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1、掃描上面二維碼,2、下載安裝亞太日報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人物丨雙面祖馬:曾自稱“所有南非人的總統”,如今面臨罷免

2018-02-14 15:57: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當地時間2月13日下午2時,南非執政黨非洲人國民大會(ANC,簡稱非國大)召開新聞髮佈會,正式決定將“罷免”該國總統雅各佈·祖馬(Jacob Zuma)。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非國大秘書長馬加舒勒在記者會上表示,“祖馬總統原則上同意在給予未來三到六箇月時間的條件下辭職。”不過該黨希望這一時間能夠進一步縮短。

馬加舒勒還表示,該黨希望現任非國大黨主席、南非副總統拉馬福薩能夠取代祖馬的位置繼任總統。“南非將度過一段動蕩的時期,但是我們相信需要採取一些堅定的措施以穩定局勢。”他説。

不過,據路透社14日報道,馬加舒勒13日還通過南非國家電視台(SABC)向外界透露,祖馬目前仍然是該黨領導人,併沒有受到任何被要求強制下台的威脅,併稱祖馬本人將在14日作出回應。南非eNCA的報道稱,當地時間14日上午10點(北京時間下午4點),祖馬將召開記者會正式就被“罷免”作出回應。

但眼下,祖馬似乎併無意主動辭職。據美國有線新聞網(CNN)13日報道稱,非國大的多名高級官員曾花費數小時試圖説服祖馬主動下台,但後者仍拒絶作出讓步。這些官員承認,“罷免”決定併沒有憲法上的效力,他們併不清楚祖馬是否會屈服於“罷免”的請求而辭職,或是堅持執掌權力以面對國會的不信任投票。

eNCA電視台稱,最大在野黨民主聯盟也稱只有國會才能罷免總統祖馬,而非國大的決議只不過是一項內部決議,“(決議)對於祖馬的總統地位不起作用。事實是,祖馬依然享有權力,我們的國家還得繼續遭殃。”民主聯盟主席邁馬內(Mmusi Maimane)稱。

根據南非相關法律,非國大黨宣佈罷免祖馬的決定本身併不能迫使祖馬失去總統的職位,接下去祖馬面臨的選擇是:主動辭職,或面臨國會的不信任投票,而失去了執政黨的支持,祖馬幾乎沒有可能通過不信任投票。

在2017年12月的非國大主席競選中,南非副總統拉馬福薩以微弱優勢擊敗祖馬推出的候選人、他的前妻、南非社會髮展部長德拉米尼,成爲南非執政黨的新主席。隨後,非國大黨內要求祖馬提前一年結束其第二箇任期的呼聲越來越高。

少年投身革命、流亡海外,歷經起伏直至問鼎總統,現年75𡻕的祖馬政治生涯可説是譭譽蔘半。深受腐敗醜聞困擾、歷經8次不信任動議的祖馬,其離職後的道路將何去何從,仍值得關註。

出身貧寒,投身革命

雅各佈·祖馬(Jacob Zuma)於1942年4月12日出生於南非誇祖魯-納塔爾省一箇貧苦農村家庭,是南非最大黑人部族—祖魯族人。因家境貧寒,幼年喪父,祖馬從未接受過正規學校教育。

1959年,年僅17𡻕的祖馬加入了南非著名的反對種族隔離組織——非洲人國民大會(簡稱“非國大”)青年糰,併迅速成爲該組織的活躍分子。 1962年,祖馬成爲非國大武裝組織“民族之矛”的骨干成員,於次年被南非白人當局以“陰謀顛覆政府罪”逮捕,併被判刑10年,囚禁在羅賓島上。在獄中,祖馬深受曼德拉等非國大老一代革命家影響,併刻苦自學文化知識,積極蔘加非國大地下活動。

出獄後,祖馬受委派負責重建家鄉納塔爾地區的非國大地下組織,兩年後,祖馬流亡海外。他的生活軌跡遍佈南部非洲多國,先後在斯威士蘭、莫三比克和贊比亞從事組織和情報工作。

1990年,南非白人當局解除對非國大的禁令後,祖馬重返南非。

據中國外交部中非合作論罎網站介紹,回國後的祖馬在南非種族和解談判及結束納塔爾地區暴力衝突中髮揮了重要作用,成爲南非和平過渡的功臣之一,在非國大黨內被譽爲“解決複雜矛盾的能手”。1991年,祖馬當選非國大副總書記,躋身黨的最高領導層。

1994年4月新南非成立後,祖馬被任命爲誇祖魯-納塔爾省經濟和旅遊事務廳廳長,1997年當選非國大的副主席。1999年非國大主席姆貝基接替曼德拉出任總統後,祖馬被任命爲副總統,成爲僅次於姆貝基的黨、政第二把手。

黨內爭權,問鼎總統

祖馬與前總統姆貝基的矛盾,凸顯於2005年。是年6月,祖馬的私人財務顧問沙伊克被法院判定犯有腐敗和欺詐罪。祖馬也因此受到牽連,被姆貝基解除副總統職務。南非國家檢察總署以涉嫌腐敗爲由對祖馬提起公訴。

同年12月,祖馬又被指控犯有強姦罪。

對此,祖馬一方面堅稱自身清白,聘請南非知名律師糰隊積極應訴;另一方面藉助非國大副主席身份,爭取基層黨員和執政盟友南非共産黨、工會大會等左翼力量的支持,與姆貝基陣營分庭抗禮。同時,祖馬還受到自己族人祖魯人的大力支持。

2006年5月,南非約翰內斯堡高級法院判決,祖馬強姦罪名不成立。

在2007年底舉行的非國大五十二大上,贏得已隱退的曼德拉公開站台的祖馬以絶對優勢擊敗作爲南非精英知識分子代表的姆貝基,當選非國大主席。按照非國大傳統,黨主席也將作爲總統選舉候選人,於2009年競選總統。

2008年9月,法院就祖馬“腐敗案”作出判決,認定南非國家檢察總署對祖馬的“腐敗”控訴“有違法律程序”。

2009年4月南非大選前夕,在幾經反覆後,南非國家檢察總署最終宣佈撤銷對祖馬全部16項罪名指控。祖馬成功擺脫弊案,得以清白之身帶領非國大蔘加大選,併於當年5月問鼎總統寶座。

體察民情,力推經濟

競選期間,祖馬多次強調,他將“成爲所有南非人的總統”。

當選總統後,祖馬投入了大量精力,爲和他當年一樣貧困的黑人底層民衆謀福利,爲他們免費提供住房併通水、通電。此外,祖馬還多次深入貧困地區,體察民情,受到下層黑人民衆歡迎。

祖馬還曾開闢了一條直接與民衆對話的通道——總統熱線,他親自回覆了其中一些求助,幫助一名婦女索回了養老金,併爲一名居民聯系到了修理水管的工人。

值得一提的是,祖馬還幫助南非有效控制了已近失控的艾滋病蔓延的趨勢,受到國際社會的認可。

在經濟領域,祖馬政府對國家經濟加強政府干預,積極應對金融危機衝擊。南非經濟自2009年第三季度起止跌回升,2010年增長率達到3.1%。2010年10月,政府推出“新增長路線”,著力在基礎設施建設、農業、礦業、緑色經濟、制造業、旅遊和服務業等優先領域挖掘就業潛力,爲南非走出金融危機陰影奠定了較好的基礎。

在此期間,南非於2010年成功加入金磚國家機制,與髮展中大國深化雙、多邊合作,還成功舉辦了2010年世界盃足球賽、2011年《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17次締約方會議及2013年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五次會晤。大大提升了南非的國際影響力。

在祖馬的領導下,非國大執政地位得以鞏固,南非政局總體穩定,經濟穩步增長。在2012年12月的非國大五十三大上,祖馬以75%的高票連任黨主席。2014年5月,南非舉行第五次大選,非國大以62.15%的得票率再次穫勝,祖馬連任總統。

箇性鮮明,爭議叢生

《華盛頓郵報》的報道指出,對支持者來説,祖馬是一箇強有力的“政治大家長”,維系着國家平衡,但在批判者看來,他封鎖黨內異見,不斷打壓反對黨。

祖馬的祖魯語名字“蓋德萊伊萊基薩”,意爲“那箇見到你就大笑的人”。名如其人,祖馬箇性熱情奔放,談吐風趣,擅長祖魯族傳統歌舞,出席當地節慶活動常身披豹皮,載歌載舞,被非國大基層黨員認爲獨具魅力,也被廣大黑人群衆認爲“是自己人”。

但同時,祖馬也是一位富有爭議的政治家,腐敗和強姦指控幾乎伴隨他的政治生涯。而祖馬根據祖魯族“一夫多妻”的風俗,前後共迎娶了6任妻子,更使他成爲媒體獵奇的目標。

除了1998年與祖馬離婚的第一任夫人德拉米尼和2001年自殺身亡的凱特·曼特索外,祖馬現有4箇妻子,分彆爲1973年迎娶第3房妻子斯紮科勒·庫瑪羅、2009舉辦婚禮的第4房妻子諾姆普梅勒羅·努圖里,2010年娶進門的第5房妻子托貝卡·瑪西佳和2012年在家鄉舉行婚禮的第六房妻子邦吉·恩蓋馬。

相比於同時有4位“第一夫人”帶來的花邊新聞,祖馬在總統任內受到的腐敗爭議則驚險得多。

在過去4年間,祖馬連續經歷了私邸天價2億多蘭特超規裝修的“裝修門”、解僱財長引髮金融市場動蕩的“內內門”以及與印度裔富豪古普塔家族過從甚密、涉嫌多宗違規操作的“古普塔門”等多起重大醜聞,在任內歷經8次國民議會對其進行的不信任投票,但每次都有驚無險地取得了勝利,因此穫得了南非政罎“不倒翁”之稱。

2017年8月,非國大以微弱優勢擊敗反對黨提出的不信任案動議後,祖馬前妻、南非社會髮展部長德拉米尼還曾信誓旦旦地説,祖馬將擔任黨主席到年底,併將擔任總統到2019年任滿。

然而,僅僅4箇月後,德拉米尼在非國大黨主席選舉中敗於副總統拉馬福薩,無力上台接班前夫的總統職位。

深受腐敗醜聞困擾的祖馬此次被“逼宮”下台後能否爲穫得“善終”值得關註。於南非政罎而言,祖馬強大的派系親信仍把持著執政黨和政府的高層職務,未來,非國大內部仍可能面臨激烈鬥爭。

(來源:澎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