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1、掃描上面二維碼,2、下載安裝亞太日報APP

首頁 » 時尚頻道 » 正文

觀影|《南極之戀》趙又廷楊子姍在世界盡頭呼喚愛

2018-02-08 17:04: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亞太日報記者 朱璐瑤

2018年2月2日,人類史上首部在南極取景拍攝的《南極之戀》如約而至。

《南極之戀》由吳有音執導,趙又廷、楊子姍主演,講述了婚慶公司老板吳富春(趙又廷 飾)和高空物理學家荊如意(楊子姍 飾)在去南極的專機上相遇,併因爲一場墜機事故開啟了一段奇妙緣分。影片圍繞兩箇毫無共同語言的男女在南極腹地無人區的75天求生之旅展開。

南極,一箇神秘而夢幻的地方,有活潑可愛的企鵝,有絢麗多姿的極光,同時,這也是一箇險象環生,一不小心就會失去性命的魔鬼地區。在這里,你沒辦法想象接下來會髮生什麽,前一秒還可以和企鵝開開玩笑,模仿它們笨拙的走路姿勢,下一秒也許就只能倉皇而逃。吳富春和荊如意也沒想到,這一次冒險的直播旅行帶來的是命運的改變。

首先趙又廷飾演的吳富春,可以説是更上一層樓的優秀,再一次實力展現“整容般的演技”,讓我們看到了從唯利是圖的土豪到與死神殊死搏鬥的心中充滿愛與善意的男人的轉變。影片中絶大部分都是吳富春一箇人行走在廣袤無垠的茫茫雪海中尋找生存的希望,在這陌生又充滿挑戰的過程中,他先後遭遇了冰裂縫、雪盲、冰海,死亡從來沒有停止威脅,趙又廷則完美詮釋出角色面對惡劣環境時應該有的恐懼、害怕、堅定以及有時幾近崩潰的嘶吼。尤其是他在第一次掉進冰裂縫里,幾乎快要放棄的時候,因爲偶然看到一瞬間的光,讓他再次萌生生的希望,於是拚盡全力沿著一條狹窄的小道向出口爬去,好像身體里的每一箇細胞都在告訴我們,他就是吳富春,現在的他十分危險。他的身體卡在縫隙里,他被坍塌的雪再次壓在雪堆里,他因爲沒日沒夜地直面太陽而通紅的眼睛,他用力追逐生的希望,卻遭遇了如此玩笑般的命運,面對險惡的環境,他的眼神里時不時流露出對獨自守在那箇小屋里的女人的牽掛和擔憂,“如果我死了,她怎麽辦?”正是因爲有了“回家”的信仰,他可以一次又一次奇跡般地回到那箇出髮的地方,而那里,有一箇女人,也在焦急而渴望地等著他回家。

楊子姍,這箇很會演戲的精靈,已經爲我們奉獻了很多精綵角色,比如她的成名作《致青春》,鄭微這箇非常堅定,非常固執的角色併不好演,一不小心用力過猛就會讓人覺得很作,但是她做到了,後來的《重返二十𡻕》,她飾演一箇身體二十𡻕但靈魂七十𡻕的人物,年輕又厚重,這種矛盾的角色被她詮釋得惟妙惟肖。但這一次的狀況,與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太一樣。從表演空間看,因爲一開始飛機的墜落,她雖然保全了性命,無奈腿腿被壓斷,失去了行動力,因此幾乎是所有她的畵面里,我們只能看到她躺在或者坐在那箇破破的小床上,沒有行動自由,也失去了肢體表演的髮揮,因而,眼神、表情、台詞,成了她可以傳遞情緒的所有通路。

印象最深的是荊如意在遭遇了飛機失事後,腿被壓在了飛機殘骸底下,當時整箇飛機正在一點點下沉,她想要把她的腿拔出來而不得的時候,她望著趴在機艙門口猶豫著要不要救她的吳富春,沒有大喊大叫,沒有聲嘶力竭,但那含著熱淚的眼睛里,裝著的是活下去的堅定欲望、對死亡的恐懼和害怕,還有一些其他説不清道不明的情緒,讓人看了很心疼,眼光一下子聚焦在她身上,再也移不開。導演吳有音在之前的採訪中説過,楊子姍的表演,是“極度的不容易”。因爲常規表演所可以借力的所有元素都被他拿掉了,南極不可能有太多的道具,可以説連道具都沒有。但是楊子姍拖著半箇不能動的身體,只靠肢體和言語演出了荊如意從堅定的生到堅定的死的內心,絲毫沒有表演痕跡和戲。除了這些肢體和眼神上的動作,楊子姍的台詞功力更是給了我很多驚喜,尤其是在小木屋里的燃料快要用盡的時候,懷著必死的決心的她和趙又廷坐在海邊,面對著大海,她突然開口對那箇她深愛的男人説:“我給你念一首詩吧。“當我安息時,我願你活著,願你的耳朵繼續將風兒傾聽,聞著我們共同愛過的大海的芬芳。”一句又一句詩歌就這麽慢慢從她的嘴里流露出來,深情又脈脈,不止是趙又廷飾演的男主,就連觀影的我們,都會被那一份捨棄自我成全愛人的善良和深情打動。

然而,除去兩位主演的精湛演技,電影中的邏輯問題也是十分明顯的。比如,完全沒辦法溝通的兩箇人,只是在小木屋里共同待了三天,怎麽就突然成爲了彼此的精神支柱,那箇愛財如命的吳富春在掉進冰裂縫以後竟是因爲想要回去照顧荊如意才重新萌髮的生的意念。兩箇人的愛情實在來得有點突然,但好在後面還算循序漸進,因而觀衆也就默默接受了。但事實上,影片的災難屬性大於愛情屬性,如果説災難是爲了營造愛情的萌髮,那只能説,他們愛情的種子還欠火候。以及最後趙又廷找到考察隊隊員來救助如意時,面對著近在咫尺的小屋,卻突然爆髮一場雪崩,明顯是爲了營造悲劇氣氛而爲之,看起來是有些過於刻意了。還有,荊如意扮演的角色雖然是箇物理學家,但是經常滿嘴天文地理,實在過於書面化,聽起來不僅晦澀難懂,更是覺得有些無趣,想要直接跳過。不是説不能有這種科學的普及,只是太多了,彷彿吳富春能讓荊如意開口説話的唯一方法就是提問天上那些事。

但是,除卻這些,電影最後還是能在給人帶來力量的同時夾雜溫暖和感動,尤其是趙又廷面對著雪崩襲擊木屋那一刻髮自肺腑的一句吶喊“我要回家”,滿臉通紅,眼神里的絶望與幻滅,讓人禁不住眼淚直流。

《南極之戀》想要打造現實主義的災難愛情,但卻讓人看到了理想中刻骨銘心的愛情,在這寒冬里給人帶來一絲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