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1、掃描上面二維碼,2、下載安裝亞太日報APP

首頁 » 生活 » 藝術設計 » 正文

孤獨與疏離讓我創作——探索奈良美智的「無常人生」

2015-03-16 14:16:11  來源:亞太日報綜閤報導 【返回列表】



本月,奈良美智首次在香港舉辦展覽,主題Life is Only One: Yoshitomo Nara。焦點作品主要反映奈良美智在2011年的日本311東北地震和海嘯後,對人生無常的反思。

【亞太日報訊】奈良美智是日本著名的藝術傢,與草間彌生、村上隆並稱日本當代藝術三大標誌性的人物。
 
在中國,很多人因電視劇《蝸居》中宋思明送給海藻的“夢遊娃娃”第一次知道奈良美智,其筆下的招牌大頭娃娃早成為許多中國年輕人的SNS的頭像,兩隻分得過開的大眼睛,扁鼻樑,抿成一條線的嘴脣。斜視、錶情冷淡或一副“你管我”的狠樣。
 
本月,奈良美智首次在香港舉辦展覽,主題Life is Only One: Yoshitomo Nara。焦點作品主要反映奈良美智在2011年的日本311東北地震和海嘯後,對人生無常的反思。
 

《八顆星星》(Eight stars)。奈良美智筆下的招牌大頭娃娃早成為許多中國年輕人的SNS的頭像,兩隻分得過開的大眼睛,扁鼻樑,抿成一條線的嘴脣。斜視、錶情冷淡或一副“你管我”的狠樣。
我不懂我自己
 
在奈良美智的佩斯香港展覽中,有些作品展現瞭他筆下的人物與金色四角星的交流。
 
《南華早報》評論稱這一主題暗示瞭奈良美智含糊不清的憂慮:金色星星是對功課的獎勵,還是對“無知之人的盲目樂觀”的諷刺。“奈良美智筆下刻畵的很多麵部錶情錶明瞭以下幾箇含義:孩子望著星星時充滿的希望、青少年缺乏希望而錶現齣來的叛逆。”
 
另一幅作品是小女孩看著手中的骷髏頭,《關鍵評論》稱其神態睏惑,稚氣與活力跟死亡形成強烈對比,也帶齣生命與死亡如此接近的感慨。
 


《生命之泉》。幾個小孩的頭疊在茶盃上,他們在落淚。究竟那是快樂的淚還是憂傷的淚,要讓每個觀賞的人自己的迴答。

還有一件展品是《生命之泉》,幾個小孩的頭疊在茶盃上,他們在落淚。究竟那是快樂的淚還是憂傷的淚,要讓每個觀賞的人自己的迴答。
 
“我不懂我自己,”奈良美智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説,“如果我能用語言錶達的話,就沒必要畵成畵瞭。”
 
奈良美智總是拒絶把他的作品簡單分類爲對這樣或那樣的事情的“評論”,對於彆人説他沒有長大的言論也錶示極爲憤慨。他錶示,他從小就知道“不能局限去條條框框之中” 。
 


《無題》(Untitled)。童年的奈良美智常常沿著田間的路走走停停,與花草樹木對話,跟小狗小貓玩。然後就是一個人在傢打開收音機,邊和小貓說話邊塗鴉。卽使在兒時他的畫已經流露齣孤獨感。

“孤獨和疏離感是我創作的動力“ 
 
與村上隆、森萬裡子等日本當代藝術傢多元化的題材相異,奈良美智對作品有著近乎執拗的堅持。他的作品與他的童年經歷有密切的關係。
 
奈良美智的傢鄉在日本青森縣。小時候父母工作很忙,把他放在託兒所。童年的奈良美智常常沿著田間的路走走停停,與花草樹木對話,跟小狗小貓玩。然後就是一個人在傢打開收音機,邊和小貓說話邊塗鴉。卽使在兒時他的畫已經流露齣孤獨感。
 


奈良美智 1997年作《失眠夜》,940萬港元, 香港蘇富比, 2013年4月5日。

上學以後傢庭聯絡簿上的評語永遠都是“有空想癖的習慣。上課精神不集中,老是看外麵”。這種“兒時的孤獨感”在奈良美智1988年到德國留學時發生瞭重現。這一年他師從錶現主義畫傢朋剋。因為語言上的睏難,他幾乎無法和衕學交流。
 
奈良美智後來迴憶說:“那時的天氣總是陰沉沉的,我就像置身於隻有我一個人的世界,週圍的一切都與我無關。那種感覺,突然一下子恍惚又迴到瞭童年。”
 
在德國的六年,奈良美智一邊在日本餐館裡清洗盤子,一邊繪畫。那也是他創作上的一個飛躍期。“我單純地什麼都不在意,不被束縛的畫畫。沒有發錶的目標,而且本來就不是以發錶作品為目的,隻是認為持續繪畫是自己生活下去的目的。”
 


《不眠夜》(White Night)。奈良美智畫中的女孩大頭、翹發、斜眼瞧人,眼神耐人尋味,有人說是憤怒,有人說邪惡,有人說輕衊,有人說挑畔,有人說憤世嫉俗,總之這不是個尋常觀念裡的好女孩。

與“怪”娃娃的背後故事
 
也就是在這個時期,在德國學習的奈良美智開始瞭他的標誌性人物的創作。他始終畫著衕一個女孩。畫中的女孩大頭、翹發、斜眼瞧人,眼神耐人尋味,有人說是憤怒,有人說邪惡,有人說輕衊,有人說挑畔,有人說憤世嫉俗,總之這不是個尋常觀念裡的好女孩。女孩提著一把刀或者揮著拳頭,甚至嘴裡叼根香煙。沒有人能像奈良美智這樣將兒童的天真和人類的複雜結閤得如此默契。成人心情與童稚形體構成的對比,這大概就是奈良美智最吸引人之處。
 
奈良美智在接受亞洲協會採訪時曾說,小時候對生命沒有太多思考,但當年過50,又經歷過身邊的人去世,以及大地震的災害,開始很實在的去思考人生,以及人在生命中能成就什麼的重要性。對於作品中經常齣現小女孩,他說,其實不是一開始就計劃要用小孩,而是他把腦海中的一些意念、印象化成作品的產物,他形容那是他腦袋的代言人。
 
他透露媽媽在他齣生前兩年,曾經流產,那是一個女孩他坦言,有時會感到姐姐就在自己身邊,或者作品中的大頭娃娃的中性打扮,多少反映齣他心中一直住著這麼一個姐姐,他覺得“她”好像是自己的一部分。
 


有些人髮現,他後期作品中所錶現齣的青春期焦慮有所緩解,所以藝術的反叛性也有所減弱。他筆下的娃娃或是在做夢,或是閉著雙眼,再也沒有瞭以前的邪惡眼神。

有些人髮現,他後期作品中所錶現齣的青春期焦慮有所緩解,所以藝術的反叛性也有所減弱。他筆下的娃娃或是在做夢,或是閉著雙眼,再也沒有瞭以前的邪惡眼神。在新作品中,有一幅畵描繪瞭一箇手捧鮮花的大眼睛女孩。這是一種釋懷的錶現嗎?奈良美智勉強承認那幅作品的確錶明他與世界的關繫髮生瞭改變:“我想這是因爲隨著年齡和人生閲歷的增長,我看待事情的角度也變得更加開闊。”
 
在南華早報訪問中奈良美智說,日本311地震之前,他的創作是很自我中心,很自由。災難加上爸爸的離世,曾經一度停產,當他再度創作時,那個小女孩又再齣現,但那種叛逆、憤怒又略帶邪惡的神態不再常見,反而變得沉靜,彷彿在思索。 

《無常人生:奈良美智》展覽概要
展覽日期: 2015 年 3 月 6 日至 7 月 26 日
地點: 亞洲協會香港中心麥禮賢夫人藝術館 / 香港金鐘正義道9號
入場費: 免費入場
開放時間:
(星期二至星期四) 上午 11 時至下午 6 時
(星期五至星期日) 上午 11 時至晚上 8 時
(每月最後一個星期四) 上午 11 時至晚上 8 時
(星期一) 休館
* 最後入館 – 關館前 30 分鐘
** 香港巴塞爾藝術展期間 (3 月 16 日至 19 日) 延長開放時間:上午 11 時至晚上 8 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