來。

3月6日,高通將在位於美國聖迭戈總部的雅各佈大廳舉行2018年度股東大會,會上將就是否接受博通提出的替換現有高通董事會成員和1300億美元的要約收購進行表決。

博通不希望失手,而高通不能承受失去獨立性。毫無疑問,表決結果不僅將決定高通公司的命運,更關乎兩箇爲“利益”和“榮譽”而戰的企業,如何影響移動通信産業的未來。

覬覦高通

這起全球半導體行業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要約收購,始於2017年11月,博通提出以每股70美元現金加股票方式收購高通,交易總價值1300億美元。高通董事會隨後以“显著低估了公司股票價值”拒絶了博通。

彼時,半導體行業正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整合。行業巨頭不斷髮起併購,擴張各自的業務邊界——英特爾連續斥資167億美元和153億美元,收購了可編程晶片公司Altera和自動駕駛解決方案公司Mobileye。而高通也在宣佈以380億美元收購車載晶片巨頭恩智浦(NXP),而恩智浦則剛剛完成以118億美元收購飛思卡爾半導體公司的交易。

但與這些晶片企業的風格不同,博通素以“負債收購比自己更大的競爭對手,交易完成後立即進行重組,果斷賣掉非核心業務和裁員以提升公司利潤率”著稱。

之前,博通在馬來西亞人陳福陽的主導下,完成了一連串的資本運作。在他操盤下,博通的前身安華高(Avago Technologies Ltd)2013年斥資66億美元收購矽谷聖何塞的存儲晶片公司LSI;2015年,又斥資370億美元收購老牌晶片公司博通。2017年,收購完成後,陳福陽隨即把博通的IOT業務部門作價5.5億美元出售給了Cypress。

博通的“資本局”某種意義上也闡釋了資本的本質:在緩慢的增長里無法滿足,在放眼長遠的目標里感到不安,只專註提升眼前利潤。

安華高和博通員工在美國員工評價網站Glassdoor上這樣評價陳福陽:“冒險負債收購,過於註重銷售和利潤,而忽略研髮投入。”似乎爲了驗證這樣的評價,收購博通僅僅10箇月後,陳福陽再次宣佈斥資59億美元收購網絡設備公司博科通訊(Brocade Communications Systems Inc.)。

而這筆交易目前還沒有完成,已有媒體透露“併購狂人”計劃將後者的網絡業務和數據中心網通業務,分佈出售給Arris和EXtreme。

據媒體報道,他在華美半導體協會(Chinese American Semiconductor Professional Association)的年度晚宴上曾經這樣評價自己,“我併不是半導體人,但是我懂得賺錢和經營。” 但高通董事會因“博通的建議显著低估了公司股票價值”,拒絶了陳福陽幫自己“賺錢和經營”。於是,博通又提名11位董事候選人替換高通董事會成員。

這徹底激怒了高通董事會。1月16日高通董事會向股東髮出郵件表示,“通過安插由博通、銀湖提出的、相關經驗匱乏的董事會人選,它正試圖以一種機會主義的方式低價收購高通。” 高通敦促股東投票反對博通董事會提名,支持現在的管理層繼續領導高通公司。

信中寫道,“博通要求高通股東將中短期內的價值創造活動轉移至一家敵意收購者手中。但實際上高通已經領先。高通董事會強烈反對博通咄咄逼人的策略,併敦促你們拒絶它的要求,在白色代理權卡片上投票支持高通的高質量董事會成員,讓他們再次當選。請丟棄你們收到的、來自博通的藍色代理權卡片。”

高通預期,該公司2019年的收入介乎350至370億美元,每股經調整盈利介乎6.75至7.5美元,遠高於市場原先預期的235.9億美元與3.79美元。在宣佈保持獨立的計劃後,高通穫得了至少4次價格目標上調和一次股票評級上調。

Nomura Instinet分析師Romit Shah將高通股票評級從中性上調爲買入,併將其價格目標從每股58美元上調爲每股75美元。他指出:“高通領導層非常聰明,但是過去幾年,位於聖地亞哥的管理糰隊過於謙遜。現在,博通的敵意收購企圖類似於‘用槍頂著腦袋’,我們預計高通將更加積極地致力於提高股東價值,以保持公司獨立。”

馳援高通

不僅評級機構確信高通仍能夠創造显著的價值。1月25日,中國移動通信産業的“半壁江山”——中芯國際、聯想集糰、OPPO、vivo、小米、中興、聞泰科技等企業的高管紛紛出席2018 高通中國技術與合作峰會,爲高通站台。

聯想集糰董事長兼CEO 楊元慶表示:“聯想和高通結緣20多年,聯想整體産品佈局都與高通高度契合,從智能手機到箇人電腦、平板電腦,再到AR/VR,IoT,乃至後端服務器基礎架構都全方位覆蓋。”2018年CES期間,聯想穫得了80項大獎,其中2/3都是來自於除了手機之外的新型智能終端,其中超過50項獎項都是與高通合作的結果。

9年前,只有20人的初創企業小米,得到了高通的鼎力支持,成爲中國智能手機廠商中的“新翹楚”。小米公司聯合創始人、總裁林斌更是表示:“小米的每一款旗艦手機用的都是高通晶片,我們全力支持高通保持創新和長期投入。”

直言不諱的OPPO CEO陳明永則表示,“高通的糰隊是有情懷的,那就是以最大的技術驅動創新,而不僅僅是以利益爲導向,從這箇角度來講,我不是很了解博通這家公司,但坊間聽到傳聞博通更多的是進行資本運作,博通收購高通可能會形成壟斷,對行業和消費者來講,未必是箇福音。”

小米、OPPO、vivo等都堪稱是在“高通模式”下成長起來的典型企業。他們不僅佔據了國內市場的半壁江山,還積極開拓海外市場併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2017年第四季度,小米在印度市場排名第一。OPPO也在1月31日正式登陸日本市場。

數據顯示,2015年、2017年,高通晶片業務來自中國廠商的營收分彆爲40、60億美元,預計2019年將達到80億美元,複合年增長率爲17%。中國5G市場廣闊的髮展前景,使得高通將中國夥伴視爲“最有活力的合作方、也是最穩定的合作方。”如高通總裁克里斯蒂安諾·阿矇所説:“9年前,高通開始支持初創的小米和OPPO、vivo等中國手機企業。現在,風水輪流轉,這些公司開始支持我們。”

生態圈的力量就像緊密咬合的齒輪——對於正厲兵秣馬迎戰5G的高通的中國合作夥伴來説,支持高通,不僅因爲5G時代即將到來,以智能汽車、車聯網、物聯網、人工智慧等爲代表的一系列技術已公認是當前世界經濟髮展的新引擎,而高通處在技術前沿。更因爲,中國移動終端廠商更需要持續的創新以延續自己得之不易的領先地位。如vivo首席執行官瀋煒所言, “整箇移動産業離不開高通過去多年的專註,高通不短視、不在乎眼前利益,我們需要他們,否則的話我們的6G、7G在哪?”他説。

根據Counterpoint Research的研究,2017年全球十大3G/4G智能手機廠商中有七家是中國廠商。相較於髮表評論,這些立足中國、放眼全球的手機廠商更看重未來。峰會現場,小米、vivo、OPPO、聯想等四家手機廠商與高通籤訂了射頻前端解決方案跨年度採購訂單。未來三年(2019年-2021年),四家手機廠商將採購價值總額不低於20億美元的射頻前端部件。之前,去年11月,小米、vivo、OPPO與高通籤署協議,未來幾年將從高通採購價值120億美元的零部件。

目前,高通正在全力與衆多中國運營商、基礎設備廠商、OEM廠商等合作夥伴加速推動5G在2019年成爲現實。之前,2017年11月17日,高通已與中興通訊和中國移動成功實現了全球首箇5G新空口系統互通。5G新空口系統互通演示在中國移動5G聯合創新中心實驗室進行,由高通提供5G新空口終端原型機,中興通訊提供5G新空口預商用基站支持。這一合作演示的成功被視業界爲全球5G髮展過程中的重要里程碑事件。

中國移動通信集糰公司副總裁李正茂希望,“5G時代高通和我們中國産業界的合作能夠繼續取得成功。”他透露,中國移動2018年下半年起要在全國12箇城市進行5G的應用示範建設,向5G商用邁進。

李正茂當年曾主導與將高通CDMA引入中國市場的談判。而CDMA的談判,也爲後來中國加入WTO起到了關鍵性的推動作用。 “當年與高通的合作,現在看來,結果是好的。”他説。

恩智浦的意義

中國的移動通信産業已經有了看待世界更客觀和公正的眼光。但眼下,正是高通過去三十年髮展歷史中“最困難的時刻”。

1月29日,高通CEO史蒂夫·莫倫科夫(Steve Mollenkopf)率領高層管理糰隊通過視頻髮聲,強烈反對博通的要約收購。認爲其“低價值、高風險的惡意提議,對股東來説毫無意義”, 是“從不切實際的高度畵出的大餅”。史蒂夫·莫倫科夫提議股東不要支持博通公司的投票計劃,併提出提高股東價值的具體策略,包括“進一步削減10億美元成本、恩智浦交易的收益,以及解決與蘋果的專利權訴訟。”

不計算蘋果專利費的收入,高通預期2019年每股盈利爲5.25美元。而5G作爲下一場技術革命的驅動力,將利用高通的技術創造一箇真正互聯的世界。不僅如此,高通以380億美元收購恩智浦半導體的交易將推進這一進程。

中國通信業知名觀察家項立剛表示,面向5G和智能互聯網永遠不能把晶片産業停留在手機晶片上。

某種意義上,高通對恩智浦收購的完成,會進一步深化和加強其與中國産業在物聯網、汽車電子等領域的合作,將高通與中國智能手機産業合作的成功模式,進一步拓展至中國的汽車電子、車聯網、物聯網産業中,實現趕超和領先。2017年10月,高通已與重慶市政府成立智能網聯汽車協同創新中心,在汽車電子和車聯網方面與中國産業界展開深度合作。2017年,高通已經在南京、重慶、青島等地成立物聯網聯合創新中心,在物聯網領域與中國進行技術與創新合作。2018年1月,在美國消費電子展上,比亞迪宣佈將在其電動汽車上採用高通驍龍汽車平台,用於信息娛樂和儀表系統。

“高通收購恩智浦,可以讓高通的晶片産品變得更加豐富,也更加有競爭力。因爲高通是安卓陣營最有力支撐,但博通的收購對於高通能力的提升,沒有現實的幫助。” 項立剛説。更重要的是,高通收購恩智浦之後、保持獨立的高通在中國的髮展也是透明、可預期的。而一旦高通收購恩智浦未果導致博通收購高通,會對高通在中國與現有合作夥伴的穩定合作帶來重大的不確定性甚至是負面影響。

從交易體量上來看,高通收購恩智浦的交易額是380億美元,兩家公司合併後的市值會超過1000億美元。而博通對高通的收購要約是1300億美元,是到目前爲止科技史上最大的併購案,兩者合併後的市值會超過2000億美元。兩箇併購比起來,顯然高通對恩智浦的併購對産業引起的影響要遠遠小於博通對高通的併購所引髮的連鎖反應,對國內相關産業的影響也是如此。

“如果髮生併購和動蕩,收購過程中産生大量的業務失調和成本,一定會影響新産品開髮。不僅對於高通的髮展,而且對整箇安卓陣營的髮展都是非常不利的。” 項立剛説。

恩智浦不僅是全球最大的汽車晶片廠商,也是在歐洲物聯網晶片業務和技術領先的廠商。據國外媒體報道,之前高通已向歐盟委員會作出一系列承諾,包括未來8年內維持恩智浦原來的業務模式不變,繼續對外授權恩智浦的 Mifare 技術和商標。同時高通還承諾,不會收購恩智浦的標准 NFC 專利以及部分非標准NFC通訊專利。這些專利屆時將移交給第三方,第三方將在 3 年內免費向全球授權。至於高通收購的恩智浦的其它的NFC 專利,高通承諾只用於防禦目的。

一系列的事實證明,高通相信自己仍能夠創造显著的價值。截至目前,高通仍在等待中國相關部門對於收購恩智浦交易的審批,併計劃在2018年完成這筆交易。多數業內專業人士認爲,高通與中國移動通信産業的命運是深度捆綁在一起的,可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高通方面也對中國批准此次收購持樂觀態度。

另外,高通正在籌劃重大股票回購,作爲加強其市值,阻止博通惡意收購的另一種方法。而博通如果完成收穫後“肢解”高通,幫助蘋果穫得其基帶晶片業務,將更令與高通深度捆綁在一起的中國智能手機廠商擔心。

第一手機界研究院院長孫燕飈指出,以OPPO、vivo和小米爲代表的中國手機一線陣營廠家之所以齊聲反對博通收購高通,根本原因在於中國智能手機廠商的崛起,實際上動了蘋果與三星等手機巨頭的“奶酪”。

“今天以OPPO、vivo和小米爲代表的中國手機一線陣營廠家最主要的競爭對手已經變成蘋果,尤其是5G,這已成爲中國手機廠家趕超蘋果的最佳市場機遇。”孫燕飈表示,“如果博通只看重利潤,併如業內人士分析的那樣,只是短期套利,甚至把高通的基帶業務剝離賣給蘋果,那麽安卓陣營在5G時代將從領先變成落後,甚至面臨災難。”

保持獨立

近日,高通通過了一項員工離職補償計劃:一旦高通公司的控制權髮生變動,如果現有員工被解僱,高通的收購方需支付更多的離職補償金,以提升博通收購高通的難度。

與通過一連串資本運作、將博通打造成全球第五大半導體公司的陳福陽不同,高通的創始人糰隊是頭頂著“CDMA之父”的名號一路走過來的。高通式商業模式,在過去三十年奠定了移動通信産業髮展的基礎。而在移動通信這樣一箇以創新爲生的産業,很多企業都是時代造就的,但更多的是因爲“人”。

正如中芯國際集成電路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長周子學所説:“在集成晶片這箇行業穫得成功,10%的權重來自資金投入。剩下的都是對這箇行業長期的堅持和積累,尤其是長期堅持和專註於這箇行業的人。”他説,“這批人實際上是最可貴的。不認識到這樣一箇事實,那你爲什麽要把錢放到這箇地方呢?整箇電子信息産業,人才第一。”

這也是爲什麽高通的價值,不能簡單地用資産負債表和更加商業化的視角來看待。像在很多需要長期投入的事業一樣,晶片和底層基礎技術研髮漫長而孤獨,因爲想讓用戶的體驗更輕鬆,就要付出幾倍於它的不輕鬆,因爲很多時候創新不能重來。

很多人以爲,所謂創新精神是企業給用戶洗腦的感情牌。但如果你真實地靠近那些春節不休假的中國智能手機廠商開髮糰隊,或者面對那些在高通工作了十幾年的“髮明者”,你會髮現,他們與工作的關系併不僅僅是熱愛,熱愛與他們而言只是一箇基礎條件。

當聽到合作夥伴説,“我們需要高通,不然6G和7G在哪里?”的時候,高通的員工互相緊握著手,微笑地仰起臉,不讓眼里的淚水落下來。

當你看到這一刻,可能就會對他們所信仰的東西産生一種彆樣的情懷。如果不理解這箇,忽略這種文化對於創新的影響,單純用資本收購後的盈利目標作爲出髮點,那麽即便收購實現,買到的或許是利潤,但跟創新沒有一毛錢關系。

(來源:經濟觀察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