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1、掃描上面二維碼,2、下載安裝亞太日報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薩利赫的倒下,再次凸顯中東地區令人擔憂的冷戰化格局

2017-12-05 16:08: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劉中民

12月4日,媒體傳來也門前總統薩利赫被鬍塞武裝擊斃的消息,薩利赫也成爲繼薩達姆、卡紮菲之後倒下的第三位中東政治強人。該事件的錶象是也門政府、鬍塞武裝、前總統薩利赫殘餘力量三大勢力矛盾分化組閤的産物,但其背後仍是沙特與伊朗新一輪博弈的反映,薩利赫也正是由於在伊朗支持下的鬍塞武裝和支持也門政府的沙特之間搖擺纔遭此橫禍,最終以悲劇的方式結束瞭「在蛇頭上跳舞」的一生。也門的事態也錶明,當前沙特與伊朗的冷戰化對抗正不斷陞級併日趨白熱化。

盡管冷戰國際體製已經瓦解多年,但冷戰的歷史遺産以及冷戰思維依然存在,併在某些地區仍然十分突齣,如東亞和中東地區。在中東地區,在地緣政治、民族矛盾、宗教紛爭、大國榦預等多重因素的交互影響下,地區格局冷戰化主要錶現爲以沙特和伊朗兩大地區強國爲核心形成的陣營化的對抗,其主要內容包括民族矛盾、教派矛盾、爭奪地緣政治主導權的矛盾,以及雙方在諸多地區熱點問題上的代理人戰爭或競爭,但爭奪地緣政治主導權的矛盾是雙方矛盾的核心。雙方的對抗態勢呈現齟齬不斷但又不會走曏戰爭的「新常態」,中東國傢日漸分化成沙特陣營、伊朗陣營和遊走在兩大陣營之間的國傢。

中東地區格局冷戰化的形成由來已久

中東地區格局冷戰化的形成和髮展大緻經歷瞭四箇階段。

第一,從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至2003年伊拉剋戰爭。其集中體現是1981年海灣閤作委員會的成立、1980—1988年的兩伊戰爭,主要矛盾是伊朗輸齣革命與海灣阿拉伯國傢抵製革命的矛盾、波斯民族和阿拉伯民族的矛盾。

第二,從2003年伊拉剋戰爭至2010年「阿拉伯之春」之前。主要矛盾是伊拉剋戰後重建、伊朗核問題,沙特、約旦等阿拉伯遜尼派國傢提齣「什葉派新月地帶」的概念,高度警惕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剋戰爭後塔利班政權、薩達姆政權被美國鏟除後伊朗崛起的勢頭,伊朗擁核成爲沙特最大的戰略焦慮。

第三,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髮至2015年沙特薩勒曼國王上颱和伊核協議籤署。集中錶現是沙特與伊朗雙方圍繞阿拉伯國傢轉型,以及地區熱點問題如巴林問題、也門問題、敘利亞問題上的矛盾;而2015年3月薩勒曼就任沙特國王後的冒進外交,以及2015年10月伊核協議的籤署從主觀和客觀兩方麵加劇瞭沙特對伊朗政策的對抗性。

第四,2016年1月沙特與伊朗斷交以來。2016年沙特與伊朗斷交事件和2017年沙特與卡塔爾斷交事件導緻雙方的對抗公開化、陣營化、教派化,而2017年11月以來的黎巴嫩總理哈裡裡辭職事件、也門鬍塞武裝與沙特互射導彈事件、沙特領導成立41箇遜尼派國傢、也門形勢嚴重緊張,都是中東地區格局冷戰化進一步髮展的錶現,而敘利亞戰後重建也將成爲雙方博弈的焦點所在。

沙特與伊朗的冷戰對抗荼毒中東

中東地區格局冷戰化的錶現及影響主要體現在三箇方麵:

首先是中東國傢的陣營化。圍繞沙特與伊朗斷交、沙特與卡塔爾斷交以及反恐等問題,有多箇阿拉伯國傢選擇追隨沙特與伊朗、卡塔爾斷交,併蔘加沙特領導的41國反恐衕盟,使中東國傢日漸分化成以沙特和伊朗爲核心的兩大陣營,導緻海閤會和阿拉伯國傢的分裂都進一步加劇。此外還有部分國傢在兩派矛盾的夾縫中態度曖昧、左右逢源(如阿曼、伊拉剋),唯恐引火燒身。而另有一些地區大國遊移於兩大陣營中間併企圖漁利,其突齣錶現是土耳其、埃及與沙特、伊朗的關繫十分微妙,它們與沙特、伊朗雙方都存在旣閤作又競爭的關繫。

例如,土耳其一方麵蔘加瞭沙特領導的41國反恐聯盟,但又在卡塔爾斷交危機中支持卡塔爾;埃及雖然也蔘加打擊鬍塞武裝、遜尼派反恐聯盟等,但顯然是經濟上有求於沙特情況下的妥協,雙方爭奪阿拉伯世界領導權的矛盾仍然存在。

其次是中東地區矛盾的教派化。以沙特爲首的海灣國傢試圖通過「什葉派陰謀論」激活地區教派衝突,力圖以教派邏輯定義地區關繫和建立地區秩序,通過強化海灣地區遜尼派衕盟,對伊朗和什葉派勢力進行打壓和孤立。伊朗與沙特主動挑起地區教派矛盾有所不衕,它一直試圖避免掉入沙特設置的教派話語陷阱,其重要原因在於擔心因教派矛盾使伊朗在中東地區陷入孤立。但這併不妨礙伊朗將什葉派作爲動員中東什葉派反對西方及其盟友的一種軟實力工具。

伊朗對巴林危機、敘利亞危機和也門危機等地區熱點問題的介入,其教派動員雖然有實有虛,但「以教派爲基礎的聯盟是伊朗確保其影響力爲數不多的手段之一」。中東地區矛盾的教派化不僅導緻沙特與伊朗對抗、阿拉伯國傢國內矛盾、地區熱點問題的教派化,而且爲大國操控和榦涉提供瞭切入點,更成爲「伊斯蘭國」利用教派衝突爭取遜尼派支持,擴大其社會基礎提供瞭土壤。

最後是地區熱點問題的代理人化。目前中東地區政治陣營化、冷戰化趨勢越來越突齣。在沙特、伊朗兩箇陣營的對抗中,沙特、伊朗本身有美國和俄羅斯代理人的色綵,沙特、伊朗在中東內部又各有代理人,形成雙重代理人格局。2011年以來,沙特與伊朗圍繞巴林、敘利亞、也門、伊拉剋、卡塔爾、黎巴嫩等國傢展開持續不斷的博弈,而也門、黎巴嫩、敘利亞乃至伊拉剋的緊張局勢都有因沙特與伊朗博弈進一步惡化和陞級的危險。


作者劉中民,繫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所長、教授。

(來源:上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