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1、掃描上面二維碼,2、下載安裝亞太日報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戰機被擊落和以色列的“尷尬”,敘利亞局勢會失控嗎

2018-02-12 09:05: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王晉

以色列國防軍2月10日表示,爲回應來自敘利亞軍事基地無人機進入以控制區,以軍當天出動戰機對敘境內多箇軍事設施進行空襲,遭敘方地面防空火力回擊。蔘與空襲的一架以色列F-16戰鬥機被敘利亞防空部隊擊落併墜譭,飛行員安全逃生。

這是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髮以來,以色列空軍戰機第一次被敘利亞境內的防空火力所擊落,事件也引髮了輿論的廣泛擔憂,擔心未來以色列會加大對於敘利亞境內軍事目標的打擊力度,進而導致敘利亞局勢的全面失控。

以色列在敘利亞的安全關切

如果想要探究未來敘利亞的戰場態勢,就必鬚先要理解以色列在敘利亞問題上的獨特立場與角色。以色列在敘利亞問題上有自己的獨特關切。

一是敘利亞境內武器流向問題。隨著2013年黎巴嫩真主黨出兵敘利亞,以色列一直十分擔心敘利亞遺留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會落入真主黨手中。也正因爲如此,以色列數次派遣飛機深入敘利亞領空,打擊真主黨和敘利亞政府軍的“可疑目標”,確保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不被真主黨和其他與以色列敵對的組織掌控。

此外,隨著伊朗和國際社會就核問題達成協議,以色列十分擔心俄羅斯向伊朗提供先進武器,包括最近向伊朗交付的S-300防空導彈系統。以色列認爲,伴隨著國際社會解除對伊朗制裁,伊朗勢必會重新資助哈馬斯、真主黨、加沙地區的“吉哈德”(Jihad)等組織。因此以色列需要俄羅斯做出保證,防止先進武器落入伊朗和真主黨等手中。

二是戈蘭高地問題。1967年以色列從敘利亞手中奪得併一直佔據戈蘭高地,但是國際社會普遍仍將戈蘭高地視作敘利亞領土。敘利亞內戰爆髮後,戈蘭高地敘利亞一側成爲了敘利亞反對派武裝尤其是與“基地”組織關系密切的“支持陣線”的控制區域。自2015年初以來,有不少媒體報道稱以色列情報機構幫助一些“伊斯蘭極端組織”控制戈蘭高地敘利亞一側和打擊敘利亞政府軍。

敘利亞問題和談的目的是實現敘利亞境內的和平,而這將不可避免地涉及戈蘭高地問題。在此之前,德國和美國都已公開表態,希望“戈蘭高地問題能夠通過協商解決”,而內塔尼亞胡政府長期以來聲稱“戈蘭高地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與國際社會關於戈蘭高地是敘利亞領土的共識相矛盾。

第三,以色列不願意看到伊朗及其支持的什葉派武裝,在戈蘭高地周邊存在的問題。以色列將伊朗介入敘利亞內戰視爲對於自己的威脅,併將伊朗和與之關系密切的真主黨武裝視爲以色列國家安全的主要威脅。如何能夠降低伊朗和真主黨在敘利亞戰場的影響力,尤其是減少其在戈蘭高地周圍區域的存在,是以色列對於敘利亞內戰後政治和軍事安排的主要訴求。而以色列的“底線訴求”也很簡單:不允許伊朗軍事力量和真主黨出現在戈蘭高地周邊40公里範圍內的地區。這箇距離是以色列根據自己部署在北部地區“鐵穹”防空體系攔截敘利亞境內髮射的、針對以色列目標的火箭彈的預警時間而測算出來的。

以色列的現實尷尬

對於以色列來説,盡管有著多方面的關切,但是自己在敘利亞戰場上的特殊角色卻十分“尷尬”。

首先,以色列併沒有與敘利亞政府建立正式的外交關系,因此無法直接與敘利亞政府進行對話;而伊朗和以色列更是讎敵,加上真主黨被以色列定義爲“恐怖組織”,因此以色列無法通過對話的方式來向敘利亞內戰有關各方直接表達自己的關切。而且以色列自身猶太國家的屬性,使得當前以色列無法蔘與到有廣大伊斯蘭國家蔘與的敘利亞問題和平進程當中,這讓以色列無法通過外交途徑直接的表達自己在敘利亞問題上的戰略和利益訴求。

其次,以色列在敘利亞問題上的“尷尬”體現在美國角色的缺失。長期以來,美國事實上是以色列對外政策和國際蔘與的重要代言人。對於以色列來説,如果美國能夠出面組織未來的敘利亞戰後格局,那麽無疑是最好的選項。畢竟從歷史上,美國一直在中東問題上,幫助以色列維系利益。但是無論是奧巴馬政府,還是特朗普政府,事實上對於介入敘利亞都併無太大興致,敘利亞內戰的主導權實際上被美國“讓渡”給了俄羅斯。因此以色列無法通過美國來表達自己的利益訴求,尤其是在戈蘭高地周邊地區,美國及其支持的敘利亞反對派武裝幾乎無法立足,因此無法在實際上幫助以色列表達關切。

第三,俄羅斯無法滿足以色列在敘利亞問題上的願望。對於俄羅斯來説,以色列是中東地區的一箇“好夥伴”。一方面冷戰結束後,俄羅斯與以色列之間的意識形態矛盾不複存在,雙方的經貿往來不斷加強;另一方面,冷戰結束前後,蘇聯地區大批猶太人移民回到以色列,在改變了以色列國內社會結構和面貌的同時,也成爲了以色列和俄羅斯關系的重要紐帶。一些蘇聯移民,成爲了以色列國內各箇領域的重要人物,比如現任以色列國防部長、“以色列我們的家園”黨主席利伯曼,就是蘇聯移民。

以色列也意識到了俄羅斯在敘利亞問題上的重要作用,也一直以來希望通過外交溝通的方式來與俄羅斯達成某種默契。在1月底俄羅斯索契敘利亞問題對話會議召開之前,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剛剛結束了對俄羅斯的訪問,併且與普京舉行了會談,表達了以色列在敘利亞問題上的獨特關切,尤其是突出了以色列在北部面臨來自於敘利亞的“伊朗威脅”。但是作爲敘利亞問題的協調方,俄羅斯不可能爲了以色列的利益而放棄與敘利亞問題重要一方——伊朗——的關系,俄羅斯在事實上也無法影響到伊朗在敘利亞的勢力範圍。

以色列在敘利亞有著自己的關切,但是卻不能直接通過蔘與國際會議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關切,美國和俄羅斯也無法代替自己表達利益訴求。因此在現實的利益關切面前,以色列只能憑藉自己的軍事優勢來不斷地介入敘利亞內戰,試圖表明自己的立場,設立自己關於敘利亞未來軍事政治安排的“紅線”。而當以色列戰機被擊落,以色列的軍事介入遇到抵抗,未來以色列和伊朗、真主黨乃至敘利亞政府軍髮生衝突的概率,也就必然大大增加。如何管控當前的危局,考驗着各方的政治智慧。


作者系以色列海法大學政治科學學院博士候選人;西北大學敘利亞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來源:澎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