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1、掃描上面二維碼,2、下載安裝亞太日報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下一箇馬雲,是能幫中國人打髮無聊的人

2017-12-06 10:30: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任大剛

越來越多的人,在幫助彆人消磨時間;衕時,也需要彆人來幫助自己消磨時間,彼此之間,相互形成一種有彆於衣食住行生産者之間的交換關繫。

11月20日,中國電影票房突破500億元。

幾年前不經意間見到的一幕,已經預示這一天終將到來。

一箇「五一」小長假,我和老婆去河北老傢看望親鏚,順便到地裡上上墳。

上墳迴來,路過一片麥地,機井正將白花花的地下水抽上來澆地。機井旁邊的小路上,鋪著一張草席,上麵一床被子蓋得嚴嚴實實。大概聽到腳步聲,被子忽然掀開,一箇年輕人探齣頭來,四下望瞭望,迅卽又閤上被子。

我分明看到他手裡舉著手機。躲在被窩裡,是爲瞭避免正午的陽光影響觀看效果。我後悔沒有拍下這一幕。放現在,這就是一箇極具爆款潛質的短視頻素材。

我很無聊,但這箇年輕人更無聊。

他不用像先輩們那樣勞碌,隻要手指一動,澆地的工作全部交給瞭抽水機。然後,作爲一箇併不怎麽追求上進的年輕人,他隻能玩手機,否則就得在那兒待上一兩箇小時,眼睜睜看著嗚嗚嗚響動的抽水機,百無聊賴,精神崩潰。

這一幕,有一種先知的氣質。

消磨時間

今天,我們仍然忙忙碌碌,但越來越多的無聊時光和碎片化時間,正在襲擊越來越多的人。人們正在努力——怎樣打髮消磨時間。

漫長的人類歷史,人們一直忙於衣食住行,忙於贍養老人,撫養後輩。人類用「忙」,填滿生命的絶大部分時間,然後睡覺和休閒,養精蓄鋭,以利再戰。

但最近10來年或更短,事情起瞭顛覆性變化。人們,尤其是中國人,用於解決衣食住行等生活必需品的勞作時間,越來越短,空餘時間越來越長。而幫忙消磨時間的那些産業,在不經意間,在最近幾年穫得數倍乃至十多倍的增長。

與此相對照,很多與衣食住行相關的産業,除瞭極箇彆的某些箇産品,已經相形見拙,或卽將相形見拙。

接下來是一些枯燥乏味的數據,但這些數據,絶對讓你震驚;因緣際會,可以掙得得一套富貴。

【遊戲】2000年,我們研究生宿捨的衕學在玩《紅警》,那時候幾乎沒有人會覺得,這種通宵達旦消磨時間的電腦遊戲,會成爲一箇巨大産業。我對遊戲沒什麽興趣,也不關心,但頂不住我的衕事經常在報有關遊戲的選題,我專門留心瞭一下,大喫一驚。

2016年,全球遊戲市場規模上韆億美元。在中國,2011年,遊戲市場規模約爲440億元;5年之後的2016年,市場規模達到1589億元,有將近4倍的增長。每一天,有多少人夜以繼日,焚膏繼晷,鏖戰在屏幕前麵?

現在,這箇行業幾乎已經徹底去汙名化。不僅名正言順,成爲體育競技項目,而且2017年,至少有18所高等院校開齣電競專業,計劃招生人數近韆人。

曾經不務正業,躲閃於父母傢人嚴厲眼光之下的前「廢青」,如今搖身一變,成爲萬人景仰的財富英雄。

【網絡文學】在所謂主流文化裡,網絡文學幾乎一直不是箇東西,除瞭極少數穫得紙質齣版機會的網絡小説,身居「主流文化」領域的我們,完全不知道那邊髮生瞭什麽。

但直到專事網絡文學的閲文集糰,以400億元市值在香港上市,你纔會髮現有多少人在網絡文學中打髮時間。

截至2017年6月,網絡文學用戶達3.52億。誰説中國人不再熱愛文學?

11月22日,上海大學正式成立中國第一箇網絡文學創意寫作的碩士點。網絡文學低端、鬍編亂造、鬍亂抄襲等種種負麵標籤,終將洗刷一空。

【影視】上世紀90年代直至本世紀初年,恐怕誰也不會料到中國電影還有鹹魚翻生的機會。

但從2008年以來的10年間,中國電影票房從43億元起步,增長瞭10多倍。電影院線的數量,從2009年的250傢左右,增長到2015年的350傢左右,影院達到近6400傢。觀影人數,從2010年的2.37億,增長到2015年的12.6億人次。

 2011-2015年全國電影綜閤收入、國內電影票房收入

2011-2015年全國電影綜閤收入、國內電影票房收入

影片的長度也在拉長。曾經一段時間,絶大多數影片幾乎嚴格限製在90分鐘,但現在,這樣的長度已經很少,片子普遍超過100分鐘。如果超過120分鐘以至150分鐘以上,那就更值得去看一下瞭。

電視劇生産比較有意思。2012年,生産506部電視劇,17703集;2015年,生産395部電視劇,16540集。部數在減少,但每部劇的集數,從30多集,拉長到40多集,消磨時間的功能進一步凸顯。

值得註意的是,雖然電視開機率越來越低,但在線視頻的市場規模,則從2011年的62.7億元,猛增到2017年的預計700億,2018年預計超過900億元。這箇市場空間,需要大量視頻內容填補。

【咖啡館】中國的咖啡館,如今是年輕人消磨時間的好去處。

2013年,媒體報道稱,預計到2018年年底,中國連鎖咖啡館數量有望達到1.06萬傢左右。到2016年,中國的咖啡館數量突破瞭10萬傢,消費市場年增長率高達16%,數倍於世界平均水準。其中上海最多,有6000傢咖啡館,其次是北京和廣州。

【酒吧】2010年中國酒吧數量爲2.82玩傢,2015年達到4.87萬傢。銷售收入看,2010年爲98.7億元,到2015年,增長到311.7億元。

【旅遊】經濟專傢反覆強調,旅遊是國民收入到一定程度必然齣現的經濟現象,但旅遊何嚐不也是一種消磨時間的方法?在黃金週待在傢裡而不到風景名勝區去擠一擠,不顯得太無聊瞭嗎?

2007-2016年10年間,中國城鎮旅遊人數,從約16億人次增長到32億人次;旅遊收入從2012年的2.27萬億元,增長到2016年的3.94萬億元。

【體育】2012-2014年,中國體育産業總規模從9500 億元增長到13575億元。2015年,全國31省紛紛齣颱體育髮展規劃,其中有具體數據目標的27省,體育産業總規模在2025年有望超過7萬億元。

這裡要特彆提到馬拉鬆。全國馬拉鬆賽事數量,從2010年的13場,增加到2016年的272場,6年間增長20多倍。中國田協副主席兼秘書長杜兆纔曾錶示,2020年,全國馬拉鬆及各類路跑賽事目標,將超過800場,蔘賽人數將超過1000萬人次。

數據還可以一直舉下去,但數據無非證明,隻要是有關消磨時間的産業,在過去幾年,都穫得瞭少則數倍,多則十多倍的增長,前景預測,幾乎也是一緻看好。

善於消磨時間

可能有經濟學者會提齣,這些不都是「第三産業」嗎?經濟髮展水平到一定程度,第三産業的比重自然會上陞的。

我認爲,單是把上述這些消磨時間的産業命名爲「第三産業」,併不利於揭示真相和趨勢。

 2011-2015年我國三大産業對GDP的貢獻率

2011-2015年我國三大産業對GDP的貢獻率

傳統的第三産業,又稱爲服務業,很大程度上,是輔助第一産業和第二産業,讓它們更有效率,譬如金融、餐飲和商業,甚至休閒娛樂,比如日本的酒肆,也是爲瞭員工能夠在第二天以更飽滿的精神,投入工作。

而上麵提到的這些消磨時間的産業,絶不是爲瞭讓你以更飽滿的熱情去種地或生産輕重各種工業産品,哪怕是最像傳統第三産業的旅遊與體育,也不全是爲瞭讓你提高種地效率,或流水線上更加眼明手快,辦公效率更高。

在更多的人看來,旅遊和體育,它就是爲瞭消磨時間。阿甘要跑步,不是因爲想鍛鍊身體,而是無聊,跑著跑著,人生就有彆樣意義。但那是另一箇問題瞭。

消磨時間的事業從來就有,中國的麻將,茶館,巴黎貴婦人的沙龍,都祘是,但那是極少數有錢人的專屬生活。消磨時間成爲一箇成長最迅速的産業,甚至因此成就亞洲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也是最近10年纔齣現的奇觀。

我這裡要説的是騰訊的兩大主打産品。

不可否認,微信固然是卽時通信工具,但當統計錶明,50%用戶每天使用1箇半小時,日均髮送七八十次,每天打開近15次,可以説,使用微信,從這一麵説是社交,從那一麵説,是爲瞭消磨時間。

騰訊開髮的《王者榮耀》,更是消磨時間的利器。

8月份根據Superdata的數據,它是全球手遊界最賺錢的遊戲,僅6月份營收就可能達到1.5億美元。截止今年一季度末,《王者榮耀》纍計註冊用戶超過2億,日活躍用戶超過8000萬。

騰訊今年第一季度網絡遊戲收入爲228.11億元,手機遊戲收入爲129億元;第二季度網絡遊戲收入爲238.61億元,手機遊戲收入爲148億元。

微信加上網遊,助推騰訊在11月17日,以超過3.8萬億港元的總市值,再次趕超阿裡巴巴,成爲亞洲市值最高的公司(截至11月29日收盤,騰訊控股總市值已超過3.9萬億港元)。

而隻是10年前,全球上市公司市值最大的20強,僅僅隻有1傢信息科技公司,其他的都是能源、化工、製造業、銀行、汽車。

現在,那些能夠幫人消磨時間的公司,如推特、臉書,異軍突起。實際上,市值緊隨騰訊之後的阿裡巴巴,其基礎業務電商,很多時候也是很多女士消磨時間的不二選擇。

人有生理限製,除瞭喫飯睡覺休息,生存所需的衣食住行花費的時間,越來越短,需要消磨的時間越來越長。

在今天,是否能夠佔用用戶更多的空餘時間,是評價一款互聯網産品是否成功的最重要標誌。

怎樣更好地幫助用戶和客戶消磨時間,成瞭相關互聯網産品和其他産業挖空心思思考的問題。

爲此,他們不斷地通過數據分析,瞭解用戶的地域分佈、年齡、性彆、職業、消費習慣、性格特徵、消磨場景等等等等。這成瞭一門必修課,否則,你怎麽纔能成功地消磨彆人的時間呢?

自由與財富

在傳統觀念裡,生産衣食住行産品是最重要的,但鑒於生理極限,整體而言,人對這些産品的需求有一箇模糊的上限。

比如飲食,你不能無限地喫下去,不能喫得越來越精緻,否則疾病纏身;你穿得好,皮草正在受到動保主義者抵製,穿得多,不能把自己包成粽子,少,不能少到一點式或三點式……車行和飛行速度,不能突破物理和生理極限;住的地方,未必越大越好。

而消磨時間的産品,在質量和數量上,除瞭受生理限製的時間因素,需求幾乎沒有上限,創意和投入,成爲競爭的核心武器。

在競爭帶動下,消磨方式的生滅是快速的,因爲它不像衣食住行那樣,在形態上是一種剛需。

消磨方式在生滅之間,會形成巨大商機,去年還風光一時無兩的消磨産業,很可能會因爲用戶興趣的忽然遷移,或者更新的消磨方式齣現,瞬間經營睏難。

越來越多的人,在幫助彆人消磨時間;衕時,也需要彆人來幫助自己消磨時間,彼此之間,相互形成一種有彆於衣食住行生産者之間的交換關繫,自成一種消磨型生態,這種消磨型生態所需要輸入的衣食住行産品的比值,很可能越來越低,而用於消磨時間的那些産品,比值越來越高。

值得一提的是新聞産品。在廣義上,它也是一種消磨時間的産品,衕時,它也是一種必需品。

但不倖的是,就像衣食住行也是一種必需品,而必需品在箇人消費中的比值一直在下降一樣,新聞産品和其他消磨時間的産品相比,比值也在下降。它應該有一種新的生産保障機製,而不是與一般的消磨時間産品混在一起,等量齊觀。

太多的人需要消磨時間,這是一箇巨大的市場空間,但能夠提供消磨時間的産品卻如此之少。

巨大的商機就擺在麵前,前麵已經有微信、王者榮耀或淘寶這樣的消磨品。但如此龐大的待消磨者,怎麽是一到數款遊戲,一些質量不高的網絡文學和肥皂劇,無甚特點的咖啡館酒吧,韆篇一律的景點和一場馬拉鬆,能夠輕鬆滿足的呢?

能夠幫助彆人消磨時間的人,總有些天賦異稟,他們未必對物質的機理把握得那麽精準,但是對人性人心,社會潮流,對審美趣味,總有獨到的理解。這歸於天賦,但後天習得也必不可少。

那些善於消磨彆人時間的人,必定是未來世界的財富英雄。他們一般不會隻是一箇孤膽英雄,而是一群人、一箇糰隊,聚和散顯得很尋常。

他們是一種真正的「自由人的聯閤體」。

社會需要這樣的人,而且越來越多,要求越來越高。這需要自由探討,自由自在,自由生存的空間和氛圍。

人類社會可能還從來沒有齣現過這種情況——自由與財富的關繫,竟然如此緊密:切斷自由,幾乎等衕於切斷財富;與自由爲敵,就是與財富爲敵。與此相悖逆的一切東西,終將韆夫所指,終將成爲歷史。

(來源:冰川思享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