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1、掃描上面二維碼,2、下載安裝亞太日報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觀影| 1987:真相,或許是打開光明之路的唯一鑰匙

2018-02-14 17:42: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記者 朱璐瑤

不少人都看過韓劇《請回答1988》,更有不少人被里面溫暖的親情、愛情、友情感動得一塌糊塗。不曾想過,1987年六月的韓國,竟充斥著暴動、鬥爭,國民生活在黑暗的政權統治下,彷彿黎明永遠不會到來。而這些故事,被韓影《1987》真實地重現在世人面前。

繼《追擊者》和《黃海》之後,金允石和河正宇在以韓國六月民主抗爭爲背景的電影《1987》中再度聯手。該片由《華頤:吞噬怪物的孩子》導演張俊煥執導、《購物車》編劇金景燦執筆,金允石,河正宇,金泰梨,薑棟元,呂珍九,吳達洙等主演。以1987全鬥煥獨裁統治下髮生的六月民主抗爭運動爲背景,講述了名叫朴鐘哲的民衆運動領袖被當局警察逮捕併拷問致死後,試圖揭露事件真相的包括檢察長、監獄系長、學生組織等人們與意圖隱瞞事件的對共公安一方所做的鬥爭。朴鐘哲被害事件當年被媒體曝光後,直接引髮了反對全鬥煥獨裁政府的六月民主抗爭運動,最終全鬥煥被迫接受了629宣言,不久政權倒台。

《1987》里正義的一方一直在努力尋找真相,從檢察長堅持要做完屍檢確定正確死因後才同意籤字火化到記者們爭先恐後,力圖盡早報道事情真相,從獄長、獄警不顧箇人安危傳遞監獄里髮生慘絶人寰的事實到大學生自髮組織起來示威遊行要求政府開誠佈公,

大家齊心協力想要的,不過是事情的真相,這真相,不是金錢能夠贖買的,也不是以權力和恐懼脅迫就可以肆意篡改的。當事人死亡的真正原因是什麽?兇手究竟爲何人?用來賠償的款項是哪里來的?正是因爲有了從檢察官到民主派人士到新聞記者再到死者家屬以及大學生爲代表的知識分子和普通民衆從各箇層面的合力窮根究底,才最終讓真相得以大白於天下併由此推動了韓國的民主化政治的真正實現。正如影片中正義的化身金正男所説,“我們所剩下的最後一件武器,唯有真相,而真相,也會摧譭這箇政權。”

真相爲何如此重要併具有如此大的力量,這樣講是不是過於誇大其詞了?真相對於箇人來説是名譽與尊嚴的維護,但對於一箇國家來説,則是權力的信服與尊重

對真相的探求,歷來不只是司法機關關心的問題,它更影響國民對國家政府的好感與認同。還記得電視劇《少年包青天》,有這樣一箇情節,包拯在徹查案件的時候,有人阻撓他説爲了避免影響金宋兩國的關系引髮戰爭不要再查下去了,包拯是怎樣回答的呢?他説,我的責任就是查明真相,至於這真相會引髮怎樣的後果那只好讓我們大家一起去面對。包拯能夠名留青史,歷代傳頌,我想不僅是因爲他作爲神探的身份,更是因爲他身上所體現出來的這種對於“真”的渴望和熱衷的高尚品質,讓人們看到了對國家權力機關的希望,也體會到了生活在這樣的國家的幸福與安定。更重要的,這種品質能影響更多的人對於真理等問題的關懷和思考,這樣,那些試圖掩蓋真相的行爲才能從萌髮之初就被掐斷。

由此可見,一箇新聞的真實性或者一箇案件是否能夠按照法律還原事實真相,其涉及到的不僅僅只是當事人的利益得失問題,而是關系到社會整體的巨集觀運行機制,所謂“千里之堤,譭於蟻穴”,謊言或者真相正是那箇蟻穴。

對於真相,如果我們不關心,權力當然可以傲慢,所以在一些懸案中還有“攝像頭壞了”等令人啼笑皆非的低劣敷衍和塞責,在《1987》中,爲了掩蓋真相,韓國警方最初給出的解釋竟然是荒唐的“因警官拍桌子而導致學生驚嚇致死”,

接下來還有諸如暴力阻止驗屍、封鎖消息、找替罪羊等等,凡此種種,《1987》這部電影里可謂一箇都不少。看來,權力的腐敗和愚蠢總是驚人的一致,黑暗和邪惡也總是面目雷同,不同的只是這不公所帶來的傷痛是否能夠喚醒人們的良知和正義,以及在一箇是非顛倒、黑白不分的大環境下每一箇置身其中的箇體究竟如何選擇。

《1987》讓我們看到,旣有民主人士的正面鬥爭,也有體制內正義力量的迂回努力。正是這些人用生命做出的堅定選擇,才最終引導了國家命運朝正義與公平道路上的前進。當然,還有另一些人也試圖在創造他們的歷史,上至總統,總統的高級頭目,以及電影中最大的反派特務頭子朴處源,還包括那些反覆被洗腦的打手,他們又何嚐不是在以自己的選擇試圖創造他們的輝煌歷史。但正如影片後期做了替罪羊而覺醒的打手質問的那樣,“我們這樣做真的是在愛國嗎?”

影片頗爲可取的地方在於,對反面人物併未不只是臉譜化的處理,尤其是對於朴處源這一人物形象的塑造,除了表層的暴力、血腥,還深入其靈魂深處,讓我們看到他之所以像一箇惡魔一樣冷酷無情,是因爲某種堅定的記憶造成的意念在作祟,而這一切,與他童年遭遇的不幸密切聯系在一起。這樣,影片所表達的,就不僅僅局限於對反動力量的對抗,其觸角深入到南北韓關系更錯綜複雜的歷史脈絡中去了。

朴處源年幼的時候見證了背叛與傷害,但這些外在的因素不能成爲箇體推脫責任的藉口和理由,如果每一箇被傷害的人都要承擔歷史的傷痛然後重新走上複讎之路,那麽苦痛將繼續生存在人間,併將生生不息,直到將人類吞噬。人生來就是要經歷痛苦的,但痛苦之後,在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悲傷應該指引我們作出向善向美的選擇,只有這樣,才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正如《1987》中,作爲理想主義化身的李韓烈在回答經歷了暴亂捱打的痛苦後爲什麽還要堅持鬥爭時説,“我也想啊,但還是不行,心太痛了”,我想,唯有人心,能帶領我們作出選擇,是堅守正義還是被讎恨矇蔽。

(來源:亞太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