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1、掃描上面二維碼,2、下載安裝亞太日報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士氣低落人才流失,美國國務院正在經歷中空化?

2018-02-13 10:04: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陸依斐

據美媒報道,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執政的前8箇月里,美國外交人員離職率暴露出外交機構空心化趨勢。

人才斷層

根據美國人事管理辦公室(OPM)的數據,2016年12月,美國務院在外交領域僱用2580人,到2017年9月,這一數字下降到2273人,下降幅度約爲11.9%。其中大多數員工擔任外交官員,職責範圍涵蓋貿易、環境、軍備控制等外交政策領域的諮詢、管理和研究。外交官員也是國際談判中的關鍵人物。

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9月30日,即奧巴馬執政的最後一箇月和特朗普執政的前8箇月,離職的836名文職人員中有40%以上是外交人員。2016年9月至2017年9月,美國務院文職人員總體減少6.3%左右,除外交崗位外,行政和法律崗位員工數下降5.4%。同時,美國外交服務崗位也出現縮水態勢。數據顯示,2016年12月到2017年12月,美國務院失去166名駐外服務人員(約佔總人數的2%)。

曾擔任美國駐阿爾及利亞、巴林和阿富汗大使的羅恩•諾伊曼表示,幾乎每一屆處於過渡期的白宮都會影響到國務院(人事),但像這一屆政府的情況很少見。事實上,從小佈什政府過渡到奧巴馬政府的一年里,文職人員增長0.6%左右。從克林頓政府過渡到小佈什政府期間,這一比例上升超過3.4%。

原因何在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自特朗普就任總統以來,一系列高級官員決定離職。有官員表示對國務卿蒂勒森的管理方法感到不滿,還有的與領導層觀點不同。另據《大西洋月刊》報道,不少外交官認爲自己不受白宮重視,感覺被邊緣化。還有議員和外交官擔心政府裁員併大幅削減預算。特朗普在接受《福佈斯》採訪時表示,一些聯邦機構的規模“沒有必要”,或許解釋了諸多職位空缺的原因。

蒂勒森自上任以來髮起了一場大規模“重組”國務院的行動,包括聘用兩家諮詢公司來協助改革。他稱這一努力是其作爲國務卿所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主張削減預算,精簡編制。但負責該部門“重組”計劃的高級官員馬莉斯•比姆斯在上任不到4箇月後便辭職。有官員告訴《政客》,“重組”計劃已經從大規模裁員轉向升級技術和改進培訓。

去年12月,美國務院得力干將伊麗莎白•沙克爾福德髮表了一封措辭嚴厲的辭職信,指責蒂勒森和特朗普政府削弱了國務院,損害了美國的世界影響力。她寫道,國務院在政府內部辯論中的作用“減弱”,白宮將權力移交給五角大樓,以塑造美國外交政策。有報道稱,沙克爾福德的行文反映出一幅更大圖景,對蒂勒森管理和特朗普政府外交策略失去信心的職業外交官正大批離去。像沙克爾福德這樣失望的官員不在少數。據美媒報道,美國務院髮言人諾爾特去年底承認,國務院存在士氣問題,一些員工感到沮喪。

影響深遠

本月初,美國政府第三號外交官、負責政治事務的國務次卿香農宣佈辭職被視爲國務院的又一打擊。當經驗豐富的老員工走出美國務院大門,很少有新面孔出現。盡管特朗普去年4月撤銷凍結聯邦政府的人事招聘,但美國務院在填補關鍵領導職位方面進展緩慢,包括駐韓國大使等重要職位仍然空缺。就在近日,美國駐新加坡大使人選凱瑟琳•麥克法蘭“被迫”放棄大使提名。

美國外交人員協會(AFSA)主席芭芭拉•史蒂芬森在去年12月在期刊上寫道,“高級官員快速流失,對美國塑造世界局勢的能力造成嚴重、直接、切實的影響。”美國前國務卿奧爾佈賴特也在《華盛頓郵報》撰文指出,外交人才的流失或將給美國帶來安全危機。

諾伊曼説:“高層人員離開了,失去了專業知識。如果不把底層人員帶進來……這是一箇長期問題。”在文職人員中,專業外交官和政策專家的離職可能會使美國“無法達成好的交易。其他國家派出該領域的資深人士蔘與……而你就像箇學校里的學生。”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有蔘議員稱“對美國外交而言,內部力量正被削弱,而外部危機正在增加。”高層離職,機構重組,招聘凍結,預算削減……在特朗普政府面臨全球挑戰之際,本應髮揮核心作用的國務院卻面臨種種不確定性。

(來源:上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