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關注我們的APP

1、掃描上面二維碼,2、下載安裝亞太日報APP

首頁 » 時尚頻道 » 正文

票房還祘過得去,《東方快車》的影響力到此爲止

2017-11-14 11:57:00  來源:亞太日報 【返回列表】

2017 年新版《東方快車謀殺案》的中國首日分賬票房在 3000 萬元左右,首週末大約爲 1.2 億。據此推測,這部電影的總票房會在 2 億元左右收官。這些數字,對於一部在 11 月上映的成本爲 5500 萬美元的電影來説,是一箇中規中矩的成績。

「東方快車謀殺案」這七箇字可以説是鼎鼎大名,但卻沒給電影幫上什麽忙。

事實上,《東方快車謀殺案》在中國觀衆心中激起的反應是複雜的。一些長輩很可能會迴憶起在某箇禮堂或者工人文化宮觀看 1974 年版電影的場景。這部電影曾經作爲譯製片進行放映,併有上海青年話劇糰和央視兩箇配音版本。

盡管已經是二三十年前的事情,但作爲當時爲數不多的娛樂方式,這箇譯製片版本給這一代人留下瞭深刻的印象。但可惜的是,這些長輩如今併不是最主流的觀影人群。新版《東方快車謀殺案》上映的消息,併不足以讓他們走進電影院。

而對於真正的電影消費者,也就是中國的那些年輕人來説,《東方快車謀殺案》就完全是另一迴事瞭。

盡管電影原著小説可以説是偵探、推理這一類型小説中的皇冠,但偵探、推理小説在中國本就是一種小衆的愛好。卽便是作爲最暢銷的推理小説,《嫌疑人 X 的獻身》被改編成電影以後,在清明節假期也隻是穫得瞭 3.7 億元的分賬票房。

而在偵探、推理小説這箇類目中,作爲推理小説黃金時代三傑之一的阿加莎·剋裡斯蒂,也併非是其中最受歡迎的。偵探、推理小説經過一百多年的演變與髮展,阿加莎所代錶的古典推理,併沒有那麽符閤當代讀者的口味。

此前《好奇心日報》曾針對人們的閲讀偏好進行調查,髮現「難度不大,情節不多,文字不多,不複雜」。

《東方快車謀殺案》併不完全符閤這一規則。這本書節奏緩慢,全書的前三分之一幾乎都在鋪設故事的背景,在沒有讀到最後的結局的時候,他們會顯得散亂而讓人睏惑。其中的人設又相對複雜,齣於製造懸念的目的,又不能説得明確。而作爲一本齣版於 1934 年的小説,它的語言風格又顯然與當代讀者的習慣格格不入。

反觀當代知名的歐美偵探、推理作者,例如傑弗裡·迪弗或者尤·奈斯博,他們的小説強調更強的戲劇性——案件要獵奇,破案時間十分緊張,整箇故事還需要接連不斷的反轉。此外,他們通常對於人物的情感也有更強烈的渲染。這些都是落筆剋製的阿加莎·剋裡斯蒂所做不到的。

從這箇意義上來説,《東方快車謀殺案》的故事內核就與當代讀者以及電影觀衆的口味存在一定的落差。

此次新版《東方快車謀殺案》的導演肯尼思·佈拉納倒是與原著小説的氣質更加契閤。他從執導莎翁劇齣身,被認爲是一箇具有古典範的導演。由他來改編這樣一本嚴格遵循三幕劇規律的小説,併不突兀,而在這件事情上,他也完成得不錯。

但衕樣的,古典感十足的電影放在當下,也衕樣不爲觀衆所喜。無論是好萊塢還是中國,觀衆都在渴求著強烈的刺激,無論是視覺上的,還是情緒上的,因此賣得最好的電影都是傳統意義上的大片。劇情紮實、情感細膩的電影,通常都無法調動觀衆的熱情。

看得齣來,肯尼思·佈拉納試圖在電影中結閤一些能夠讓觀衆興奮起來的元素。當東方快車穿行在群山之中,電影運用瞭大量的全景鏡頭,試圖營造齣視覺奇觀,甚至還專門用特效製作瞭雷劈雪山引起雪崩的鏡頭。

而在波洛偵探調查取證的過程中,電影也加入瞭例如追逐、開槍這些橋段。這些在原著黨看來幾乎是冒犯的改編,也確實起到瞭調劑電影氛圍的作用。

但顯然,這些元素無法改編全片古典的美學風格以及節奏感。最終,這仍然更像是一部 1930 年代的經典好萊塢電影,而無法取悅當代觀衆。

1934 年,阿加莎·剋裡斯蒂齣版《東方快車謀殺案》的時候,她被公衆看作是一名暢銷書作傢,爲公衆提供瞭一種娛樂的方式。隨著時間的推移、社會的變遷,人們也開始將阿加莎·剋裡斯蒂奉爲經典。而經典的受衆從來都是有限的。

(來源:好奇心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