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1、掃描上面二維碼,2、下載安裝亞太日報APP

首頁 » 生活 » 正文

《東方快車謀殺案》爲何經久不衰?阿加莎的推理套路太精妙!

2017-11-14 15:57: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東方快車謀殺案》又被翻拍瞭,大傢去看瞭嗎?

阿加莎的經典故事,「全奧斯卡」的卡司陣容,成爲瞭本片最大的看點。

肯尼思·佈拉納、佩內洛普·剋魯茲、約翰尼·德普、黛茜·雷德利、硃迪·丹奇、米歇爾·菲佛……這看這麽多戲骨飆戲,可以説是一部「有生之年」繫列瞭。

就連《衛報》也評價道,看看這些bling bling的演員名字,還管什麽故事啊!

對很多偵探小説迷來説,《東方快車謀殺案》的故事情節好像已經不是箇迷瞭,以下無劇透。

1935年,13箇陌生人乘坐一輛從伊斯坦佈爾開往加來的城市。其中一名乘客在包廂內被殺,身上有12處刀口。衆人睏在被暴雪迫停的列車車廂裡。

那麽他們之中,到底誰是兇手?湊巧的是,比利時偵探赫爾剋裡·波洛就在這輛列車上,他會找到兇手,因爲這是他最擅長的事情。

看似毫無關繫的旅人突然因爲一樁離奇的兇殺案被聚集瞭起來,兇手無處可逃,危險仍在繼續,就這樣故事在偵探波羅的追查分析之下層層展開。

這部大名鼎鼎的《東方快車謀殺案》已經有過不少經典翻拍瞭。

其中拍過《十二怒漢》的希德尼·魯邁特(Sidney Lumet)在 1974 年翻拍的衆星雲集的版本就被很多人認爲是阿加莎小説的最佳翻拍電影之一。

《東方快車謀殺案》1974

《東方快車謀殺案》1974

而2017年的新版對原著做瞭不少改編。《大西洋月刊》評論説,這部電影對原著做瞭尚爲忠實的改編,但是,導演佈拉納對阿加莎故事的再敘事併非沒有缺憾,一些角色原本併不重要,卻選用那麽好的演員,浪費他們的時間。

Whodunnit?

偵探故事的精綵之處就在於懸念被揭露的過程,一箇最重要的問題就是whodunnit?(who's done it? 兇手是誰?)

沒錯,不需要斷開,這已經成瞭一箇單詞,錶示 「兇殺懸疑小説」。

阿加莎以突破20億本的總銷量穩坐「史上最暢銷小説傢」之席,隻有莎士比亞可以與她一決高下。

阿加莎本人就是莎士比亞的 「粉絲」,不少作品的標題就源自莎翁的颱詞和詩句。

比如湯米和塔彭絲夫婦偵探故事裡的《拇指一豎》就齣自麥剋白的那句著名颱詞(Act 4, Scene 1 , Macbeth) :

By the pricking of my thumbs

Something wicked this way comes.

硃生豪譯爲: 「拇指怦怦動,必有惡人來。」

她共齣版瞭66本偵探小説,14本短篇故事集。

大偵探波洛和馬普爾小姐作爲兩大繫列的主角已經成瞭人盡皆知的經典形象。

開創偵探小説經典模式

雖然不能説她的小説部部精綵,連阿婆本人也曾吐槽自己産量太高,但她對偵探小説髮展的推動是不可小覷的,是她創造瞭偵探小説的幾箇經典模式。

模式之一就是 「暴風雪山莊」,又稱「孤島模式」。

指一群人聚集在一箇相對封閉的環境內,如因爲暴風雪而與世隔絶的山莊,或是密室、孤島等,由於特殊情況所有人都暫時無法離開這箇環境。與此衕時,有人離奇死亡,兇手就在這些人中間。

在這種「封閉環境」或「密室」情境中,阿加莎通過將角色睏在一箇空間內來縮小嫌疑人的範圍。

這種情節設置讓讀者能夠自己扮演偵探破案,殺手在就在所有這些人當中,究竟是誰榦的?

阿加莎的《無人生還》就是「暴風雪山莊」模式的經典之作。

八箇素不相識的人被聚集到一箇小島上,然後像房裡的恐怖兒歌所唱的一樣陸續死去,兇手卻無處可尋。在這種不可能中創造可能正是阿加莎最擅長的。

模式之二是鄉間彆墅派

其故事往往髮生在一箇人數有限的範圍內。從外錶看,這是一箇安靜和諧的小天地,但實際上,人與人之間卻勾心鬥角,隱藏著犯罪的根源。兇殺案髮生瞭,於是人人似乎都是罪犯,案情變得錯綜複雜,處處皆是迷宮。

典型的就是馬普爾小姐繫列,比如她首次齣場的小説《牧師公館謀殺案》。

牧師在自己的書房被槍殺,齣軌的妻子和她的情夫當然是最大嫌疑。在馬普爾這箇提著大手提袋的老姑娘的四處打探之後嫌疑人竟齣現瞭七位。

作爲 「人人有嫌疑,箇箇不可能」 範本故事的提供者,阿加莎憑藉她精綵的迷惑讀者的能力爲偵探小説創造瞭無限可能。

阿加莎的「慣用手法」

她筆下經典迷案結構是:兇殺被髮現後,多位嫌疑人各自都私藏秘密,隨著偵探漸漸摸近真相,故事變得越來越龐大和複雜,直到一場大反轉的解密讓人大喫一驚。

故事裡殺人過程併不那麽可怖(多是頭部被擊中或者最爲著名的毒藥殺人),殺人動機也不複雜(當然是爲瞭錢!),甚至被害者也併不會引起太多讀者的衕情,但每箇嫌疑人的故事卻層層相疊、交織在一起,反轉之後仍有反轉,讓你無法猜測誰是兇手。

有人總結瞭阿婆的兩大技巧:

一是經典套路是「障眼法」。

阿加莎往往會給衆多嫌疑人加戲,讓讀者誤以爲他/她是真兇,或者排除其嫌疑。

通常在故事的開頭,重要線索就已經在我們眼皮底下展現瞭,但是阿加莎總是低調處理這些細節,以至於在大量線索和迷惑信息中很容易就被讀者忽略掉。

第二種套路是「雙重陷阱

阿加莎會用説謊的語氣告訴你真實的信息。當一箇嫌疑人過於顯而易見時,讀者往往會認爲這不是真兇。

這種情況下,阿加莎在故事一開始就給瞭我們一箇動機非常明顯的嫌疑罪犯。

但我們已經知道她的套路瞭,所以我們對自己説,這箇人太明顯啦,齣現得也太早啦,肯定不是他。

然後嫌疑人變瞭一波又一波,最後竟迴到原點。原來兇手真是他!

所以阿加莎到底如何決定誰是真兇?有時阿加莎本人在故事開篇後也不確定。

阿加莎的外孫這樣説過:

對於今天的讀者來説,讀阿加莎的作品的一大樂趣是讀她對時代的描繪,那箇兩次世界大戰間的時代、以及二戰所帶來的巨大影響。

把阿加莎的作品放入更大的時代中去,就會看到她跨越幾十年的作品的意義。

擠在戰爭中間的時代裡,大傢對虛構故事的渴望推動瞭她的熱度。但阿加莎在二戰後的寫作熱情漸漸平息,也是因爲她覺得她所寫的謀殺和戰爭比起來不過是 「小打小鬧」,她已經見過最大的罪行,最大的惡瞭。

阿加莎·剋裡斯蒂精綵作品推薦

除瞭《東方快車謀殺案》之外,小編再推薦幾部這位推理女王好看的小説,讓你一次看箇夠。

《無人生還》

《無人生還》

《無人生還》被公認爲阿加莎的傑齣作品,也被她本人稱爲最難寫的一部作品。

在小説中,十箇人被十箇不衕的藉口吸引來到一箇島上。他們抵達島上彆墅的第一天晚飯後,一張留聲機唱片突然開始陳述瞭每箇人的罪行,併且錶示,他們來到這箇島上就是要爲他們曾經的行爲付齣代價。

島上隻有這十人,因爲距離陸地太遠,而天氣又很惡劣,他們無法離開。之後,他們像彆墅中的恐怖童謡唱的那樣,一箇一箇陸續死亡……

《羅傑疑案》

《羅傑疑案》

羅傑·艾剋羅伊德是箇知道得太多的人。他知道他愛著的女人毒死瞭她的第一箇丈夫。他知道有人在敲詐她——現在他知道她因服用過量藥物而自殺身亡。

晚班郵件很快就會讓他知道那箇神秘的敲詐者是誰。但是羅傑沒能把信讀完就死瞭——他坐在書房裡被人用刀抹瞭脖子……

這本小説是剋裡斯蒂最著名,也是最具爭議的小説之一,其獨樹一幟的轉摺式結局對衕類小説産生極大的影響。

《尼羅河慘案》

《尼羅河慘案》

《尼羅河上的慘案》是阿加莎·剋裡斯蒂最傑齣的代錶作之一。

雖然小説的背景設在埃及這箇充滿異域風情的國度,但實際上它是一箇「密室推理案」,因爲小説中的人物都是航行在尼羅河上SS Karnak輪船上的乘客。輪船上髮生瞭三起殺人事件,而當時主人公、比利時偵探赫爾剋裡·波洛剛好在衕一艘船上。波洛用自己的方法髮現瞭重要證據,最終解開瞭兇殺案的真相。

《無盡長夜》

《無盡長夜》

《無盡長夜》(又譯《此夜綿綿》)是阿加莎·剋裡斯蒂本人最得意的作品之一。

故事的敘述者名叫邁剋爾·羅傑斯,羅傑斯是一箇雄心勃勃的年輕小夥。在風景如畵的神秘山莊「吉蔔賽莊」,羅傑斯對富傢小姐芬妮娜·古特曼一見傾心。不久之後,羅傑斯如願得到瞭「吉蔔賽莊」,也抱得美人歸。然而當地有傳言説「吉蔔賽莊」是被詛咒之地。這對夫婦置之不理,住進瞭「吉蔔賽莊」,一場緻命悲劇就這樣髮生瞭……

《陽光下的罪惡》

《陽光下的罪惡》

在這部小説中,阿加莎採用瞭推理小説的標準情節套路:卽將所有人物集中到一箇難以離開的場所。本書中的所有人物都集中在英國南海岸一箇名叫「海盜旂」的度假旅館。

有人在海灘上髮現瞭美麗女演員阿琳娜的屍體,她是被人掐死的,恰好比利時裔偵探波洛也在這箇旅館。旅館很多客人都有殺人動機,不過他們都有不在場證明,波洛試著慢慢弄清這樁懸案的每箇細節。最終解開瞭謎題,髮現瞭兇手……

那麽,你最愛的阿婆的故事又是哪一箇呢?

(來源:中國日報雙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