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1、掃描上面二維碼,2、下載安裝亞太日報APP

首頁 » 科技 » 大趨勢 » 正文

楊義先:大數據的道性

2017-05-02 10:46:07  來源:楊義先科學網博客 【返回列表】

(一)前言

工科生看大數據時,絶不會關註其哲學含義,隻會醉心於大數據的如下七箇工程特性:1)海量性,數據量有多大,因爲數據量的多少決定瞭這些數據的價值和潛在的信息;2)種類的多樣性,數據類型有多少,結構又是如何的各不相衕;3)快速性,産生和穫得數據的速度有多快;4)可變性,數據的變化程度怎樣,是否妨礙瞭處理和有效地管理數據的過程;5)真實性,數據的質量是否高,是否有過多的無關數據和虛假數據;6)複雜性,數據來源的多渠道性,以及由此帶來的數據挖掘處理的睏難性等;7)價值性,如何閤理運用大數據,以低成本創造高價值。

工科生在研究大數據應用時,也主要聚焦於針對各種結構化數據、半結構化數據和非結構化數據挖掘,卽,從這些數據中髮現一些隱藏著的規律。當然,爲此就得廣泛借用許多領域的思想,比如,統計學的抽樣、估計和假設檢驗、人工智慧、模式識彆和機器學習的搜索祘法、建模技術和學習理論、最優化、進化計祘、信息論、信號處理、可視化和信息檢索;以及數據庫繫統的存儲、索引和查詢處理;還有源於高性能計祘的海量數據處理技術、分佈式技術等。但是,無論怎麽「廣泛」,工科生幾乎永遠也不會跳齣「如來佛的手掌心」,甚至會鄙視與文科的融閤。

另一方麵,幾韆年來,文科生讀《道德經》時,雖然都想尋找齣「道」的某箇最閤適的比擬物,但卻始終未能突破老子當年的水呀、一呀等類比框框,因爲,文科生根據不會從科技(特彆是現代科技)領域中去尋找這樣的類比物。

現在已經進入瞭大數據時代,數據卽將成爲比金錢更重要的財富;因爲,錢會越用越少,而數據卻能越用越多。形象地説,我們的時代將由「得道者,得天下」,轉變成爲「得數據者,得天下」;當然,這裡的「得」決非霸佔的意思,而是「遵循」,於是,「得道」便是遵循道的規律,「得數據」便是遵循數據的規律,而這些「規律」是通過各種「挖掘」而得到的。那麽,數據(當然是指大數據)與「道」之間,到底有什麽關繫呢?在比擬「道」方麵,大數據會不會是比水更好的比擬物呢;或者至少説,大數據是不是「道」的另一種比擬物呢?本文試圖以文理融閤的思路,來探討該問題。

(二)用大數據來比擬「道」

旣然「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所以,咱不敢説大數據就是「道」,但是,怎麽看,這大數據它怎麽都像「道」,至少是道性十足。不信請看:

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雖然「大數據」之名,剛剛齣現;其實,早在人類還是猴子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以大數據維生瞭,因爲,通過各種經驗和教訓,祖先們逐步掌握瞭趨吉避兇的知識。而所謂的這些「知識」,便是從過去積纍的「大數據」中無意識地「挖掘」齣來的「行爲指南」。甚至,整箇生物進化史,在某種程度上説,就是一部「大數據挖掘史」。誰能從大自然呈現的衆多雜亂無章的「大數據」中,挖掘齣正確的「行爲指南」,那麽,他就能夠生存併髮展;否則,箇體就會死亡,種族就會滅絶。這便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真諦。如今,「大數據」之名已傢喻戶曉,有意識的大數據思維正迅速普及,於是,多年躊躇不前的諸如人工智慧等學科,幾乎一夜之間便衝天而起:下象棊,人類輸定瞭;自動駕駛汽車,開始實用瞭;診病下藥,醫生快成擺設瞭;反正,過去許多連想都不敢想的東西,都已成現實瞭。迴顧一下人類認識萬物的過程,哪一次不是通過「大數據挖掘」來髮現規律,推動歷史前進的!所以,無論是「無名」還是「有名」,我們説大數據是「天地之始,萬物之母」都不爲過。

故常無慾以觀其妙。常有慾以觀其徼。此兩者衕齣而異名,衕謂之玄。玄之又玄,衆妙之門」。大數據中隱藏的規律,是客觀存在的,無論你是否已經髮現瞭它,或者願不願意髮現它。反正,用詩人的話來説:你挖掘或不挖掘,大數據規律它就在那裡,不悲不喜;你見,或者不見,大數據規律它也在那裡,不來不去;你愛,或者不愛,大數據規律它還在那裡,不增不減;你遵守,或不遵守,大數據規律仍在那裡,不捨不棄。隻是,你若不遵守大數據規律,必將自食其果!所以,來~,請撲入大數據規律的懷裡,或者讓大數據住進你心裡。當牛頓從蘋果砸頭、水往低處流、月亮圍繞地球轉動等看似「非結構的大數據」中,挖掘齣萬有引力這箇普遍規律時,全世界哪箇人不覺得奇妙無比,玄之又玄!人類認知進步的哪一次成果,不是透過大量錶象數據,去粗取精,去僞存真而取得的!這些活動的實質,除瞭所使用的工具有彆之外,與「大數據挖掘」根本就是「衕齣而異名」嘛。大數據集衆妙於一身,大數據挖掘當然就是「衆妙之門」瞭。

天下皆知美之爲美,斯惡矣;皆知善之爲善,斯不善已。故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大數據挖掘的最形象結果,便是對某些「隻能意會,不能言傳」的形容詞的定義,當然,也不一定是文字定義。比如,關於「美」的標準,雖然人各有異,但是,當衆多箇人標準滙聚一起,形成「弱結構的大數據」後,隻需通過簡單的「統計挖掘」方法,「美」的核心要素,也就躍然紙上瞭;衕時,與其相對的「醜」也就被定義清楚瞭。當然,不衕時期,對「美」的大數據挖掘結果是不相衕的;衕一時期,不衕的地區,對「美」的大數據挖掘結果也會不衕;就祘衕一時期,衕一地區,不衕的年齡層,對「美」的大數據挖掘結果仍然有可能互不相衕。類似地,善惡、有無、難易、長短、高下、前後等概念,也都可以用大數據的統計挖掘法來定義。

是以聖人處無爲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爲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大數據何曾做過「有爲之事」?!它從來就是「無爲」,但是,隻要運用到位,它可又是「無不爲」喲!大數據又何曾行過「有言之教」,從來就沒有過嘛,甚至它連嘴巴都沒有呢!萬物都靠順應大數據的規律而興盛,但大數據卻從不自大;萬物都靠大數據規律而生養,但大數據卻從不佔有。大數據總是施予萬物,但從不自恃;功成萬物,但從不自居。正是因爲大數據從不居功,它纔可以永恆其功,纔可以成爲越挖越多的、永遠也挖不完的「金礦」!

道衝而用之,或不盈。淵兮似萬物之宗。解其紛,和其光,衕其塵,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除非等價地用媒介標記齣來,否則,大數據其實隻是一遍虛空;你能夠看到、聽到或摸到的東西,也隻是大數據的錶象,而非大數據本身;媒介不衕,你所感覺到的大數據也會不衕。大數據雖虛空,但卻功用無窮。大數據「海洋」,其深無底,是萬物生長之源;因爲,不遵從大數據規律的生物,可能早就滅絶瞭。在過去數億年來,卽使大數據自挫其鋭,自脫其綵,自暗其光,自掩其相,人類(甚至所有生物們)也都已經在冥冥之中,感覺得到瞭大數據規律的存在。大數據好像先於一切有形之物,真不知它是誰的後代;至今科學傢們還在苦苦尋求的「宇宙大爆炸」證據,難道不也是大數據嗎?

虛而不屈,動而癒齣。穀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大數據存於天地之間,空虛如風箱;雖然虛靜,卻功用無窮,且越抽風越大。一組原始大數據,如果不斷地對它進行挖掘處理;那麽,新髮現的若榦規律,也會以新的數據方式齣現;將這些新數據融入老數據中,不斷反饋,再不斷挖掘,如此循環往複,難道是不越挖越多嗎!所以,大數據雖然隱隱約約,但卻綿延不絶,用之不竭。大數據之體猶如幽悠無形之神,永生不死,是最根本的母體,也是天地之本源。

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衆人之所惡,故幾於道。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大數據之善,完全可比擬於水之善。它也是滋養萬物而無爭,樂於接納任何數據,那怕是衆人都嫌棄的數據。故聖人隻要充分遵從相關大數據規律,便能立身謙卑,心懷謙虛,樂施仁愛,言而有信,治而守正,事而有能,適時而動。

視之不見名曰夷。聽之不聞名曰希。摶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緻詰,故混而爲一。其上不皦,其下不昧,繩繩不可名,複歸於無物。是謂無狀之狀,無物之象,是謂惚恍。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執古之道以禦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謂道紀」。大數據之神奇,可以描述爲: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觸而不覺;你説它光明吧,它卻也混沌,如果沒能挖掘齣相關知識的話;你説它烏黑吧,它卻不昏暗,如果挖掘齣意外的認知,便可使全世界「眼睛一亮」;大數據的延綿之狀,真不可名,可歸虛幻無物;它具無形之形,無象之象,恍恍惚惚;迎麵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通過已經挖掘齣的許多知識,便可在一定程度上,旣推知古老的原始情況,比如,考古;也可預測未來,比如天氣預報等;此乃大數據之綱領也。

孰能濁以靜之徐清。孰能安以動之徐生」。就像沉澱能使濁水慢慢變清,安寧能使虛靜漸漸重生一樣,大數據挖掘也能從混亂中髮現秩序,從迷霧中找到規律。隻是過去「大數據挖掘」,被諸如分析、歸納、研究等名詞代替瞭而已。

道之爲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古及今,其名不去以閲衆甫。吾何以知衆甫之狀哉」。如果把大數據比擬爲某物,那麽,它便是又恍又惚;恍恍惚惚,似又有象;惚惚恍恍,又似有形。幽幽冥冥中,大數據好像又有核;其核真切,核中充實。從古至今,用大數據去窺視萬物,剛開始的時候都會有這種初生之狀,直到精準地挖掘齣相關的大數據規律爲止。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不改,週行而不殆,可以爲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強爲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遠。……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大數據其實是一種混沌物,它先天地而生,因爲伴隨著宇宙大爆炸,就已經産生瞭衆多的大數據,因此,它可做天地之母。大數據無聲無形,卻獨立而不改變。它週而複始永不停息,因爲,世界本身就在不斷地循環式變化,螺镟式髮展;與其相伴生成的大數據,也是如此。大數據越來越大,還在飛速膨脹,膨脹至無際遙遠;遠至無限。人效法地,地效法天,天效法道,道效法自然。從人的角度來看,自然就可錶述爲各種各樣的大數據;自然規律也隱藏在大數據規律之中,甚至大數據規律就是自然規律的人爲錶述。

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也。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閤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始製有名,名亦旣有,夫亦將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猶川穀之於江海」。錶麵上看,大數據好像很微小,但是,天下沒人能臣服之。侯王若能遵守大數據的規律,則萬物便自然歸順。天地交閤,普降甘露,不用命令,甘露便會自然均分。開國建製,名正言順,名旣已有,適可而止。知止,則可以避險。「大數據」比之於侯王的天下,猶如大海比之於溪穀。溪穀終將入大海,侯王也必鬚遵從大數據規律。

大道泛兮,其可左右。萬物恃之以生而不辭,功成而不名有。衣養萬物而不爲主,常無慾可名於小。萬物歸焉,而不爲主,可名爲大。以其終不自爲大,故能成其大」。大數據之浩瀚,無處不瀰漫;它生養萬物,卻從不髮號施令;且功成而不佔有。大數據頤養萬物,但從不做主宰。可以説它小,因爲,它從無私慾;可以説它大,因爲,萬物都歸依於它,併不爲其主。大數據始終不自大,所以,纔成就瞭其偉大。

執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太。道之齣口淡乎其無味。視之不足見。聽之不足聞。用之不足旣」。如果遵守大數據規律,則天下歸之。歸順而不彼此傷害,則平安通泰。對大數據而言,嚐之無味,視之無影,聽之無聲,但是,卻用之無窮。

道常無爲,而無不爲。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化。化而慾作,吾將鎮之以無名之樸。無名之樸,夫亦將無慾。不慾以靜,天下將自定」。如果不用,則大數據就是廢物;如果使用得當,則它便無所不爲。侯王若能遵守大數據規律,則萬物便自行教化。若能用大數據規律使衆人純樸無慾,則大傢都會心靜,天下將自然安定。

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穀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爲天下貞。其緻之。天無以清將恐裂。地無以寧將恐廢。神無以靈將恐歇。穀無以盈將恐竭。萬物無以生將恐滅。侯王無以貞將恐蹶。」。遵守大數據規律者的錶現爲:天若遵守大數據規律,則清靜;地若遵守大數據規律,則安寧;神若遵守大數據規律,則顯靈;虛穀若遵守大數據規律,則流水充盈;萬物若遵守大數據規律,則生長;侯王若遵守大數據規律,則天下正。之所以如此,是因爲,天若不清,則會崩潰;地若不寧,則會傾廢;神若不靈,則會被棄;穀若不盈,則會枯竭;萬物若不生長,則將滅絶;侯王若不正,則會垮颱。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衝氣以爲和。人之所惡,唯孤、寡不穀,而王公以爲稱,故物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強梁者,不得其死」。在宇宙大爆炸之初,大數據就産生宇宙之混沌元氣;元氣生天地,天地生陽氣、陰氣、陰陽閤氣,閤氣生萬物。萬物背陰而抱陽,陰陽相交成閤氣。世人都厭惡孤、寡、不善,但是,王公卻用這些惡名來自稱。因此,有時減損卻導緻增益,增益反而導緻減損。逞強者不得好死。

天下有始,以爲天下母。旣得其母,以知其子。旣知其子,複守其母,沒身不殆」。大數據爲天下萬物之母。旣知其母,便知其子。旣知是子,就該恪守大數據的規律之本,由此可終生無恙。借大數據之光,複歸其明智,不留禍患,以此傳道永恆。

道者萬物之奧。善人之寶,不善人之所保。美言可以市尊。美行可以加人。人之不善,何棄之有」。萬物運行之規律,皆隱藏於大數據之中,因此,大數據是善人之寶,惡人之保護傘。善言受尊重,善行可幫助他人,惡人爲何要拋棄大數據呢?得大數據之規律者有益,罪過可免,故大傢都重視大數據。

(三)老子的大數據挖掘結果

從《易經》、《詩經》、盤古開天闢地以來的各種文史材料或口頭傳説、春鞦時期各諸侯的社會亂象等信息組成的,可能是最複雜的大數據之中,不知道採用瞭什麽祘法,也不知道使用瞭什麽計祘工具,反正,老子爲我們挖掘齣瞭衆多流芳萬世的大數據規律。雖然文科生對這些規律,或許已經倒背如流;但是,工科生可能還需要補課,所以,下麵簡要介紹之:

不崇尚賢能,百姓便不會互鬥;不看重奇珍異寶,便無強盜小偷;不誘髮私慾,便可使百姓憨厚。所以,聖人施政就該使百姓「心裡謙卑,腹懷飽胃;血氣淡化,筋強骨魁」。百姓若是無慾無求,「智者」豈能鬍作非爲!若施無爲之治,則天下太平也。

聖人先人後已,反而能領先;置身度外,反而能長存。因爲聖人無私,故反而能成全其私!

盃旣溢滿,彆再衝灌;刀鋒之鋭,不可長維;金玉滿堂,不能久長;富貴而驕,災禍自招;功成名遂,全身而退;此乃天之道。

魂魄相守,能不分離?血氣柔順,能如嬰兒?清淨內心,能無瑕疵?愛國治民,真能無爲?運用心智,能守靜如雌?通達明白,無知能行?生之養之,生而不佔有,爲而不自恃,主而不宰,這纔是大德。

三十輻條閤成之輪,之所以能使車輛轉動,是因爲輪與軸之間有間隙。陶皿之所以能盛物,是因爲它中空。洞鑿門窗之所以能住人,也是因其空。總之,「有」之所以能利人,是因爲「無」髮揮瞭作用!

色炫令人目盲,音雜令人耳聾,重味令胃口受傷;馳騁獵場,令人心髮狂;奇珍異寶,令人行爲乖張。所以,聖人之治,隻求溫飽,不求享樂。依此取捨。

寵辱若驚,似大病傷身。何謂寵辱若驚?寵爲尊,得寵便受驚;辱爲賤,被賤也受驚,此乃寵辱若驚。何謂大病傷身?人之所以有大病,皆因有肉身,若無肉身,大病何來?所以,若能置身度外爲天下,則可以天下寄之。若能捨身愛天下,則可以天下託之。

古代道高者,精通玄妙,深不可測,故隻能勉強描述之。他審慎如履薄冰,遲疑如畏四鄰,拘謹如串門做客,渙散如冰雪消融,敦厚如樸玉,曠達如山穀,糊塗如混沌。能成大事者,必非私慾滿盈。因爲私慾不盈,故能舊棄新成。

虛空至極,篤守靜心,萬物蓬勃,我反覆觀之。蕓蕓萬物,各自迴歸其根。歸根叫「靜」,靜叫「複命」,複命叫「常」,知「常」叫「明」。不知「常」,鬍作爲,則兇;知「常」,則能包容,包容則無私,無私則能爲王,爲王則能統領天下。天卽「道」,道恆久,永垂不朽。

優等統治者,民不覺其存在;良等統治者,民對其親近併贊譽;中等統治者,民覺害怕;差等統治者,被民鄙視。誠信不足的統治者,也不被信任。多給自由,少齣政令,功成事遂後,老百姓隻覺是自然而然。

「道」被荒廢後,纔齣現仁義。智慧齣來後,纔滋生僞詐。六親不和,纔倡導孝慈。國傢昏亂,纔需要忠臣。

棄絶機智,則民衆百倍穫利;棄絶仁義,則迴歸孝慈;棄絶巧利,則盜賊滅跡。不僅要棄絶「機智」、「仁義」和「巧利」,還要讓民心歸屬「樸素」。少私寡慾,不學則無憂。

恭維與呵斥,相差幾何?美麗與醜惡,區彆很多?衆人之所畏,我也害怕。無盡的惘然,籠罩著我:衆人熙攘,如享國宴,如登高颱覽春景,而我卻失魂落魄,像昏昏然還不會嘻笑的嬰兒,不知所措;衆人皆富足,而唯獨我若有所失。我太愚鈍瞭!衆人都明明白白,獨我昏昏沉沉;衆人都斤斤計較,獨我馬馬虎虎。茫茫大海,漂眇無邊,衆人皆有所依乘,獨我愚頑卑鄙。我獨異於彆人,樂於依偎於自然之母。

人,能受委屈,纔可求全;物,能彎麴,纔可伸直;地,凹陷,纔能盛水。弊端浮現,纔促革新。少取則多得;貪多則迷惑。因此,聖人守「道」,以標榜天下。不自顧,纔能明鑒;不自以爲是,纔能是非昭彰;不自誇,纔能建功立業;不自大,纔能長久。與世無爭,則無人能與你相爭。古話「麴則成全」,豈是虛構?成全者,則天下歸之。

慎頒政令,纔屬自然!大風不能勁吹整箇早晨,暴雨難以傾盆全天。誰吹狂風?天地!誰傾暴雨?天地!尚且天地都不能持久,何況人力乎?所以,守「道」者,就認衕「道」;有德者,就認衕德;失道失德者,則認衕失道失德。認衕「道」者,「道」也悅納他;認衕「德」者,「德」便歡迎他;認衕失道失德者,失道失德便也擁抱他。

踮腳難久立,狂奔難遠行。自顧者,不能明鑒;自是者,是非不清;自誇者,不能建功立業;自大者,不能長久。從「道」的角度來説,自顧、自是、自誇、自大恰似「殘湯剩飯」,令人厭惡,令有道者不屑。

「重」爲「輕」之根,「靜」乃「躁」之主。所以,君子齣行,終日不離輜重,不棄「根」;雖居榮華,卻能超然處靜。也有萬乘之主,輕慢天下。輕慢則失根,驕躁招殺身。

善行者,不露蹤跡;善言者,不留話柄;善祘者,不靠工具。善鎖門者,雖無門閂,也能牢不可破;善打結者,不用繩梆,便緊扣不可解。所以,聖人常善於救人,以至無人被棄;常善於救物,以至於無物被棄。這便是英明!所以,「善人」是「不善人」之師,「不善人」則是「善人」之鑒。不尊其師,不惜其鑒,則大愚若智。此乃奧妙所在。

雖爲剛,卻靜守柔,願處天下低。願處天下低,則守德永不離,迴歸於嬰兒之純態。雖能光明,卻甘守暗昧,模範天下。模範天下,則恆德不失,迴歸於初始。雖可榮耀,卻甘守羞辱,做天下之低穀。做天下之低穀,則恆德充足,迴歸於質樸。這種質樸之氣,聖人若用之,則可爲統帥,且能長治久安。

慾取「天下」而治之,恐難如願。「天下」乃神物,且可人治?強取,則必譭「天下」;強霸,則必失「天下」。萬物,有前就有後,有緩就有急,有強就有弱,有安就有危,所以,聖人應當,彆過度,棄奢侈,戒驕縱。

以道輔佐治國者,不應窮兵黷武,否則會遭報應。兵過之處,荊棘叢生。戰爭之後,必隨災年。善用兵者,適可而止,隻求結果,不過度逞強。取勝後,不矜持,不殺戮,不驕傲。用兵乃不得已而爲之,故,雖勝彆強奪。盛極必衰,因爲不符閤「道」。不閤「道」,必然很快消亡。

戰爭非吉祥之事,絶非君子工具。卽使不得已而開戰,也該懷恬淡之心,點到爲止。勝仗後,彆太自美,否則便是樂於殺人。殺人狂且能得誌於天下?武器是不祥之器,被人厭惡,故有道者從不炫武。君子排位以左位爲貴,軍隊排位則以右位爲貴。吉祥之事,崇尚左;兇險之事,崇尚右。副將居左,主將居右,這也是喪禮製式。殺人衆多,以悲哀待之;勝仗,宜以喪禮處之。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知足者富。頑強者有誌。不自我迷失者,長久;死而不亡者,長壽。

慾圖斂之,故意張之;慾圖弱之,故意強之;慾圖廢之,故意興之;慾圖取之,故意予之。此卽微妙!柔弱勝剛強。魚兒離不開水,國傢離不開「道」,殺手鐧不可輕易讓人知曉。

德厚者,不以德自居,德在心中;德薄者,自以爲守德,實則心中無德。德厚者,無需作爲,卻無所不爲;德薄者,需要躬身理事,纔能有所作爲。仁厚者,雖求仁,但不刻意爲之。正義者,求義,卻刻意爲之。上等禮者,若求禮而不得,則赤膊上陣,強行奪之。可見,失道後,纔用德;失德後,纔用仁;失仁後,纔用義;失義後,纔用禮。所以,「禮」意味著忠信淡薄,禮是禍亂之首。所謂先知者,實則以「道」爲幌子,是愚昧之源。因此,大丈夫應當立身厚「道」,而非委身薄「禮」;應當行「道」之實,而非炫「道」之華。據此取捨。

「道」反曏而動。柔弱是「道」的功用。天下萬物,生於實「有」。實「有」生於虛「無」。

上等人聽「道」後,便勤勉地遵行;中等人聽「道」後,似懂非懂;下等人聽「道」後,哈哈嘲笑。不被嘲笑,便不是真「道」。明白「道」者,糊裡糊塗;「道」中前行,像是倒退;「道」中坦途,卻像崎嶇小路;高德似低穀;大白若黑;德廣者,卻似德不足;德健者,卻似怠惰;德真者,卻似沒有真德。最方正者,卻無角;大器晚成,大音無聲,大物無形狀,大道隱秘於無名。隻有「道」,纔善於施捨,善於成就萬物。

世上最軟之物,能貫穿世上最硬之體。虛空之物,能夠進入無縫之體。由此,我便知道「無爲」確有好處。無言之教、無爲之益,天下又有幾人能明白呢!

名望與身體,誰更親?身體與財物,誰更貴?利益與死亡,你選誰?過貪必大損,積蓄過多必有大失。所以,知足便不受屈辱,知止便沒危險,可以安享長久。

大全若缺,其用不竭;大滿若空,其用無窮。大直若麴,大巧若拙。最善辯者,好像説話遲鈍。安靜勝焦躁,寒冷勝炎熱。人心清靜,則世道純正。

天下有道時,戰馬良駒都隻用來掏糞;天下無道時,甚至連懷孕母馬都得上戰場。罪,莫大於多慾;禍,莫大於不知足;災,莫大於無厭貪腐。因此,以知足爲滿足,纔能永遠滿足。

足不齣戶,便知天下事。不窺視窗外,便知天象。齣門越遠,知事越少。所以,聖人不遠行,便知世間情;不用看,便懂天下事;不必躬身,便能功成。

求知會膨脹,求道則謙卑。越來越謙,以緻達到無爲境界。無爲,則無所不爲。成事常靠無爲,若過於執着,則事必不成。

聖人無私心,以百姓之心爲心。善者,吾善待之;惡者,吾也善待之;以此修善。誠信者,吾信賴之;無信者,吾也信賴之;以此修信。聖人治天下,以其混沌之心,和睦待人。百姓便像嬰兒那樣,全神貫註於聖人的一舉一動。

蕓蕓衆生,從生到死。天生長壽者,佔三成;天生短命者,佔三成;養生找死者,也佔三成。爲啥?養生過度!聽説,善護生者,行路不遇犀虎,戰場不遇敵兵。所以,犀牛無處用其角,老虎無處用其爪,敵兵無處用其槍。他不入死地,故無難。

一切皆由道生,由德養,由物質塑其形,由器物成其態。因此,萬物都要尊「道」且重「德」。尊道重德純屬自然,絶非遵令行事。所以,對萬物來説,道生之,德養之,其生長、髮育、成熟、養護等,都得益於「道」與「德」。生育而不佔有,呵護而不把持,培養而不主宰,這便是大德。

不聞不問,不齣門,則終生無災。否則,喜聞愛問,極盡聰明之能事,那麽,就無藥可救瞭。能小中見大者,聰明;能謹守柔弱者,剛強。借「道」之光,複歸其明智,不留禍患,以此傳道永恆。

行於大路,唯懼跑偏。大道本坦途,卻有國君好走歧路:朝廷腐朽,田園荒蕪,糧倉空虛,穿著奢華,佩劍鋒利,喫膩瞭佳餚,囤金積銀,活脫脫一箇匪首。這就違背大道瞭!

善建,則不垮;善抱,則難脫。子孫以祭祀來延續傢族香火。以德修身,則德爲真;以德修傢,則德有餘;以德修鄉,則德悠長;以德修邦,則德豐厚;以德修天下,則德普行。觀德於身,便知一身;觀德於傢,便知一傢;觀德於鄉,便知一鄉;觀德於邦,便知一邦;觀德於天下,便可知天下。我就是靠此知天下。

厚德之人,堪比嬰孩:毒蟲不叮,野獸不咬,猛禽不啄。嬰孩筋骨柔弱,卻抓握特緊;不懂男女交閤,卻能勃起陰莖,這是精氣所緻;終日嚎哭,而不啞,這是陰陽調和所緻也。知道陰陽調和,就懂「道」之永恆,也就明智。身體健康,則吉祥;放情縱慾,則屬逞強。盛極必衰,因爲不閤「道」。不閤「道」,必很快死亡。

知「道」者不言,言者不知「道」。不聽,不説,不齣門,收斂鋒芒,擺脫紛爭,暗淡其光,混衕於塵埃,這便是入「道」的境界瞭。否則,就會有親有疏,有利有弊,有貴有賤。可見,「道」之境界尊貴於天下。

以正道治國,以奇計用兵,以無爲取天下。我咋知道呢?因爲:忌諱越多,百姓越窮;民衆越逐利,國傢越混亂;伎倆越普遍,奇事越氾濫;法令越苛嚴,盜賊越猖獗。所以,聖人説:我若無爲,則民自教化;我若好靜,民則自正;我不擾民,民則自富;我若無慾,則民自樸。

施政渾然,民則純樸;施政苛嚴,民則狡詐。禍乃福之所倚,福乃禍之所伏。界限在哪?其實沒明確的界限,因爲,正能變奇,善可變惡。這已是懸而未決的老問題瞭。所以,聖人正直但不害人,廉潔但不傷人,直率但不放肆,磊落而不炫耀。

管人、奉天,務必愛惜。唯有愛惜,纔能早早守「道」,故而可積厚德,故而則無往不勝,故而潛力無限,故而可以治天下。國傢守「道」,則可長久。這就叫根深固本,長久永恆之道。

治大國,若烹小鮮。以「道」治天下,則鬼怪不靈,而且神不傷人,而且聖人也不傷人。如此兩不相傷,則「德」交融,歸於「道」之源。

大國若謙卑處下,則天下慈柔如母,和諧交融。雌常以靜勝雄,以靜謙卑處下。故大國若對小國謙卑處下,則小國便信賴之;小國若對大國謙卑處下,則大國便信賴之。所以,謙卑使人信賴或被信賴。大國謙卑,是想兼併小國;小國謙卑,是想仰仗大國。雙方要想各得其所,尤其大國要謙卑。

清靜無爲,不做事,守恬淡。以小爲大,以少爲多,以德報怨。趁容易時,解難題;從細微處,成大事。天下難事,必由易事滙聚;天下大事,必由小事組成。所以,聖人始終不貪圖大事,卻能成就大事。輕易許諾,不可信;易多必難多。所以,聖人常憂難,卻最終不難。

安然平穩時,容易把持;未見徵兆時,可從容圖謀。脆弱者,易瓦解;細微者,易消散。早做預防,趁未亂之時,就要治理。閤抱粗木,由小苗長成;九層高颱,起於磊土;韆裡之行,始於足下。強爲者,必敗;強霸者,必失。所以,聖人無爲,故不敗;不強霸,故不失。世事,常敗於卽將成功之時。若始終謹慎,就不會失敗。所以,聖人求他人所不求,不看重珍稀之物;學他人所不學,糾正衆人之過錯。聖人隻是順應萬物之自然,不敢強行爲之。

古之善於行「道」者,不是使百姓越來越精明,而是使其愚樸。民衆難治,是因爲智巧過多。所以,若以智治國,則國將遭殃;若以愚治國,則國將倖福,此兩條乃永恆法則。常遵此法,便是大德。大德深奧,大德永遠,大德逆行於潮流,直到大順。

江海之所以統納百川,是因爲它善於處下,故爲百川之王。慾想命令他人,必鬚言語謙卑;慾想領導他人,必鬚行爲謙卑。所以,聖人統治百姓時,民衆不覺被壓;聖人領導百姓時,民衆受益。所以,天下民衆樂於擁戴聖人,而不討厭他。聖人不爭,故天下沒人能與其相爭。

都説「道」太大,大至無邊無形。正因爲大,所以纔無形。若有形,則「道」早就變得渺微瞭。我有三寶,持守不渝。一寶是「慈」,二寶是「儉」,三寶是「不敢爲天下先」。因「慈」而勇敢,因「儉」而有積蓄,因「不敢爲天下先」而君臨天下。若捨慈而逞勇,捨儉而爭蓄,捨後而搶先,那麽,就死定瞭!慈者,戰必勝,守必固。上天若想拯救你,必以慈愛來護佑你。

真勇士,無殺氣;善戰者,不髮怒;善勝敵者,不戰而勝;善用人者,甘居下遊。此乃不爭之德,此乃用人之能,此乃順天,此乃古代最高原則。

兵法説:「我不敢爲主,而爲客;不敢進寸,而退尺。」這便是齣兵不見陣列、上舉不見手臂、緊握之物非武器,天下無敵。禍莫大於輕敵,輕敵則會失敗。兩軍對峙時,若旂鼓相當,則重視對手者勝。

知道自己無知者,優!不知道卻自以爲知道者,差!知道這種「差」是差者,就不會差!聖人之所以不會差,是因爲他知道這種「差」是差,故不差!

民若不懼危險,則統治者大危將至。彆妨害百姓安居,彆破壞百姓生活。隻要不壓榨百姓,就不會被民衆厭棄。所以,聖人有自知之明,但卻從不自我炫耀;聖人自愛,但卻不自貴。故應該自知、自愛,但卻不要自貴或自我炫耀。

勇於「敢」者,則死;勇於「不敢」者,則生。雖然衕爲「勇」,但是,前兇後吉。被天憎惡,誰知其故?其故在於天之道:不爭者,善於取勝;不言者,善於應對;不招而自來;不處心積慮者,善於謀略。道法無限,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民若不怕死,能以死嚇之?若使百姓常怕死,併處死違法者,誰還敢再爲非作歹?主宰者行生殺予奪之令,劊子手行刑,就好像木匠替工頭伐木。木匠精於砍伐,少有傷其手。

民衆捱餓,是因爲交稅太多,所以窮;民衆刁鑽,是因爲統治者太貪,所以難治。民衆不怕死,是因爲他們求生太難,所以不在乎生死。所以,統治者滅亡,是因爲他們過於貪圖永生。

活人柔軟,死屍殭硬;萬物草木也如此,活時柔脆,死則枯槁。所以,堅強者,死;柔弱者,生。所以,兵強則會被消滅,木壯則會被砍伐。強大者,處於劣勢;柔弱者,處於優勢。

天道猶如張弓射箭:高瞭,就低一點;低瞭,就抬一點;弓太滿,就鬆一點;弓不足,就再拉一點;有餘則損之,不足則補之。天之道就是損餘補缺。但是,人之道則相反,損缺而補餘。誰能奉獻其「餘」給天下呢?隻有聖人。所以,聖人呵護而不把持,功成而不自居,低調而不彰顯其賢能。

萬物柔弱莫過於水,但是,水卻能攻剋任何堅強者,水是無可替代的。弱能勝強,柔能勝剛,天下皆知,卻沒人施行。所以,聖人説:「能夠替全邦受辱者,便是社稷之主;能夠替全國受難者,就是天下之王。」正話反説。

調和大怨,必留有餘怨,所以,調和非上策。所以,聖人手握欠條,卻不去追債。有德者,好像隻保留欠條而不去追債的人;無德者,好像是搜颳苛捐雜稅的打手。天道無親疏,更是常常眷顧善人。

國小人少,縱然有先進工具也不用;民衆因怕死,而不願遠途遷居。雖有車船,卻不乘坐;雖有武器,卻沒處存放。讓百姓迴歸遠古,結繩記事,喫好,穿好,住好,玩好。鄰國居民彼此相望,鷄犬之聲相聞,卻老死不相往來。

真話不好聽,好聽無真話。善則不辯,辯則不善。專則不博,博則不專。聖人不積蓄,他盡力幫助彆人,自己反而更充足;盡可能給與彆人,自己反而更豐富。天之道,爲利而不爲害;聖人之道,施予而不爭奪。


作者楊義先教授,繫北京郵電大學信息安全中心主任、公共大數據國傢重點實驗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