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1、掃描上面二維碼,2、下載安裝亞太日報APP

首頁 » 斯裡蘭卡 » 商貿投資 » 中鐵五局斯裡蘭卡分公司 » 正文

前猛虎組織基地上的中國建設者們

2015-04-16 19:10:29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記者楊梅菊發自科倫坡:一路曏北,天越來越藍,車越來越少,像是去往沒有盡頭的盡頭,直到在一座軍事檢查站前被員警攔下,這一錯覺纔戛然而止——從科倫坡齣發馬不停蹄驅車6個小時,賈夫納卽在眼前瞭。
 
沉寂、神秘,無人區般蠻荒與驚險,這是大多數人對於斯裡蘭卡北部地方賈夫納的想像。但接下來,這一近乎偏見的想像很快又會被一一打破——嶄新的公路首先會令那些第一次進入賈夫納的遊客感到驚訝,然後是街頭早已消失的崗亭、魚市上當地人略帶羞澀的寧靜笑臉、海邊孩子們躍入大海濺起的水花、鎭上第一傢肯德基前絡繹不絕的食客們……
 
變化每天都在這裡發生,彈痕、廢墟的消失幾乎和新建築、新事物的齣現衕時進行著。而這變化,由多少中國麵孔在炮火中汗水中地廣人稀的寂靜中親手創造並見證。這也是為什麼,當我們讚頌斯裡蘭卡戰後五年所取得的進步,我們也應當讚頌那些前猛虎組織基地上的中國建設者們。
 
【小題】星月中的寂寞
 
車子剛剛進入A9和AB32公路的介麵,遠遠就看到一輛紅色皮卡等在路邊,小陳在賈夫納的陽光下曏我們揮手,他的身後就是其所在的中鐵五局承建的北部公路項目,該項目已於近期告完工。而這時,工友小鐘正在項目現場的廚房裡忙得不亦樂乎——他用瞭一個下午的時間準備瞭一桌飯菜等待記者的到來——這衕時也是近兩個月裡他們第一次見到除瞭彼此之外的中國人。
 
由於賈夫納公路項目已經完工,大部分衕事已撤迴國內或者南部鐵路項目,偌大項目部隻餘小陳和小鐘二人留守,一方麵看護建設材料,一方麵負責與業主進行收尾及後期維護。“兩個月裡,真是領略瞭什麼是真正的孤獨。比起這種孤獨,纔發現幾個月前施工時的高強度勞作完全不祘什麼。”小鐘告訴記者。
 
每天伴著星月、曠野、空空的集體宿捨和院子裡十幾颱工程車入睡,在這樣的孤獨中,小陳已經快記不起那些為瞭早日將公路交付時的勞碌,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但總體上賈夫納的生活還是相當方便的。”說著說著,小鐘忽然又高興起來,他告訴記者,最近賈夫納甚至有瞭肯德基——鎭子上的第一傢國際品牌連鎖洋速食——生意竟然相當不錯,客人一天到晚絡繹不絕。有時候,他會和小陳輪流齣門,去海邊、去鎭子上的最繁華的幾條街轉轉。採訪途中再次路經由自己所在的中鐵五局承建的公路時,小陳指著窗外告訴記者:這是所有公路中唯一加瞭路沿石的,都修完這麼久瞭,他還是怎麼看怎麼覺得漂亮。
 
【小題】炮火中的汗水
 
作為斯裡蘭卡中國建設者的年青一代,90後的小陳和小鐘都沒有趕上戰爭的炮火。而2007年就來到斯裡蘭卡的中國機械設備工程股份有限公司(MEC)的老員工白強勝,卻怎麼也不能忘記那些時日。
 
“2007年4月下旬的一天深夜,初到斯裡蘭卡的我突然被一針鞭炮聲吵醒,還以為是因為斯裡蘭卡闆球奪冠慶祝呢,想著去窗戶邊看看,仔細一聽哪裡是鞭炮聲,就是槍聲和炸彈。彼時,整個天空都被飛彈映紅瞭,那場景和我每年元宵節在國內看到的場麵相差無幾。”那也是彼時50多歲的白強勝人生中第一次目睹戰爭。此後,白強勝和他的衕事們便經歷瞭不知多少次炸彈爆炸——市場內、公車、住處不遠或者是前往項目現場的路邊。這一狀況,直到2009年纔隨著戰爭的結束而漸漸消失。
 
但那些被埋在地下的炸彈所帶來的陰霾,卻並沒有就此結束,多少人的身體和生命,被散落在賈夫納的炸彈所終結。“當時我離這顆炸彈就隻有一步之遙啊。”中航國際工程公司副總經理劉洪光指著一張照片上被排雷兵發現的一枚小小炸彈感歎。2009年,劉洪光率領團隊深入賈夫納最北端為公司承包的A09公路尋找石料並最終將石料廠確定在危險區,纔有效降低瞭項目金錢和時間成本,確保瞭項目如期保質完成。而施工過程中一天數遍排雷,雖在當時隻道平常,事後想想,卻有無限後怕。“A09是以熱血和命賭來的,”劉洪光此言不虛。事實上,任何一個曾在賈夫納參與建設的中國人,都或多或少下過衕樣的賭註。
 
一個月前,一則關於斯裡蘭卡精神疾病患者高比例的新聞曾經引起關註,新聞提到,北部賈夫納是精神疾病的高發區——炮火遠去,但戰爭留下的心靈創傷也許要花費更長的時間去療治。
 
倖運的是,和平畢竟已降臨於此,這恰是一切新希望的發端。
 
而那些曾在此地獻齣年華、智慧與辛勞的中國建設者們,早已作為和平的一部分,被這片曾經傷痕纍纍的土地所記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