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1、扫描上面二维码,2、添加微信号: apdnews

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1、扫描上面二维码,2、下载安装亚太日报APP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國 » 香港 » 正文

實踐航天夢建新世界秩序

时间: Mar 9, 2017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打印  关闭
导读: 人類未來在太空, 是歷史必然, 也是人心所向。

自古以來,人類借探索未知去擴大生存空間,引領未來。隨着科技發展,人類不再囿於攀越高山潛入深海,世界的大國要借探索外太空,鞏固全球領導地位和加大政經影響力。

去年是航天發展的重要一年,有美國公司宣佈要建火星運輸系統助人類較廉價往返火星,實踐移民火星夢,我國也在十三五規劃中,矢言發展空天地海技術,並計劃於2020年設太空站。在合期預期下,神舟系、天宮系將會快速更新換代。

航天夢是歷史必然

人類未來在太空, 是歷史必然, 也是人心所向。這就像人類攀了一座高山後, 會再攀越另一座高山一樣。雖然過程可能漫長和痛苦,但成就必然非凡,而且當中必有得着。就以我國為例,據向中銀高級經濟研究員王春新博士了解,我國巳發射了23颗北斗導航衞星,其產值達3百億美元,而十三五規劃的期間,運載火箭、衞星應用和空間寬帶等產業的市場規模更高達8千億。

可想而知,世所嚮往者,必有其利。而且,4D技術、DNA技術也在爆炸性成長中。

航天夢就是霸業

筆者認為,由於我國航天實力大增,強國的地位大大提升,也引起了美國為首的國際集團關注。事實上,我國積極發射火箭衛星,並租用給地緣政治下的多個中小規模國家,必然引起大國反彈。而且,我國把實力伸延至外太空,本身就是一個霸業,誰佔了上風,誰掌握了新世界秩序的話語權。

移民外太空是選項

正因如此,素來領先世界科技潮流的美國,除了積極投放資源在探索外,更鼓吹星際移民。對於外向型文化的社會,星際移民夢從未間斷過。從1970 年代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O’Neill博士提出的車輪式巨型飛船, 到3至4年前電影<極樂帝國2154> 的超大型O’NEILL式巨型飛船 (船內裡有山、有水甚至有城市, 並提供模擬重力), 似乎已描繪出一個未來的想像, 就是人類大規模移居外太空, 是可行和必行,更要立即行動, 刻不容緩。

對於筆者來說,移民外太空,只是一個選項,因為移民的行為,本身就是對本土(地球)的離棄。如果人類是珍惜地球,減少破壞,留在本土可能是一個更好選擇。也就是說,人類可以在高科技支持下,選擇地球作為唯一主星,然後派遣生物工廠打印出來的生化機械人,佔領他們行星資源。而且,星際移民這命題,是建基於一些前置假設。譬如說,地球的未來,或出現難以復原的本生態破壞 (這標誌着發展地球極地或海底城不可行)。又例如,人類移居外太空 (包括太空旅行、太空商業娛樂活動、太空工業城工作、太空做科研和星際殖民),比機械人開採太空,更符合人類需要。

星際移民需有合理規劃

大規劃移居太空計劃並非是夢想。然而,技術實踐需深思熟慮和持之以恆。綜合科學家、科普作者和個人意見, 筆者認為,可用以下策略,爭取星際移民計劃成功。

首先, 人類需要借助"太空站" 和月球作跳板, 並引用O’Neill博士的車輪巨型飛船概念, 做出一個微型支架放在太空站軌道上, 然後把一個個大型容器發射上去。 經過太空組裝後, 人類可建立首個太空酒店, 讓數百名科技潮流先鋒人士前往居住。 

這些遊客, 多數是達官貴人或知名人物。在名流效應下,大大帶動了在太空居住的新潮流。

此外,人類可透過外太空表演 (如音樂表演或太空競技 ) 、太空旅遊 (包括來往太空站或地球城市之間的外太空穿梭 ) 和太空應用技術 ( 如在外太空打造特殊物料,與及推廣資訊應用技術 ) 等等,拓展數以千億美元的大生意,爭取中上階層的認同。

隨著 4D 建築打印、太空醫學保健和推進器技術等改進, 人類更可在未來20 至30 年, 透過電磁力和核能改良技術, 較廉價快捷地往返月球甚至火星,讓星際旅遊和移民成為富裕中上階層的閒常事。

當人類在月球建立永恆基地 ( 包括建立工業城和太空科研基地 ), 並建立出數百人的工作隊伍後, 相信可以支援人類進行更高階的火星殖民計劃。

由於火衛一等小行星擁有龐大的"物料資源", 人類可就地取材, 並於200至300 年內在火星建立數千萬以上人口的城市群。

外太空的新勢力和新貴階層將會兀立於太陽系,並跟地球進入競爭合作關係。可能性一是地球將會成為"窮人地帶" 和 "戰場",而外部行星將會成為精英權貴們崇尚的"極樂世界";  可能性二是地球成為太陽系的一個"太空金融中心",而周邊的星球成為礦場、科研基地和新開發區,關係猶如中環跟其他區域。

筆者相信, 在合理規劃下,移居太空計劃絕對可行, 但不應是普林斯頓授O’Neill或 <極樂帝國2154>所形容的車輪式巨型飛船, 而是透過一系列計劃和措施, 確保在爭取利益和降低成本的大前提外, 逐步推動星際移民計劃,與及進行技術創新。 

筆者如此斷言, 是因為發展一個如<極樂帝國2154> 的超大型O’Neill式巨型飛船 , 其圓柱體空間的周長, 比起 4 個香港島的長度還要長。 

人類用上這樣多的物料 (那怕大部份物料從月球開掘), 和耗費無數時間和金錢興建了一個太空基地, 似乎物非所值。 其規模效益遠不如在適居的星球 ( 譬如說,在火星和月球等疑似有冰層, 擁有陽光與可製造風化層氧氣環境的適居帶星球 ) 設立很多個太空保護罩, 另在保護罩下建立一座座綠化建築群。這樣做才較有機會,在極地環境下 "開花結果"。

香港在新秩序下的角色

姑勿論人類以何種形式參與星際計劃,新世界秩序正在醞釀中,而各社會成員可得到的最終利益,也是這幾代人的共業。香港作為市場推展者和超級聯繫人,也應該早適應大時代的來臨,加大力度在科技、科普教育的推行,並積極與祖國牽手共圓航天夢,建立太空產業,成為新世界秩序下的優勝者,。

作者簡介 :

楊君豪 ( 雨霑 ),華南理工大學管理學博士,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學士碩士,資訊科技管理碩士,紐約大學商學院碩士交流生,密西根州州立大學交流學者暨大學講師,現為供應鏈金融和服務創新專家,  愛中港青年文化社團聯會主席, 城市智庫成員,经常就香港特区热点问题在亞太日報、紫荊論壇、Chinadaily、香港商報、大公报、文滙報等媒體發表政經評論。


0
责任编辑:hkadmin