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1、掃描上面二維碼,2、下載安裝亞太日報APP

首頁 » 觀點 » 正文

江歌遇害案,聽聽法律人怎麽説?

2017-11-14 11:21: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作者:劉青

近日,網絡輿論關於人性的討論沸沸揚揚,究其背後,是留日女學生江歌被害案的持續髮酵。微博數據顯示,相關此案的話題熱度居高不下。其中,單#東京女留學生遇害案#這一話題便有高達十七億的閲讀量,#聚焦江歌案#、#江歌遇害後第294天#等話題均引髮瞭不衕程度的討論。

時隔一年,此案懸而未決,幾番波摺一再引髮熱議。

2016年11月3日,留日學生江歌在租住公寓前被殺,網絡上一時間鋪天蓋地全是指責,質疑以江歌爲代錶的留學生群體的生活混亂。

案髮第42天,犯罪嫌疑人陳世峰被日本警方以殺人罪提起公訴,網絡輿論瞬間倒曏對陳世峰的口誅筆伐,呵責其行徑頗爲變態。

如今,事態趨曏明朗,可案件另一當事人劉鑫又引髮瞭網友關註。

從網友質疑其事髮當時的袖手旁觀到對嫌疑人的包庇、拒不配閤江歌媽媽調查,再到對劉鑫父母不當言語的指責,劉鑫一時深陷輿論漩渦。

如今,距離江歌被害一年,今年8月份劉鑫首度麵對江歌媽媽的視頻披露,在網絡上引起軒然大波。難掩憤怒情緒的網友一邊倒的指責劉鑫之過是人性之殤,是道德淪喪。

群情激憤的全民憤怒之後,我們似乎還欠江歌被害案一份理性的聲音。

法製網就此事件所涉及的焦點法律問題採訪瞭北京師範大學博士後、京都律師事務所刑事訴訟部齊曉伶律師:

爲什麽江歌被殺一案不是由中國法院管轄呢?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七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犯本法規定之罪的,適用本法,但是按本法規定的最高刑爲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可以不予追究。

齊律師認爲,此案之所以在日本起訴,是因爲案件髮生地在日本,依據屬地管轄原則,日本有管轄權。在國外犯罪的中國公民,我們依據屬人原則也有管轄權,但屬地管轄在刑事管轄權中比屬人管轄具有天然的優勢地位。

談及原因時,齊律師説,主要是因爲一方麵行爲地管轄最有利於取證;另一方麵一國要對本國公民適用本國刑法,需要實際上控製瞭該涉嫌犯罪的公民。如果犯罪嫌疑人在犯罪行爲地國已被刑事司法控製,而行爲地國與國籍國之間又沒有引渡條約,那麽國籍國就不能實現刑事管轄權。

劉鑫在案髮時沒有給江歌開門,是否構成間接故意、不作爲的故意殺人?

不作爲犯罪是指負有特定法律義務,能夠履行而不履行,因而髮生危害社會的結果,依法應當受到刑罰處罰的行爲。本案劉鑫如要成立不作爲的故意殺人罪,需要具有先行行爲産生的作爲義務。

「根據網絡上的已有資料,如果確實是江歌主動提齣幫助劉鑫應對其前男友的,那麽很難説劉鑫承擔法律上的救助作爲義務,也就很難説她成立不作爲的故意殺人罪,當然,究竟怎樣還要看證據。」齊律師説。

江歌媽媽通過微博散佈劉鑫及傢人信息,是否侵犯其隱私權?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人身權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榦問題的規定》,網絡用戶利用網絡公開自然人箇人信息,造成他人損害,被侵權人可以曏法院主張其侵權責任。因此,我們在互聯網上不應該輕易公佈他人的信息,這可能會涉嫌侵權,嚴重的還可能涉嫌侵犯公民箇人信息罪。

齊律師認爲:但是根據網絡現有信息,劉鑫事件有其特殊性,江歌媽媽在極力懇求見其一麵被拒絶甚至消失之後,無奈之下纔藉助網絡逼劉鑫齣麵及齣庭作證,江歌因幫助劉鑫而死,江歌媽媽的這一要求可以説完全是情理之中。當然,如果劉鑫認爲江歌媽媽侵犯瞭其隱私權,可以到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案件開庭後,劉鑫是否有作爲證人齣庭作證的義務?

「直接、言詞原則是現代庭審製度的基本要求,證人齣庭作證也是公民的一項法律義務。依據日本法律,沒有正當理由拒絶作證,是要受到處罰甚至可能構成犯罪的。」齊律師説。

日本刑事訴訟法第160條規定:證人沒有正當理由而拒絶宣誓或者拒絶提供證言時,可以裁定處以10萬元以下的罰鍰,併可以命令賠償由於拒絶所産生的費用。

第161條規定:沒有正當理由而拒絶宣誓,或者拒絶提供證言的,處以10萬元以下的罰金或者拘留。犯前款罪的,可以根據情節併處罰金和拘留。

如果本案依照中國法律進行審理的話,劉鑫也是有齣庭作證義務的。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六十條的相關規定,凡是知道案件情況的人,都有作證的義務。除非是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不能辨彆是非、不能正確錶達的人,不能作證人。

悲劇的髮生有其客觀性,無論是齣於法律角度,抑或是對人性的質疑,這樣的旣成事實都不可避免。要相信,法律的審判之後是公平正義的不斷前行。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尊重事實,給正義一點時間,等待法律對真正加害者的嚴懲。

2017年12月11日,江歌被害案擬在日本開庭,讓我們拭目以待。

(來源:法製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